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斗机铠第二十三章:她走了,武斗机铠第23章:她走了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武斗机铠 > 第二十三章:她走了

  一缕阳光照在床头上也,照在了炎纹脸上,刺目的阳光照的人眼睛不舒服,哪怕你是闭着眼睛,阳光透过眼皮照射进来,更加不好受。
  不情愿的坐了起来,睁开惺忪的眼睛,揉了揉,望向了旁边睡着的冷冽,二话不说,就踹了过去。
  砰的一声,冷冽整个人都摔到了地上。
  “痛!”冷冽叫了声,从睡梦之中醒了过来,爬起身来,一只手揉着鼻子,那里红红的,一只手揉着腰,那是炎纹踹的地方。看着坐在床上的炎纹,他还在笑着,气不打一处来,随手拿起一个枕头,砸了过去。
  正中脸部,不是炎纹不想躲,而是刚想向旁边移动,便有点头晕起来,所以楞了一秒,也就是这一秒,枕头就过来了。
  揉了揉脸,晃了晃脑袋,对着冷冽,道:“几点了?”
  “自己去看。”冷冽没好气的道,就没有见过这样的人,自己睡不好还不让别人睡好。
  院子里,听着屋内传来的动静,药爷和炎哥相视一笑,这两个小家伙总算是醒了啊,可是笑容很快就又消失了,变得忧愁起来。
  走到后院,简单的洗漱了下,两人又走进了厨房,打开锅盖,锅里放着两个盘子,一个盘子里有几张饼,另一个盘子里的是切好了的熟肉,不知是何种动物的。
  炎纹将两个盘子拿了出来,放到了桌子上,冷冽提了壶水过来,坐到椅子,两人吃了起来。
  突然炎纹想到了什么似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向了冷冽,道:“冽,你手没事吧?”
  冷冽看了他一眼,想起了自己的手臂受伤的事,看了眼,那里那有什么伤,连一点受伤的痕迹都没有。
  摸了摸自己的右手臂,根本一点受伤的感觉也没有,不仅如此,反而还有种变得更强壮的感觉。
  不在理会,冷冽对着炎纹说道:“爷爷好像将我的伤治好了。话说回来,你没事吧?”
  炎纹疑惑的看着冷冽,道:“我能有什么事啊?”
  “你自己做了什么,你忘啦?”
  炎纹想了想,其实那天发生了什么,他真的不是很清楚,能够记得画面也没几个,其实也就那几个。
  首先是自己大吼了一声之后,自己的身体突然涌现出一股巨大的能量,然后,一股失重感传来,自己出现在了一个连天空都在燃烧着的世界,害怕的退了一步,自己就来到了三个青年面前,其中一个还很像炎哥,还有一个,自己看到他不知道为什么感到很伤感,然后自己的眼睛就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最后,自己终于停住流泪后,那三个人突然看向了自己,强大的压迫感传来,自己连一秒钟也没能坚持住,就晕了过去。
  在接着,就被阳光叫醒了。这就是他记得的所有画面,现在想想还是很震撼的,尤其是那燃烧的世界。还有就是那三个人,到底是谁啊?
  冷冽也回想起了那个时候的事,他记得事就更少了,还不如炎纹呢。
  炎纹爆发出了强大的能量,然后他的脑海中就浮现出一个燃烧着的世界的画面,可是还没等自己震撼,那画面就消失了,一个带着满满的不爽情绪的声音就出现在了自己耳边,好像先是骂了句脏话,然后说了句:身体借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自己断片了。
  接着炎纹踹了自己一脚,自己重重的摔在地上,还撞到了鼻子,现在还有点疼呢。
  “小雅呢?”炎纹问道,从早上起来自己就没见到她了,要是换了往常,她自己起来了,看到他们两个还没起来,不将他们两个吵醒绝不罢休的,可是今天居然没有。
  “出去玩了吧。”冷冽说道,看也没看炎纹,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们醒了啊!”药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听到声音,炎纹和冷冽回过了头,药爷正站在那里,脸上带着微笑,可是却可以感觉到,药爷此时并不是很高兴,反而很忧愁。
  “爷爷。”炎纹和冷冽齐声叫道,看着药爷,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他有什么难言之隐。
  “爷爷,怎么了吗?”冷冽说道,疑惑的看着药爷。
  药爷叹了口气,收敛了笑容,道:“你们睡了十天,你们知道吗?”
  炎纹和冷冽同时睁大了眼睛,怎么这么久啊,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的震惊,也不禁疑惑起来,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啊?为什么自己会睡怎么久!
  突然,炎纹想到了什么,叫道:“小雅呢!”
  药爷和冷冽都吓了一跳,看着炎纹紧张的神情,冷冽也担忧了起来,转头看着药爷。
  药爷定了定神,以为炎纹是在担心习雅的安危,露出了微笑,道:“她没事,安然无恙。”
  听到这话,冷冽松了口气,看向了炎纹,想说什么,可是炎纹紧张的神情却没有任何的放松,疑惑了起来。
  “小雅在哪?爷爷!”炎纹说道,几乎是吼出来的,他的心里充满了慌张,手足无措,所有他讨厌的情绪,在这一瞬间,占据了他的心,脸上的紧张转化为了害怕。
  药爷惊讶的看着炎纹,想着:难道纹儿知道了。可是转念一想,也不对啊,他们从来没有对他们说过,而且每次的谈话都是避开他们的啊。可是看着这样的炎纹,他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
  冷冽看着露出害怕神情的炎纹,脑子恍惚了一下,一个声音回荡在他的耳边,他记得这个声音,那是习雅的声音,她说:“再见了,冷冽哥哥,你们一定要来找我玩哦!”
  一滴眼睛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冷冽眼眶里,慢慢的,那滴眼泪滑过了脸庞,最后滴落在地。
  像是想到了什么,冷冽向着药爷冲了过去,从药爷的旁边冲过,跑到屋子里,疯狂的在每间房间了寻找着,可是都不见习雅的身影。最后,他冲出了屋子,来到了前院,他看见坐在椅子上的炎哥,正满脸的忧愁,手中拿着一个杯子,而在他旁边,没有习雅的身影;看向了那个有着蝴蝶和花的花圃,习雅平时最喜欢蹲在旁边了,可是此时它的旁边却没有习雅的身影。
  像是感觉到什么,炎哥转过头,看着站在那里,满脸慌张、害怕的冷冽,想说什么,可是又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深深的叹了口气。
  冷冽抬起,看向了炎哥,道:“爷爷,习雅呢?”说话时,他的声音带着颤音,也有些哽咽。
  炎哥看着冷冽,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要摇了摇头。
  冷冽拔腿就要向着大门跑去,可是一只手拦住了他,那只手抓住了他的肩膀,力气很大,令他挣脱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