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顽主第四百五十三章 双管齐下,大唐顽主第453章 双管齐下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唐顽主 > 第四百五十三章 双管齐下

第四百五十三章 双管齐下

    骊山深处。≦看最新≧≦章节≧≦百度≧≦搜索≧≦品≧≦书≧≦網≧
  
      明黄色的龙袍早已褪下,被整齐地平铺在石榻,除了沾染了些污渍之外,甚至连一处褶皱都不曾出现。
  
      李忱已不知自己在炭盆前坐了多久,正如萧良不知在洞口前站了多久一眼,甚至两人之间连最基本的对话都少得可怜。
  
      似乎时间在此处早已凝滞,似乎两人都已化作两尊石像,保持着亘古不变的姿势,和神采。
  
      炭火数团,在盆内劈啪作响,像极了元日京城里燃起的爆竹。
  
      也许已枯坐得太久,李忱的目光略微显得有些呆滞,唯有双瞳的两团火苗。
  
      依旧火红,而炽烈。
  
      “仲离”
  
      李忱干燥的双唇微微开启,这是他几日来第一次说话。
  
      “嗯!”
  
      萧良没有转身,依旧望着洞外的一片漆黑。
  
      “我想出去!”
  
      李忱也依旧在望着炭火。
  
      这一次,萧良缓缓转过身子,面无表情地望着李忱。
  
      李忱抬头看了萧良一眼,伸手将一块木炭仍进炭盆,轻轻说道“我担心,青鸾终究太年轻了,恐怕不是仇士良的对手,况且”
  
      “你还是信不过他!”萧良粗鲁地打断道。
  
      李忱摇头,“我不能将他一人置于险地,若因此出了什么岔子,我一生难安!”
  
      “他经历的危险还少么?你对他的亏欠还少么?”
  
      闻言,李忱微微僵滞,本已拿起的木炭却又轻轻放了回去。
  
      而后缓缓起身,轻轻拍了拍手的碳灰,神色落寞,眼神孤寂。
  
      “是啊,朕已亏欠他母子太多!”
  
      这句话,李忱用了“朕”。
  
      “但朕,是大唐皇帝!”
  
      说这句话时,李忱脸的落寞和眼的孤寂竟是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决绝,和冷漠。
  
      炭火的光芒将这位大唐皇帝的影子投照于石壁之。
  
      形如峰峦,神似山岳。
  
      竟将身前那把“剑”的影子尽数遮盖了去。
  
      紫兰殿。
  
      再见李浈,让周规数日来惶恐难安的那颗心多少多了些欣慰,而在此之前,周规并不理解李忱对于自己的这个安排。
  
      毕竟对于后宫、对于郑太后都太过陌生,直到今日遇到了李浈,周规才明白了李忱的真正用意。
  
      “太后”
  
      周规正想着,突然身后的李浈缓缓开口。
  
      “李司马宽心便是,太后和善得很,便是待我们这些内侍婢女都极好!”
  
      周规笑道。
  
      李浈点了点头,看了何仁厚一眼,心稍稍安稳了些。
  
      对于这位素未蒙面的祖母李浈并无多少感情,更多的只是一种对长者的敬畏罢了,所以此时此刻徘徊在李浈心的。
  
      唯有忐忑。
  
      “若台在这里好了!”
  
      李浈口喃喃自语,不禁想到了远自己更冷静沉着的郑畋。
  
      “有些日子没见郑长史了,不知他可还好?”周规笑问。
  
      “他活得我好!”李浈苦笑一声,因为此事,自己的宅子早已被金吾卫盯得死死的,即便次去青龙寺也是冒着极大的风险才出来。
  
      闻言之后,周规又笑了笑,有意无意地说道“那是成德王使君的宅子,的确要外面更安全些!”
  
      李浈随即看了看周规,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正说着,一行三人已走到紫兰殿外,四名羽林卫还未开口,周规便率先说道“这二位是太后宣来问话的!”
  
      说罢之后,便径直引着二人进入正殿。
  
      紫兰殿名虽为“殿”,但实则为一处五进院落,内里亭台花谢、曲径通幽,远远要李浈的宅子大数倍有余,而这正殿不过是一座客堂罢了。
  
      “二位在此稍后,待我前去通禀太后!”
  
      说罢之后,周规径直向着后殿走去。
  
      待周规离开之后,何仁厚脸的神情愈发显得疑惑。
  
      “看得出,李司马与这位内侍的关系非同寻常啊!”
  
      李浈却转而笑道“何将军随浈如此涉险,可曾后悔过?可曾怕过?”
  
      何仁厚摇了摇头,道“若说不怕却是假的,但若说后悔?”
  
      何仁厚笑了笑,“何某行事似乎还从未后悔过!”
  
      说罢之后,何仁厚稍稍一顿,问道“不知李司马可有把握说服太后?”
  
      “有!”
  
      “哦?为何?”何仁厚对李浈的自信有些怀疑。
  
      “因为”
  
      话未说完,便只见周规神色匆匆地跑了进来,“太后同意诏见,不过只是李司马一人!”
  
      崇政殿。
  
      李德裕的到来让仇士良有些措手不及,更让李岐感到有些胆战心惊。
  
      毕竟李德裕在武宗朝时便已是威慑群臣一代权相,即便如今没了实权,但留在李岐心的阴影却已无法抹除。
  
      更何况尽管李忱登基后剪除了李德裕大部分党羽,但谁也说不准在这个时候,李德裕是否依然人心所向。
  
      此时见李德裕不请自来,李岐心自然惶恐难安。
  
      不待李岐开口,仇士良率先笑道“呵呵,原来是饶公!”
  
      “看来,兖王殿下和仇公并不欢迎老夫啊!”
  
      李德裕的步态有些迟缓,但每迈出一步却又都异常有力。
  
      只见李德裕并不急于进殿,而是走到李景温面前停了下来。
  
      “李左丞一门三杰,为大唐尽忠职守,我想这其定是有些误会吧!”
  
      说罢之后,李德裕转身冲李岐遥遥一拜,朗声又道“更何况其兄李后己如今任浙西观察使,领镇海军军使,有兄长如此,李左丞断然不会做出什么悖逆之事的,还请殿下明察!”
  
      李德裕之所以要提及李景温的长兄李景庄,其原因正是镇海军军使一职,镇海军军使统辖浙西十州之地,而浙西又为江南财赋重地,无论富庶程度和兵力,都为举足轻重之要职。
  
      若仇士良私斩李景温,那么势必引起李景庄的仇视,对于李岐与仇士良来说,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而李德裕的意图正是如此,既解救李景温不死,又有一个冠冕堂皇的正当理由。
  
      闻言之后,李岐转而看了看仇士良。
  
      仇士良却是一言不发,但脸的神情早已给出了答案。
  
      只见其冲李岐微微点了点头,李岐见状随即大笑道“哈哈哈,饶公所言极是,若非饶公及时赶到,本王险些酿下大错!”
  
      说罢之后,李岐亲自走出殿外为李景温披官服,而后又笑道“让李左丞受惊了!”
  
      李景温却是冷哼一声,刚要开口再骂,却只听李德裕笑道“经此一事,李左丞想必是受了些惊吓,还请殿下准暂时其回府歇息!”
  
      不待李岐说话,李德裕径直冲几名禁军说道“好生护送李左丞回府!”
  
      李岐闻言冲几名禁军点了点头,而后也不顾李景温如何挣扎,径自被拖了出去。
  
      正在此时,只见仇士良缓缓走前来,冲李德裕微微一笑,道“饶公来得倒正是时候,既然如此,那么由饶公出面来拟这道诏书吧!”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