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斗机铠第三十章:,武斗机铠第30章: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在衣柜找了找,最后选了一件白色的外套穿上,走到洗漱台哪里,整理了下自己的外在形象,便抱着光明猫兽向着门口走去,走到门口时,转过头看着墙上的那第幅画着一个女子的画,轻声说道:“妈妈,早!”
  向着厨房走去,由于自己起的太晚了,所以其他人早都已经吃好,只剩下她了,她便只能去厨房了,还好厨房的那个古怪的老爷爷很疼她,每次她饿了去找他,那老爷爷都会准备一大堆好吃的给她,每次都吃不完。
  走在路上,每个人都会热情的跟她打招呼,无论是仆人还是那些板着脸的士兵们,都会微笑的向她问好,每个人都是一反常态的热情,而她也会很有礼貌的回应。
  来到武神府已经整整两年了,习雅也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了。每天都睡到很晚才起来,倒也不懒,想赖床,而是每晚都看书、修炼到很晚,因而早上才会起不来床的。起床之后,由于所有人都已经吃好了,刚开始,习天启倒是会每天都送早餐过来,要不就是五爷,在要不就是那位习天启的师傅,三个跺一跺脚就可以令这个世界颤抖的人,现在居然沦落到为一个小女孩送早餐,这要是传出去,那可是要惊掉一堆下巴的。
  不过,由于他们三人都有各自的事要忙,也不可能每天都这样为习雅送早餐,所以三人在习雅的劝说下,也就不再送了,为此五爷还将这事情怪罪到习天启的头上,习天启也因此又被五爷记了一过。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习雅开始每天自己去厨房找吃的,刚开始,厨房的老大,一个古怪的老头,他当然是很不情愿了,每天的早餐他们都是早早就准备好了,毕竟武神府那么大,而且又有很大一部分是军人,饭量都是很惊人的。且每天六点就要起来早操,所以他们必须在早操结束前准备好所有人的早餐,早餐结束后,又要准备午餐,这是一天之中最麻烦的一餐,不说营养的搭配,光是那食物的量,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所以习雅自己起晚,错过了早餐,与他又有何干,他又不是显得发慌,手头上还有一大堆的事情呢。
  不过好在习雅的身份在哪里,他就算是不情愿,也依旧得给,不过什么样的食物就是他说了算了,毕竟这里是他的地盘,在这里,就连府主习天启也会礼让他三分。随手拿了几个馒头给她,不过没有他想象中的生气,愤怒或是低头哭泣,习雅接过馒头,很有礼貌的对他说了声谢谢,不禁令他有些惊讶。
  渐渐地,一来二去,两人就熟悉了,这个厨房的怪老头也就喜欢上了这个每天都会因为修炼而起晚了的小丫头,从开始的馒头到现在的各种各样的山珍海味,只要习雅说饿了,他立刻就会准备一大堆好吃的给她。
  向着厨房走着,想着自己刚来的时候,由于不适应,所以整天整天的闷在房间里,有时会大哭,有时则会盯着一个地方发呆,所有人劝解也都没有用,五爷有想过要将自己带回去,可是来这里是她自己的选择,所以就算是难过也要撑下去。
  粉红色的花瓣夹着淡淡的香味飘来,习雅行走的步伐停了下来,向着左边望去,哪里有一棵高大的樱花树,树干很粗,要十个人合抱才能抱得住。明明现在不是樱花盛开的时节,可是它却枝繁叶茂,每一朵樱花都绽放着,带着淡淡的香气。
  向着樱花树走过去,习雅听习天启说起过着棵樱花树的来历,这是一个女子栽种,那个女子有个很好听也很简单的名字,叫做:许小柔。
  据说她很喜欢樱花,所以她栽种了这棵樱花树,但是她却说她不喜欢樱花的粉红色,因为她觉得粉红色很娘,不符合她豪迈的气质。问她为什么不栽种做白色的樱花,她却笑着说:“粉红色的樱花才是最浪漫的,白色的没有,其他颜色的也没有。”
  习雅走到树下,轻轻的抚摸着眼前的樱花树,将头贴近树干,好像是在聆听着什么,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
  这是她在种的,是习天启最宝贵的东西之一,在来到这里之后,这樱花树便成了她最喜欢来的地方,因为这里有母亲的气息,习雅对她的印象只有房间的那副画和眼前的这了樱花树而已。听习天启和五爷对她的介绍,习雅对于母亲的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
  母亲名叫许小柔,是个魔法师,而且还是一个很高级的魔法师,她是五爷爷的徒弟,也是唯一的徒弟,爷爷的对她像是亲生女儿般的疼爱,她是爷爷曾经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在自己和炎纹、冷冽出现在他生命里之前。她是天下第一势力武神府府主习天启的妻子,也是他今生唯一一个爱过的人,他们是一见钟情的喜欢,他可以放弃一切,无怨无悔,他们约定过要相守一辈子。
  曾经的他们,是天下间最让人羡慕的两人,因为他们都有着彼此。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或许现在的他们会很幸福也说不定。
  抬起头,看着樱花树,习雅笑了笑,对着光明猫兽,道:“走吧!”说完,继续向着目的地走去。
  光明猫兽叫了一声,跟在了她的身后。
  还没有靠近厨房,食物的香味就已经远远的飘了过来,让人垂涎三尺。小跑着跑了过去,推开厨房的门,炒勺和炒锅相碰发出的声音,菜刀切在砧板上整齐的咚咚声,迎面而来,还有食物的香味,比远远闻到的更加浓烈。
  习雅四处的看了看,由于大家都在忙,也没注意到她,终于,她的目光定格在一个老头身上,他的嘴里正说着脏话,呵斥着站在他面前的几个年轻人,几个年轻人被他说的满脸通红,都低着头,不敢说什么。
  习雅看着他,笑了笑,走了过去,走到他旁边,扯了扯他的衣袖,叫道:“赵爷爷!”
  老头停下了自己的呵斥声,转过头,那样貌不怒而威,且还有些丑陋,着实吓人。偏黑的皮肤,脸上留着浓密的胡子,粗粗的眉毛向上翘起,配合着他环形的眼睛,十足的凶样,大大的鼻子,嘴巴藏在胡子里,看不见,一部凶神恶煞的样子,而且在他的脸上还有一条长长的疤痕,从右眉毛一直到左嘴角处,如果在长一点,他的脸应该就要分成两半了。
  看到是习雅,原本的怒目圆睁一下子就变得慈眉善目,带着一个吓人的笑容看着习雅,用一个极其温柔的声音,道:“是小雅啊,醒啦,爷爷这就去给你做好吃!”说着,用他的大手摸了摸习雅的脑袋。
  那几个原本被他训斥的深深地低着头,耳目通红的年轻人,看到眼前的这一幕,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一部不可置信,自己在做梦的表情。他们是今天才来的,经过层层选拔进来的,可是进来的第一天他们就被叫去洗菜和打下手,他们当然不愿意了,要知道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去哪家餐馆不是头锅,最不济也是个三锅,可是现在居然被叫去洗菜和打下手,可是刚去找主厨反应,他们就被主厨的样貌吓了一跳,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他们就被劈头盖脸一顿臭骂,骂的他们连尊严都没有了,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他们有听说过武神府的主厨是个恐怖的角色,可是没有想到居然恐怖如斯。可是就在他们为这个主厨的恐怖感到害怕时,他们却又看到了这个恐怖主厨令人眼镜大跌的一面。
  没有理会他们的惊讶,赵大辉看着他们,又恢复了那部凶神恶煞的表情,对他们冷冷的道:“不想干就走,没有人需要你们。”说完,看着习雅,笑道:“你先去外面等我,我等下那吃的来给你。”
  习雅应了声好,乖乖的向着外面走出去。
  赵大辉向着砧板走去,看都没有看你几个年轻人,向他们这样的人他见多了,在外面能当大厨又如何,在武神府那就是小弟。外面的菜那是给普通人吃的,而这里是给保家卫国的人吃的,营养的搭配必须是最完美的,食物色香味也必须是完美的,绝不能有一点的差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