王者荣耀之极限进化系统第三百八十一章 大巫师,王者荣耀之极限进化系统第381章 大巫师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王者荣耀之极限进化系统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大巫师
将萧远寒与古尔荒送进了北夷军之后,王昭君便让两人离开了。
  
  她疲惫的坐在冰蓝色的王座之上,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眼下……当真是个多事之秋。
  
  北夷部落看似欣欣向荣的发展着,实则却是内忧外患。
  
  草原联盟虽然四分五裂了,但吃惯了肉的狼,是不可能再回去啃骨头的。
  
  几方大部落,已经隐隐有了联合之势。
  
  只不过这一次,他们为的不再是在大草原上建立一个统一的国度了。
  
  那几方大部落的领袖,只为了自己眼前的利益而战,他们联合的目的,便是为了掠夺其它部落,来充实自己的力量!
  
  而那几方大部落之中,有一大半曾经参与过瓜分北夷部落的阴谋,他们正是通过掠夺,不断的扩张着自己的势力,当北夷部落重建之时,他们已然成为了大草原上的庞然大物!
  
  大草原的和平年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
  
  想要安然生存的下去,就必须要进行抗争。
  
  王昭君闭上了疲惫的双眼,她是真的有些感到力不从心了。
  
  外有强敌环伺,等到那几方大部落真正结盟成功之时,他们所要征伐与掠夺的第一个目标,便是北夷部落!
  
  因为他们无法容忍北夷部落能够死灰复燃,再度发展起来。
  
  其次……以眼下的局面来看,北夷部落也是大草原上所有大型部落当中,势力最为积弱的一个。
  
  除了王昭君这个不确定的因素以外,北夷部落的整体实力,根本没有达到大型部落的实力标准。
  
  如此一来,北夷部落这样一块大肥肉,自然就成为了那群草原饿狼眼中的美餐!
  
  然而,尽管外敌环伺,北夷部落的内部,也依旧不是铁板一块。
  
  随着呼延洪的到来,北夷部落,隐隐有了开始分裂的趋势……
  
  现在的北夷部落,就好比在暴风雨的中心行驶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可能被滔天的波浪给掀翻!
  
  王昭君现在才明白,什么叫做独木难支。
  
  她的眼前,忽然浮现起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他的眉宇之间,带着一种天然的粗犷,宽阔的肩背,挺拔的脊梁,以及不威自怒的面容,仿佛他是天生的雄狮,生来便是领袖!
  
  最重要的是,那个男人,在她最为落魄无助之时,给予了她足够的尊重。
  
  她思念故土,呼延烈便不远万里寻来寒梅,栽种在她的庭院之中。
  
  她畏惧大草原夜晚呼啸的风声,呼延烈便整晚整晚的陪在她的床边,为她讲一些大草原上发生的趣事。
  
  王昭君记忆最深的,便是那个男人曾经说过,大草原上的每一个人,都应该是自由的。
  
  她想起了在“血色婚礼”的那一日,那个顶天立地的大草原汉子拦在乱军之前,身先士卒,发出了愤怒而又决绝的怒吼!
  
  倘若呼延洪的身上,能够有半分呼延烈曾经的影子,王昭君都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手中的所有权利交付于他,让他带领着北夷部落重新走向辉煌。
  
  只可惜……
  
  王昭君深吸了一口气,抛开了脑海之中的杂念,重新睁开了双眼。
  
  既然呼延烈已经死了,那么自己就应该继承他的遗愿,将他的意志传承下去。
  
  大草原的子民,从来都是自由的!
  
  北夷部落,绝不会被任何人所奴役!
  
  就在这时,宫殿之外,传来了一道浑厚的男声。
  
  “女皇大人,鹰骑军统帅,胡鬣觐见!”
  
  王昭君的眉头微微皱起:“进来吧。”
  
  只见一名身着黑色铠甲的大汉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宫殿之中,直接单膝跪地:“鹰骑军统帅胡鬣,参见女皇大人!”
  
  “有什么事么?”王昭君再度恢复了先前冰冷的语气,仿佛一名威严的冰霜女皇。
  
  胡鬣咬了咬牙,开口说道:“今日之事,是卑职失职,特来向陛下请罪!”
  
  地牢发生暴乱之时,鹰骑军的营地,是距离地牢最近的一处,然而胡鬣却硬生生的慢了北夷军半拍才赶到地牢!
  
  而且,唯一逃出的两人,也是从鹰骑军所在的位置突围的。
  
  “既你已知罪,本王也就无需多言了。”王昭君冷声道:“念在你是初犯,罚你三月俸禄,若下次再敢玩忽职守,你这鹰骑军统帅的位置,也该是要换人了!”
  
  “是,卑职领罪!”
  
  胡鬣低垂着头颅,恭敬的行礼过后,转身告退。
  
  走出了宫殿之后,胡鬣脸上恭敬的神情,尽数散去!
  
  取而代之的,是令人望而生寒的狰狞与阴冷。
  
  “呵,装什么雪山冰莲,当真以为你还能当多久高高在上的女皇?等着吧……老子早晚要让你在我胯下婉转承欢!”胡鬣的脑中幻想着这一画面,只觉得腹中邪火升腾,脸上狰狞的笑容愈盛。
  
  …………
  
  胡鬣走后,一道形销骨立的身影,缓缓从王座之后的阴影处走了出来,竟是一名骨瘦如柴的瘦削老者!
  
  先前几人,无论是胡鬣,还是萧远寒与古尔荒,都没能察觉到这名老者半分气息!
  
  见到这名老者之后,王昭君施礼道:“大巫师。”
  
  那名形销骨立的老者摆了摆手:“女皇大人不必向我行礼,若非您重建了北夷部落,我也不过只是一条丧家之犬罢了。”
  
  王昭君认真的摇了摇头:“北夷部落能够得到重建,其中有一大半都是大巫师的功劳。”
  
  老者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墨鸠那孩子……心并不坏,若不是他,小烈恐怕早就死在了战场之上。只可惜他受了呼延洪的蛊惑,一时间又没能转的过弯来,当真是可惜了。”
  
  王昭君微微点头,表示认可。
  
  这位被王昭君称作“大巫师”的老人继续说道:“古尔荒那小子,可用,但若要让他担起重任,恐怕还得再观察一段时间。驭人之术,不在小恩小惠,你只有真正解开他的心结,他才会真正愿意效忠于你。”
  
  “昭君明白。”王昭君轻声说道:“他最在意的,便是他的母亲,这件事……我已经着手去安排了。”
  
  大巫师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至于他旁边那名黑头发的小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