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唐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内斗终致祸,乱唐第1455章:内斗终致祸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唐 >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内斗终致祸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内斗终致祸

“周将军,别犹豫了,俺们都跟着你,该何去何从,一句话的事!”
  
  一名在整编时任命的“伍长”大声向周文遇表着忠心,他们曾经是郭家兄弟的兵,效忠着出逃的太子。但经历了一系列事件以后,郭家兄弟和太子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前者声威大不如前,后者则是有眼无珠,残害忠良。
  
  为了生计和前途,怎么看也只有这位周将军还算靠谱,至少数次在生死存亡的境地将大家伙拉了出来,保住了性命。
  
  许多人甚至已经开始后悔,后悔为什么要抛家舍业万里迢迢到这异域他乡来拼命。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周将军,俺有句话想问……”
  
  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的瘦弱士兵有些胆怯的说道。
  
  “但问就是!”
  
  “俺们,俺们还能回家吗?”
  
  回家二字湿润了所有人的眼睛,似乎这已经成了比活着还奢望的事情。
  
  只见周文遇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能!只要你们都好好的活着,一年之内必会返回关中!”
  
  太子和郭子仪的部众多是关中人,因此周文遇才有此一说。
  
  众人开始渐渐沸腾,渐渐成为奢望的事情忽然间就有了可能,又怎能不让人激动?
  
  回家!回家!回家……
  
  有人大声的说着,有人默默的念着,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迫切的了。
  
  突的,周文遇眼前灵光一现。或许回家二字可以用作进一步瓦解废太子的军心。
  
  “探马何在?丞相大军此时已经到了何处?”
  
  周文遇当然不会拿八百人冒险回去搞什么攻心战,这个建议可以让丞相的大军去完成,到时候以最小的代价拿下叛军,东返之路也便正式开始了。
  
  紧接着,他又询问派往废太子驻扎地的探马是否回来了,以便进一步的了解对方的基本情况,好做出相应的对策。
  
  与此同时,与之相隔数十里的军营里,独孤良佐咬牙切齿,忍受着左臂钻心的疼痛。
  
  周文遇那一刀不但削去了小臂的皮肉,还伤到了骨头,好在并没有伤及筋腱,否则这条胳膊就算彻底废掉了。
  
  让他愤怒的还不仅仅是自己受了伤,马厩的一把火烧掉了大半的草料,不少战马因为困在马厩里吸入了浓烟死伤不少。
  
  数百个残兵居然闹出了如此之大的动静,而他的部下们居然眼睁睁的看着郭幼明和残兵逃出了营地。
  
  后续的追击也极其敷衍,追出去十余里地便都草草收兵回来,连一个首级都不曾带回。
  
  “中允,太子召见!”
  
  “甚?此事惊动了太子?”
  
  他下意识的问了一句,然后又立即叹了口气,军营里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瞒肯定是瞒不住的,此事早晚都要对太子有所交代,不如现在就去请罪,说个明明白白。
  
  太子的军帐并不大,甚至比独孤良佐的军帐还有不如,一身粗布衣的李豫端坐在军榻上,尽管他才三十出头,可头发却有半数都白了,显得十分苍老。
  
  “听说,八郎的部下造反了?八郎现在何处?”
  
  独孤良佐脖子上吊着受伤的胳膊,重重闷哼一声。
  
  “殿下,你不问问俺伤的如何,却问那郭家八郎,他背叛了殿下,勾结乱兵造反……”
  
  不等独孤良佐说完,李豫幽幽叹息。
  
  “看来,你们还是让八郎跑了,也好,省得让世人说我忘恩负义,已经对不住郭家大郎,不能连八郎都不放过吧。”
  
  “成大事者便该心狠手辣,不择手段,似殿下这等优柔寡断,婆婆妈妈,难道忘了当初在秦晋手下吃的亏么?如果放任郭家兄弟在军中培植势力,难免就是第二个秦晋,正是有了前车之鉴,才要当机立断,痛下杀手啊!”
  
  李豫不置可否,抬起眼皮看了独孤良佐一眼,道:
  
  “现在你一家独大了,焉能保证不做秦晋第二呢?”
  
  “这……”
  
  独孤良佐涨红了脸,好像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大声的辩解道:
  
  “殿下如此说,臣万不敢当,便请殿下收回兵权!”
  
  李豫反问道:
  
  “你舍得交出兵权?好了,留着你的兵权吧,打几个好仗,证明给大家看,你是可以胜任的!”
  
  很显然,李豫对独孤良佐并不满意,只因为他有着“亲”这一层关系,实在已经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了。
  
  独孤良佐发动兵变,谋得兵权并未与李豫商量,这也是李豫不满的原因之一,可究其不满的根源则是对独孤良佐能力的不信任。
  
  仅从他围剿叛乱者一事上就可见一二,区区数百人的乌合之众,居然就让他们烧掉了马厩,然后又堂而皇之的逃之夭夭。
  
  就凭这点能耐又怎么去和实力强大的神武军去作战呢?
  
  经历了这次变故以后,李豫有些心灰意冷。
  
  他身边的人都能清楚的感受到。
  
  独孤良佐被太子讥讽了一阵,觉得没趣便要告退,但李豫偏偏又叫住了他。
  
  “慢着,有句话我要有言在先,郭家大郎的命不许害了,否则我不会饶你!这是我的底线,决不能碰,知道吗?”
  
  “这……留着他后患无穷啊,殿下不可心软!”
  
  李豫根本就听不进他的解释,挥手制止。
  
  “郭家大郎千里迢迢投奔于我,如今得了这个下场,我已经无颜面对,如果连他的命都要害了,还有何颜面面对世人呢?”
  
  “殿下!”
  
  “不要再说了,我意已决!”
  
  独孤良佐早就对郭子仪动了杀心,留着此人绝对夜长梦多,本来要劝说太子尽早杀了此人,现在看来希望已经不大。
  
  他暗暗决定,一会出去就背着太子将此人杀了,已成既定事实,太子又能如何?
  
  忽然,有宦官慌慌张张的一溜小跑进来,也顾不得帐中人,便大喊道:
  
  “不,不好了,河对岸发现大量人马,看旗号好像,好像是神武军!”
  
  闻言,独孤良佐腾的站了起来。
  
  “甚?神武军如何找到这里的?又如何来的这般快?”
  
  瞬息间,他就明白了,这一定与逃回来的俘虏残兵有关系。
  
  此时的他更是悔恨,当初就应该狠心下令,将这些人统统在半路劫杀,否则也不会有今日之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