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键盘第一章 展武吒,位面键盘第1章 展武吒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位面键盘 > 第一章 展武吒

  一处荒山野林,野狐潜伏,獐子兔子乱窜于草丛之中,偶尔虫鸣鸟叫不绝,却是百兽或可见一二成群,百鸟或也可见三四。
  陡然间。
  一个人影凭空出现在这野树林之间的空地上,只见他一身牛仔背带裤,双目翻白,恍若无神,身形维持一个扎马步的姿势,双手前伸如同螳螂拳般探出食指成勾状,却见其食指下有一副键盘渐渐消隐无踪。
  良久。
  “啪!”
  一声平沙落雁的声音响起。
  “谁抽我椅子!”
  展武吒吃痛之下,眼前一黑,果断大喝,显然以前吃过同样的亏,于是迅速摘下耳机,准备教训这恶作剧的人,等到眼睛再度睁开,环顾四周,不由一愣。
  “这是哪?这是什么鬼地方?”
  展武吒心中一紧,不知不觉松开了手中的耳机,另一只手也顾不得揉痛处,看着四周荒芜人烟的样子,稀松的树木林立着,枯枝败叶不少,树上枯枝还能看到一些蚂蚁和毛虫。
  “不像是拍戏和绑架,难道……穿越了?”
  展武吒四处看了又看,口中低喃着,有些慌了,心说:“自己作为二十一世纪的好大青年,从来都是不相信穿越这种事情的,虽然看的穿越文不少,但那都是惊艳于作者那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真不可思议,竟然真的有穿越这种事情……”
  “竟然落在我头上……”
  “那我现在该干什么呢?”
  “……”
  展武吒看着自己身处荒山野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一种陌生的寒意袭来,不由打了个寒颤,晃了晃脑袋,收拾了下心情。
  “对了,耳机!”
  展武吒低着头,顺着耳机线摸到智能手机,点开看着那宽大的屏幕,果断退出音乐界面,然后打开地图定位,疑惑了一下,才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
  “竟然没有信号!”
  “见鬼,这什么鬼地方?”
  展武吒看着毫无信号的手机又慌了一下,对于自己所处的时代环境已经有了不好的猜测,心中也似打了预防针一样。
  接着在一番检测过后。
  “看来自己得去问问路才行了。”
  展武吒用手机简单的测了下南北极,而后打算关机省电的时候,鬼使神差的手抖点开了金属探测仪的手机软件,想着反正打开了,索性探测一番。
  “自己这台机子是改装机,金属探测仪的探测范围有三米……噫,这有东西。”
  展武吒看着手机软件上的数值提升,知晓附近肯定有金属,于是用以往的所谓三角定位法经验测定具体位置,然后用拇指粗的树枝在枯枝败叶中一顿翻找。
  “噫,两块氧化了的碎银!一大一小,有些年头了,真是好东西。”
  展武吒摸着碎银的银锈,当下也没有继续寻找的想法,知晓当务之急是去问路,而且还不知以后会遇到什么状况,索性关了手机,将手机放在牛仔背带裤的身前口袋里,碎银则分别放在左右裤兜里。
  这时。
  只见西南处半空有几缕黑烟升起,被那风一吹,变得断断续续的,渐渐消散。
  “那是炊烟,八成是有人。”
  展武吒打定注意,按照那炊烟的方向走去,一边也在检查自己身上这些东西,琢磨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有那些作用。
  “脖子一块指甲大的小八卦罗盘项链,是专门定做的,若在古代算是相当精致,那就应该有点价值,放在现代基本没人会收。”
  “背心加衬衫,以及牛仔背带裤,牛仔裤除了防磨损厉害点,也没别的特点。”
  “脚下一双室内人字拖,橡胶制品,还得穿。”
  “手机和耳机倒是唯一具有科技含量的产品了……”
  展武吒仔细打量了自身状况和所拥有财物,也推测并有八成肯定这个世界处于古代,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才好,只得走一步算一步。
  不多时。
  展武吒走出了荒山野树林,期间自然也尝试出声或默念界面、系统、空间、位面什么的口令或咒语,然而一点反应也没有。
  不远处。
  遥看之下,只见错落有致的房屋形成四通八达的小城镇,有数百人似乎在那道路两旁摆摊,看起来像是古代的赶集市场,隐隐有叫卖声传来。
  “总算是见到人了。”
  展武吒心中仿佛落了大石,一下子活跃起来,整个人也有了主意和生气,脑瓜子转的飞快,却是已经琢磨该如何想自己看起来从容的打听自己需要的信息。
  黄沙漫天,也在肆虐周遭大地。
  没多久。
  “候监集,有点耳熟啊!”
  展武吒来到小城镇的城门口,抬头看着这泥土堆砌的土城,城门上有候监集三个大字,本就是在陌生环境,整个人都是若有若无的紧张,这一刻记忆瞬间提取,有了猜测。
  于是。
  “这衣服,这款式……”
  展武吒迈步走进了候监集这座土城,左看看右看看,然而毕竟穿着有异周遭常人,一身牛仔背带裤不免被周遭人们多番侧目。
  甚至,展武吒这一身与当今时代格格不入的奇装异服,彼此陌生的几个人也会因而聚在一起,指指点点,胡乱发挥着神鬼莫测的想象力。
  不多时来到一家杂货铺前,观察了一会,迈步走近。
  “哎,客官好,您买点什么?”杂货铺的伙计瞧着客人的衣服布料上等,十分殷勤的迎了过去,有些献媚。
  这座名为候监集的土城里,杂货铺里商品称得上杂字,衣服布料,一应生活必备的都有,而且还有几坛黄酒。
  “可有披风或长袍?”展武吒询问道。
  “有,客官要什么颜色的,这里有白,黑,褐三色。”杂货铺伙计回答着,就将那三件披风展了开来。
  “那件黑色长袍不错,拿来我瞧瞧。”
  展武吒说完,接过伙计递来的黑色长袍,按照记忆中对于古装的穿法披在身上,又接过布条系做腰带,打量了自身,却是将自己那招人侧目的牛仔背带裤遮挡了才安心。
  而后询问价钱。
  “给。”
  展武吒很是满意的将一块碎银递了过去,又接过杂货铺伙计找了两枚铜钱,转身离开。
  途中。
  展武吒自然也来到那烧饼铺子,用两枚铜钱买了两块烧饼,而后转身就走,又买了些生活必需品之后,更是一点也不停留。
  到了此刻。
  也无需一番旁敲侧击,更不用打听周遭的治安状况,或是询问哪里危险不能去之类的问题。
  展武吒对于自身所处的地理位置,自是心中清明。
  “候监集,烧饼铺的吴道通,在那旁边小乞丐模样的估计就是石破天了,今天很有可能就是三月十二,难道这还是侠客行的世界?”
  “危险!极度危险!”
  展武吒一琢磨,心态都有些崩了,脸色也有些铁青,恶狠狠的啃了几口烧饼,心说这个武侠世界很是人心难测,臭脾气是一个赛一个,一言不合就是刀剑相向。
  “难道余生就要在这个武侠世界瞎瘠薄过了?”
  展武吒心有戚戚,很是不安,暗自神伤,却是短短几个呼吸间就想了许许多多的事情,也不止一次发愁苦闷,但脚步却是一刻不停的迈步走出候监集,手里还拎着一坛买来的黄酒,准备借酒浇愁。
  “这侠客行世界,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极低,难过咯……”
  “……要是换成天龙,自己去那无量山陪那主角跳个崖,北冥凌波就到手了,而且还可能附带主三主角之一的存在来解释神功……”
  展武吒不知该如何开局,心中可以说是怨念颇深,脚步略显无力的迈步向一旁稀松树林走去,不禁惋惜道:“可惜,若换成倚天屠龙,没准爬个昆仑山就轻松入手九阳,甚至哪怕神雕也可以潜水入古墓,有几率的忽悠小龙女,射雕更是有机会抱上黄蓉的粗大腿。”
  走了两三里。
  太阳渐渐落山了,也好似是黄沙漫天的缘故,天色的暗淡肉眼都看得出来。
  距离候监集这座土城约莫三四里的稀松树林里。
  “这黄酒,度数这么低,该不会是掺水了吧?”
  展武吒吃着巴掌大的烧饼,喝着犹如水果啤的古代黄酒,心中的千头万绪压下不少,振作精神,为自己今后做打算,琢磨着:“虽然这个世界危险许多,但如果能够得到玄铁令,那么或许能得到谢烟客的帮助……”
  “不对,这对于主角石破天来说相当于获得一个相当巨大的机遇,但对别人来说,可能就是一个定时炸药桶……”
  展武吒陷入沉思,接着将烧饼都吃下肚,黄酒也喝个一空,摸了摸下巴,暗自琢磨:“若获得玄铁令,给那石清闵柔夫妇,依照两人的性格,拜托他们传授一门内功,以及顺带讲解穴道位置什么的,应该是最佳选择。”
  “至于那个大悲老人,泥偶、木偶什么的,就没法了,愁啊……”
  展武吒有些可惜,毕竟炎炎功不是什么人都能逆练成功的,更别说大悲老人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救的。
  “没准,自己若改变剧情,大悲老人被杀,然后三个长乐帮的高手搜身,发现那些泥偶,直接摔了都有可能,不过以他们的心境肯定没法练成。”
  展武吒知晓自己不是什么记忆天才,也不是什么赤子之心,左右观察了一下,拾捡些枯枝败叶搭建个相对隐蔽的设施,然后将雄黄粉洒在周围,防止蛇虫鼠蚁的乱窜。
  小憩了一会。
  渐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