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之极限进化系统第五百一十二章 怪物白起,王者荣耀之极限进化系统第512章 怪物白起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王者荣耀之极限进化系统 > 第五百一十二章 怪物白起
嬴政一直认为,自己将会是天生的王者。
  
  自他诞生之时,便被国师预言为能够一统整个大秦州的旷世王者,而他从小就展现的惊人天分和气魄也让所有人对他充满期待。
  
  人人都臣服他,惧怕他,养成了他高傲自大,肆意无忌的秉(性xg)。
  
  虽然嬴政是秦国名义上的帝皇,然而在他年幼之时,大秦上下所有的权力,却都被掌握在太后芈月一人的手中,这让嬴政愤懑不已。
  
  嬴政终(日ri)在宫内游((荡dàng)dàng)着,(日ri)子过的十分无趣,然而有一天,他却意外的偷听到了芈月与一名黑衣男子的对话。
  
  嬴政认得那名黑衣男子,他是太后手下的谋士,(身shēn)上终(日ri)散发着(阴y)沉的死气,让他望而生厌。
  
  通过两人的交谈,嬴政得知了一个惊天秘闻他还有一位堂兄弟,秦武王的孩子
  
  当初秦王的宝座,本应属于先帝和其他女人所生的儿子武王。但芈月却无法容忍。
  
  她毒杀了武王,并将武王的孩子丢给了徐福做实验品。
  
  也就是说,他并非天生的王者,那个秦武王的孩子,比他更有资格继承大秦的皇位
  
  嬴政攥紧了双拳,他无法容忍,他可以容忍芈月暂时夺走他的权力,假装顺从着蛰伏隐忍,却不能容忍还有比自己血脉更为高贵的存在。
  
  乘着徐福外出之时,嬴政偷偷的进入了徐福的实验室。
  
  他想要看看,是怎样低((贱jiàn)jiàn)的杂种,竟然胆敢染指属于他的王座
  
  然而,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一名浸泡在药池当中的孱弱少年,瘦削的(身shēn)板,怎么看都没有多少力量可言。
  
  “原来只不过是一个废物罢了。”
  
  “大秦的王座,注定是朕的,这种废物就算有着先王血脉,也注定无法有任何作为。”
  
  嬴政的眼底,闪过一丝轻蔑和不屑。
  
  他走向那名少年,冷笑着说道“废物,站起来。”
  
  那名少年缓缓从药池中起(身shēn),怔怔的望着站在自己眼前的高贵少年“你是谁”
  
  “我是秦王嬴政整个大秦都归朕所有”说完,嬴政无比厌恶的看了一眼自己眼前的孱弱少年“废物,告诉我你的名字。”
  
  那名孱弱少年认真的说道“我的名字叫赢”
  
  还没等少年说完,嬴政便愤怒而又粗暴的打断了他“不,就凭你这样的废物,也能配得上这般高贵的姓氏”
  
  “你不配姓赢。”嬴政深吸了一口气,冷冷的说道“我给你取一个名字,从今往后,你就叫白起听明白了吗”
  
  他之所以给眼前这名孱弱少年赐名为“白起”,一是他不能容忍自己和这样低((贱jiàn)jiàn)的废物共享一个姓氏,二是白起这个名字,是嬴政曾经为自己养过的一条猎犬取的。
  
  只不过,那条猎狗,在嬴政即位之后,便被芈月给溺死在了他的面前。
  
  她对嬴政说,(身shēn)为帝王,不能有丝毫的留恋与(情qg)感。
  
  在嬴政眼里,只有狗这样低((贱jiàn)jiàn)的生物,才配得上眼前这名孱弱少年的(身shēn)份
  
  就算你是秦武王的儿子又如何你的父亲已经死了,我们的(身shēn)份从一出生起,便注定有着天差地别
  
  唯有他嬴政,才是天生的王者
  
  嬴政的话语中,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那名孱弱少年愣愣的回答道“好,多谢王上赐名,从今以后,我便是白起。”
  
  他虽然(身shēn)体孱弱,但却丝毫不蠢,一下便识出了眼前这名高贵少年的(身shēn)份,正是年仅十三岁便即位的秦王嬴政
  
  孱弱少年的逆来顺受,却更加激发了嬴政心底的火气,他盯着眼前的孱弱少年“站起来,和我打一场”
  
  “是。”
  
  孱弱少年走出了药池,被嬴政三拳两脚打翻在了地上。
  
  嬴政一只脚踩在他的(身shēn)上,讥笑道“真是个废物。”
  
  孱弱少年被他踩在脚下,看不清脸上的表(情qg)。
  
  当嬴政第二次来到这里时,孱弱少年正面对着墙壁,一下又一下的练习着自己拙劣的拳脚。
  
  但他实在是太过于虚弱了,没几下就咳嗽着蜷缩了起来。
  
  可只要他的体力一旦恢复,他又立刻开始练习起了招式。
  
  嬴政冷笑着讥讽道“像你这样的废物,就算练习上一辈子,也不可能是本王的对手。无能的废物只会做一些无用之事”
  
  没想到这一次,孱弱少年却没有选择逆来顺受,他很认真的说道“我曾读过夫子的书,上面写着每个人生来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哪怕我生来(身shēn)体残缺,但既然被上天(允)许出生了,那么我的存在也一定会有着属于我的意义。”
  
  (身shēn)为天之骄子的嬴政,根本无法理解这种平庸者用于自我安慰的愚蠢想法。
  
  他再度向着白起挥起了自己的拳头,将他踩在脚下之后,冷冷的说道“像你这样的废物,唯一的人生意义就是被我踩在脚下,供我消遣。”
  
  在接下来的(日ri)子里,白起成为了他最大的消遣。
  
  他一次又一次的将眼前的孱弱少年踩在脚下,以胜利者的姿态。
  
  可没过多久,黑衣徐福回来了,当嬴政再度来到这里时,只剩下了一个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房间。
  
  不祥的预感,涌上了嬴政的心头,他四处寻找,却一无所获。
  
  嬴政不知道在那名孱弱少年的(身shēn)上发生了什么,但他却知道一定是很不好的事。
  
  太后芈月,同样不会容许比嬴政更为高贵的血脉存在,她不会容许一切阻碍自己掌控权利的事物出现在自己面前,哪怕仅仅只是一个苗头,也会被她死死的扼杀在摇篮之内。
  
  她一直就是这样一个冷血的人。
  
  终于,七天之后,芈月带他来到了另一间密室之中。
  
  浸泡在药池之中的,不再是先前的那名孱弱少年,而是一头拥有着奇怪而坚硬蓝色躯壳的怪物,他的五官狰狞在了一起,看上去无比可怖。
  
  芈月轻轻的说道“看,政儿,他就是你的新奴隶是不是很有意思”
  
  望着眼前幽蓝色的怪物,一向狂妄的嬴政,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