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之极限进化系统第五百一十三章 最终兵器,王者荣耀之极限进化系统第513章 最终兵器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王者荣耀之极限进化系统 > 第五百一十三章 最终兵器
嬴政自然明白,眼前这头幽蓝色的非人怪物,便是前些天他一直踩在脚下的那名孱弱少年。
  
  而芈月之所以会带他来亲眼见证这一幕,实则也是在向嬴政叙述一个事实。
  
  那就是……我会替你扫平路上的一切障碍,但你也必须乖乖的当好一个傀儡。
  
  否则的话,今天白起的下场,便是明日嬴政的未来。
  
  面对着芈月无形之间的威胁,嬴政没有感到畏惧,而仅仅是觉得悲哀和愤怒,一股彻彻底底的无力感,涌上了他的心头。
  
  表面上,他是秦国至高无上的皇,人人都对他恭敬有礼,可事实上他什么都做不了,就连阻止芈月太后将少年变成怪物都不行。
  
  他收敛着眼中的悲哀,压抑着心中的怒火,他在太后芈原的眼中,一直是一头温驯的绵羊。
  
  可只有嬴政自己知道,他的内心深处,一直燃着一团火焰,而在那火焰之中,藏着一头隐忍着的幼狮。
  
  “从今以后,他就是你的奴隶了。”
  
  “他已经被徐福先生用魔道秘术进行了改造,将魔种和妖兽的基因同时融入了他的身体里,现在的他……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强大的战士。”
  
  “不过这个少年的意志力真是值得赞叹,在改造过程中他所承受的痛苦,比千刀万剐还要煎熬上无数倍,天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芈月随口说着,转身离开了密室,仿佛仅仅只是在阐述着一件无关痛痒的小事。
  
  而芈月云淡风轻的话语,却是在嬴政的心头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他莫名的响起了先前密室之中那名执拗的孱弱少年,他紧要着牙关,一遍又一遍的,仿佛不知疲倦一般锤炼着自己的身体。
  
  芈月离开了,而嬴政却还默默的守候在药池旁。
  
  等到了深夜,怪物终于缓缓的醒转了过来,他望着嬴政,吃力的笑了起来:“太好了阿政,你看,我已经拥有了足够的实力。现在我也有能力来保护你了。这一定就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意义。”
  
  这一次,白起没有再尊称他为“王上”,而是称呼他为“阿政”,就好像……他们早已相识一般。
  
  嬴政呆呆的望着自己眼前的幽蓝怪物,忽然间莫名的暴怒了起来:“朕是生来要统一大秦州的王者,压根不需要废物的保护。”
  
  冲着白起吼完这句话之后,嬴政失魂落魄的跌坐在了地上。
  
  他更本不是什么天生的王,他仅仅只是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傀儡罢了。
  
  …………
  
  自那天起,嬴政终于开始有所行动了,他开始寻求着建立自己的势力。
  
  他在芈月的监视和掌控之下,一点一点的成长了起来,逐渐变得愈发的强大。
  
  自此之后的第十年,嬴政发动政变,将芈月太后成功赶下了台,终于真正执掌秦国。
  
  而站在他身后的,正是由魔道制造出来的怪物——白起。
  
  “朕是天生的君主,手握最强的利剑。朕将统一六国,君临天下!”
  
  意气风发的嬴政,登临城墙之巅,向着万民宣告。
  
  又过了五年,嬴政终于终结了大秦州四分五裂的格局,在一片腥风血雨中,他统一了整个大秦州,真正意义上成为了大秦州之主,成为了至高无上的大秦至尊!
  
  他向世人证明了,不需要借助虚无的鬼神,不需要借助牺牲的魔道,只凭自己和手中的利刃,也能够成为真正的帝皇!
  
  天上地下……唯朕独尊!!
  
  …………
  
  嬴政平静的站在芈月的面前,时隔数十年,岁月竟然没有在她的容颜之上留下丝毫痕迹。
  
  与之一同没有改变的,还有她那勃勃的野心!
  
  当芈月道出数十年前的秘密之时,就连嬴政自己也沉默了。
  
  这么多年来,哪怕在他陷入绝境,几乎看不到任何希望之时,都是白起默默的站在他的身后。
  
  在战场上,他是万人敌,有白起守在自己的身旁,没有人能够伤害的到他。
  
  然而这数十年来,嬴政一直藏着这个秘密,没有向他吐露——真是更有资格继承秦国皇位的,应该是他才对。
  
  他是秦武王的儿子,他与嬴政,本就是堂兄弟,而他们的血液之中……同样都流淌着先皇的血脉。
  
  而现在呢,他们中一个成为了至高无上的王,而另一个,却成为了面容扭曲的怪物。
  
  嬴政转头望向白起,刚想要开口,却直接被后者给打断了。
  
  “阿政,你不用和我道歉,其实所有的一切……我都早已知道了。”
  
  嬴政微微一愣。
  
  他没有想到,白起竟然会给出这样的回答。
  
  “你……早就知道了”
  
  白起点了点头,如同自言自语般开口说道:“我不是人。而是魔道制造出来的怪物。”
  
  “即使也有过身为普通人的岁月。那段记忆已变得混乱模糊。”
  
  由于经过魔道秘术改造的缘故,白起的声道低沉喑哑得不像是人类,而更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作为人的时候,我是如此弱小,残缺不健全。一个普通孩童的力量都可以把我掀翻。”
  
  “对了,那时候的你,正好跟我相反。你不仅身份高贵,而且聪明极了,任何事都能很快掌握。”
  
  “当我被徐福扔进药池中浸泡时,只有你会来看我,得意洋洋展示着新学的武艺。”
  
  “我虽然年纪比你大,却什么都不会。我很惭愧。只能在你离开后,偷偷的练习你显露的招式。”
  
  “我曾经读过一本书,上面说每个人都有自己存在的意义。夫子是圣人,他的话不会错。我如此坚信。”
  
  “如果我真的愚蠢又无能,那就用反复的练习来弥补好了。”
  
  “徐福发现了这件事。他哈哈大笑,让我无地自容。”
  
  “干嘛做这些多余的事。他说。很快,你将变得强大。比任何人都强大。”
  
  “接下来发生什么,我就不记得了。徐福找来他过去的弟子,一起为我施行了魔道手术。”
  
  “我……变得不再是我自己,甚至连人都不是。”
  
  “坚硬的躯壳,令人窒息的皮肤……”
  
  “但是我的确变得强大,强大的让过去的努力像个笑话。生平第一次,我走出那个狭小房间,在荒原上,将整整一支军队埋葬。”
  
  “天与地都变成了血红色,就像囚禁我好多年的那个药池的颜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