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唐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树倒猢狲散,乱唐第1456章:树倒猢狲散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唐 >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树倒猢狲散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树倒猢狲散

看书网..LA,最快更新乱唐最新章节!
  
  怎么办,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独孤良佐整个人石化了一般,内心已经乱成了一团麻,可又在表面上不得不装作镇定的样子。
  
  “中允,中允……该如何应对,请中允示下!”
  
  在部下的一再催促下,独孤良佐才回过神来,口中嗯啊了一阵,究竟没有什么法子可以交代给部下。
  
  最终,他看向了端坐在正中位置的李豫,惭声道:
  
  “是进是退,请太子示下!”
  
  到了此时此刻,在独孤良佐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逃,可这个锅他不愿意背,也不能背。
  
  刚刚取代了郭子仪就弄出这种败绩,弄不好是要背责任被执行军法的,现在也只有寄希望让太子来背这口黑锅了。
  
  李豫的脸上并没有多少表情,只疲惫的抬了抬手,好半晌才道:
  
  “敌人锋芒难挫,当躲避为上策!”
  
  话说的委婉,实际上就逃跑,逃的慢了都有可能被追上。但好在他们扎营的地方前面隔着一条河,神武军就算想追上来也要先渡过这条河。
  
  一旦涉及到渡河,军中的大量物资辎重都是大难题,要么搭建浮桥,要么有选择性的舍弃一些。
  
  总而言之,行军速度大都会因为渡河而被拖累一两日。
  
  假如轻兵先行,战斗力和持久力又可能因此大打折扣。当初,郭子仪选定此地扎营也是有过这种盘算。只可惜,世事变化太快,郭幼明的惨败导致了军中对其不满的人发动兵变,这才让一直野心勃勃的独孤良佐钻了空子。
  
  奈何独孤良佐是个志大才疏的人,他得了权力却无法有效的整合军队,只知道一味的搞清洗,弄的军中下乌烟瘴气,人心惶惶,士气一落千丈。
  
  导致他们连区区数百人的叛乱都无法镇压,甚至还吃了不小的亏,更别提与神武军正面相抗了。
  
  “听太子殿下的,撤兵,撤兵!”
  
  独孤良佐大声的喊着,下达了撤兵的命令。
  
  撤兵的命令一经传出,军中上下顿时乱成一片,本来之前的叛乱就已经搞的士气低落,现在听说神武军杀过来,上面又放弃了抵抗,便也都各自打算着逃命,总好过留下来等死。
  
  不出半个时辰,已经有许多人私自离营,选择逃命。
  
  维持秩序的士兵一开始还试图控制局面,杀了一些逃兵以示警告,可逃兵越来越多,几乎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于是便都放弃了。
  
  很快,躲在自家军帐里的独孤良佐得到了关于逃兵的军报,一些人请示是否进行残酷惩罚和镇压。
  
  独孤良佐惨笑道:
  
  “都到了这般地步,靠杀人又怎么能凝聚人心呢?想要逃的,便让他们逃去吧。”
  
  说罢,他将脸痛苦的埋在了双手之间。
  
  军权到手还未捂热,他的巅峰之路竟这样戛然而止了。
  
  “将军,将军……太子殿下下令,要放了郭子仪……”
  
  一名校尉急惶惶进了军帐,也顾不得通报与否,脸上尽是焦虑与绝望。
  
  “郭子仪不能放,你现在就带人过去,杀了他!”
  
  独孤良佐自打与郭子仪公开决裂以后,就绝不容许此人重新掌权,哪怕恢复自由也不行。
  
  就算此人有可能带领大军走出困境,他也不愿意拿自己的性命和前途冒险。
  
  校尉刚刚领命而去,转而又进来一个人,正是郭的旧部程孝节。
  
  他在独孤良佐发动的兵变中没能始终如一,选择了变节背叛郭子仪。
  
  “程将军,请从速随军撤离,尽力维持人马完整,路上好生整肃军队,不要,不要都逃了去。”
  
  程孝节拱手领命,但他却是没甚军权的,更别提整肃旧部了。独孤良佐一直都不信任他,到现在也只干一些清洗郭部嫡系的脏活,弄的许多人都对他恨的咬牙切齿,欲杀之而后快。
  
  所以,许多人都有退路,唯独此人没有。
  
  非但原本的郭部将士瞧他不起,就连独孤良佐都觉得此人不可重用,将来有机会将其打法了便是。
  
  在这个节骨眼上,程孝节到这里来实在给他添堵、添乱。
  
  领命却并不离去,这让独孤良佐很不高兴,眯起眼睛看着他,想搞清楚这家伙究竟有什么意图。
  
  “中允,下走冒死进言,大军不能撤,若依托河流或可一战,如果就此拔营撤军,用不上一天,大军就有分崩离析的危险啊啊!”
  
  程孝节人品低劣,但本事还是有一些的,他说的确实没错,现在许多人都开始逃营,局势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倾向。
  
  如果把所有人都关在营地里,或许还有稳定人心的机会。
  
  假如放弃了军营,失去了最后一层阻挡的士兵们还能甘心接受约束吗?
  
  陡然间,独孤良佐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他冷哼了一声,说道:
  
  “太子殿下打算放了郭大,怎么,要重投旧主吗?”
  
  闻言,程孝节的脸上立时流露出惊恐之色,双膝跪地,诚惶诚恐。
  
  “中允何出此言?下走尽心为中允扫除心腹之患,早就不见容于郭家兄弟,怎么,怎么还能有这种非分之想呢?下走今日冒死进言,确系为了中允的安危和前途着想啊!只有中允强大了,下走才可能有容身之所。”
  
  说话间,程孝节的脸上竟然流露出了几许落寞之色。
  
  独孤良佐心下冷笑,做了变节叛徒就改料到有这种下场,不管曾经多么英雄了得,也永远不可能挺直腰杆了。
  
  “心里有数就好,留下来死战是不明智的。拔营撤退是太子殿下定的,已经不容更改,只要嫡系人马尚在可控之中,余者想走便走,也不强求他们留下。”
  
  到此处,独孤良佐话锋一转,阴阳怪气的看着程孝节。
  
  “如果你想走,我亦不会拦着,还会送你马匹川资,如何?”
  
  程孝节做流涕状,拍着胸口保证。
  
  “就算所有人都逃了,下走也不会离开中允!”
  
  这时,独孤良佐才满意的将程孝节扶起来,安慰道:
  
  “知道你对我是忠心的,一旦度过今日之难关,我绝不会亏待于你。”
  
  “愿为中允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