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唐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孝节又反复,乱唐第1457章:孝节又反复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唐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孝节又反复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孝节又反复

看书网..LA,最快更新乱唐最新章节!
  
  独孤良佐转过身走向桌案,他想写一封手令交给程孝节,却慕然间发现自己的肚子上居然多处了半截血淋淋的刀身。下一刻,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再也无法站立,只得用双手扶住了面前的桌案边沿才不至于摔倒在地。
  
  “独孤良佐,因为你的野心和无能,几乎陷太子于万劫不复的境地,现在是时候了……”
  
  与此同时,独孤良佐只觉得自背部插入腹中的横刀扭动了几下,更加剧了疼痛,几乎立时就昏死过去。但是,他不甘心,他恨啊,只是一时的心软,竟然让程孝节这个小人钻了空子。
  
  他觉得身体的力量在迅速流失,但还是努足了劲,要转过身来,看一看这个反复无常的小人究竟是怎样的一副嘴脸。
  
  由于横刀插在腹中的缘故,他的努力还是失败了。
  
  “程孝节!反复无常的卑鄙小人,亏得你名为孝节,可惜啊,既不忠,且不孝……”
  
  受到了辱骂的程孝节手下继续发力抽动刀身。
  
  “啊……”
  
  程孝节疼的终于不能开口说话,只能下意识的发出痛苦的惨嚎。
  
  “中允,你安息吧!”
  
  冷笑数声,程孝节猛然抽出了插在独孤良佐腹中的横刀,然后对准了他的颈子横向狠劈过去,一颗大好的头颅噗的一下应声滚落。
  
  在独孤良佐头颅滚落的一瞬间,腔子里的鲜血像箭一样四处喷射,溅了程孝节满身满脸。
  
  程孝节好似一点都不在乎,弯下腰去揪着头颅上凌乱又沾满了血污的头颅,然后又直起身目视着手中的头颅。
  
  “用你的人头买平安,也算你这蠢货物尽其用了,哈哈……”
  
  独孤良佐的再也不能肆无忌惮的辱骂他,只瞪着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
  
  提着首级,程孝节出了军帐,在几个心腹的簇拥下赶往了太子所在的营地,那里有最后的精锐,也有尚未被处死的郭子仪。
  
  “反贼独孤良佐已经授首,尔等如果对太子殿下尚有一丝一毫的忠心,就应该放弃抵抗,将郭大帅救出来,只有郭大帅!”
  
  到此处,程孝节特地加重语气,提高音调,重复了一遍。
  
  “只有郭大帅,才能带领我们走出困境,战胜神武军!”
  
  话毕,程孝节的亲信门齐声大呼着:
  
  “郭大帅,郭大帅!”
  
  血淋淋的首级被扔在地上,众军见确系独孤良佐无疑,便都知道失去了效忠的对象,自然不肯再坚持一个死人的命令。
  
  其中甚至有人见机极快,连忙向程孝节禀报:
  
  “将军,独孤反贼刚刚下令要害了郭大帅,若不快快去救,恐将……”
  
  程孝节打了个冷颤,知道不宜在磨蹭,便大声道:
  
  “愿意效忠郭大帅的都袒露左臂!”
  
  军卒们齐刷刷的露出了左臂,程孝节又一指刚刚那个家伙。
  
  “带路,救了郭大帅,进三级,赏千金!”
  
  “小人谢程将军赏!”
  
  那人欢天喜地的表了忠心,然后带着程孝节去寻郭子仪。
  
  李豫大营向西十里处,一支七八百人的队伍安静的潜伏着,就像一头在黑暗中等待猎物出现的野兽。
  
  侦骑一波接一波由东面返回,带回了绝好的消息。
  
  “营地已经乱了,许多士兵越过寨墙私自奔逃,一开始还有士兵往回抓人,后来干脆放任不管,管也管不过来……”
  
  一口气听完汇报,周文遇的眼睛里燃起了熊熊火焰。
  
  一直苦苦寻觅的机会想不到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送到了眼前,而将这个机会亲手奉上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自以为是又无能的独孤良佐。
  
  李豫身边得到重用的如果都是这种野心膨胀又毫无能力的人,还真是天下之福呢。
  
  周文遇决定冒险一试,继续向李豫大营靠近,再寻机掌控局势。就算不能占便宜,想必对方也已经无暇他顾了。
  
  “上马,进击!”
  
  这些人个个都憋了一肚子气,独孤良佐辣手清洗的做法让绝大多数人都寒透心,现在此人倒霉了,大伙自然乐见其成,都恨不得立即赶回去一人踩上一脚。
  
  世事就是奇怪,不过一日的功夫,同一条路走了两遍,心境却已经大不相同。
  
  来的时候是逃命,一个个如丧考妣,不知道明天还会不会有命活在世上,回去时却都雄赳赳气昂昂,好不痛快。
  
  就在半路上,周文遇再一次得到了侦骑的禀报,李豫大营发生了内讧,有几处地方甚至被乱兵放火点燃,眼看着火势越来越大,大营也难以保全。
  
  得报之后,周文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倒李豫连丞相都等不到就要众叛亲离,分崩离析了吗?
  
  “加快速度,争取天亮之前抵达大营!”
  
  捡便宜就要趁早,大营虽然有兵数万,但几次内讧叛乱之后,内耗极为严重,再加上外部有神武军极大的压力,这伙叛贼的丧钟已经敲响。
  
  大半个时辰之后,他们看到了军营中的火光,沿途抓到了逃兵也越来越多,简单的讯问之后又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情报。
  
  独孤良佐已经被程孝节杀死,程孝节的部众一部分投靠了程孝节,一部分还在负隅顽抗,在大营中放火打算玉石俱焚。
  
  听到程孝节这个名字,一路上浑浑噩噩的郭幼明竟然也有了反应。
  
  “这个卑鄙反复的小人,早晚有一日,必取此贼项上人头!”
  
  周文遇道:
  
  “何必等到来日,今日冲杀过去,让他偿债便是!”
  
  郭幼明的眼睛里有点火光迅速膨胀腾起,瞬息间就成了熊熊的复仇火焰。
  
  “对,杀程孝节,为兄长复仇!”
  
  他觉得兄长在独孤良佐那里八成难以全身至今,但奇怪的是,其对独孤良佐的恨意竟然不及这个吃里爬外的程孝节。
  
  最可恨的就是程孝节这种吃里爬外的叛徒,就算五马分尸,大卸八块也难消心头之恨。
  
  “走,去近处看看,说不定能混入营地,活捉了李豫也未可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