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斗机铠第四十五章:打闹,武斗机铠第45章:打闹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武斗机铠 > 第四十五章:打闹

  不过眨眼时光,太阳便已经和月亮换岗了,月光照耀在地面上,为走夜路的人儿照明,夜空之上,星星一闪一闪的,闪烁着或明或暗的光芒,煞是美丽。
  冥阳山脉之中,一群身披黑色斗篷的人正在极速前进着,他们一行一共有八个人,目标直指冥阳山脉内部。而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隐藏自己,小心前行,而是就那么大摇大摆的前进着,散开修为,一点也不收敛。会这样子做的,要么不是傻子就是一定是能力极为强大之人。
  而这群人显然是后者,因为他们每经过一个兽群,兽群便会匍匐在地,丝毫不敢与他们争斗。
  “恐龙,我们得放慢速度了,已经快到中心了。”其中一人对着冲在最前面的人叫道。
  那人停下脚步,站在了一颗大树上,他身后的几人见他停了下来,也纷纷停住了步伐。那人头也不会,对着身后几人,道:“接下我们兵分两路,天鹰,你带着蜘蛛,仙鹤,鬼龟去寻找冰海石,另外的跟我去找冥火铁,谁先找到了便立刻回去,交给阎王大人,明白吗?”
  “是!”几人齐声叫道。
  “所有人小心一点,冥阳山脉中心不是我们可以轻视的,好了,出发。”他说道,向着右边冲去,其中三人立马跟上。
  “我们也出发,谨慎行事。”四人其中一人说道,说完带着剩下的三人向着左边前进。
  ……
  云阳村南面,十几间房子里只有一间亮着灯光。
  冷冽此时正在院子里打着木桩人,冰云帝狮和金炎魔麟在一旁呆着,看着冷冽在欺负木桩人。炎哥和药爷坐在椅子上,下着棋喝着茶,很是悠闲的样子,但是如果仔细观察的话,能够发现两人是在密切的盯着屋子,眼神之中都有些担忧。
  屋内,炎纹坐在床上,手里居然拿着一本书,而且还是本医书,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一大堆的医学知识,看的人头晕,而炎纹居然还看的入神,这一点都不现实。
  冷冽停了下来,看了眼屋子,也不知道炎纹是怎么了,早上他从药爷的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去他们的房间里找炎纹,像问他些问题,可是掀开门帘,看到了坐在床上,眼圈红红的炎纹,刚要开口问他怎么了,就被炎哥拉出来了,让他不要去打扰炎纹,说炎纹需要安静会,而看向炎哥的眼睛时,虽说很淡,但是还是能够看的出,炎哥的眼圈也有点发红,而且他的眼中带着伤感。
  问炎哥怎么了,炎哥也只是摇了摇头,道:“不要问。”问药爷,药爷微笑的摸了摸他的头,意味深长的道:“等纹儿告诉你吧,或者用你的聪明才智去猜,等你知道了,你就明白了。”
  冷冽转头看向了炎哥和药爷,以他的缜密,自然能够看的出炎哥和药爷正密切的关注着屋子,显然他们很担心炎纹。擦了擦汗,向着屋子走去。
  看着冷冽向着屋子走去,炎哥刚要站起身阻止冷冽,便被药爷拦住了,药爷将右手放在了炎哥的左手臂上,对着他摇了摇头,轻声道:“让冽儿去吧,现在也只有冽儿能劝纹儿。”
  炎哥看着药爷,良久,点了点头,重新坐好,看向面前的棋盘,不在关注炎纹。
  掀开门帘,看着正在看书的炎纹,冷冽一脸看到不可思议的事情的表情,退了步,放下门帘,道:“一定是打开的方式不对。”说完,深吸了口气,重新掀开了门帘,可是这次看到的依旧如刚刚一样,揉了揉眼睛,又将门帘放下。
  再次掀开门帘,炎纹背对着门口,手中还是捧着一本,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而在他的面前,还有很多的书籍,都是医书一类的。
  重重的将门帘一甩,门帘放了下来,道:“再来,一定打开的方式不对。”说完,猛地掀开门帘,可是有些失望,也有些惊讶。
  炎纹还在看书,连头都不回,一点也不像平时的他,要是平时炎纹一定会回过头,对着他骂道:“你神经病啊!”失望的原因也大多都是基于这个。
  不要胡闹,冷冽走近屋子,看着炎纹的背影,道:“喂,你到底在搞什么啊?发烧啊,你个四肢发达的家伙居然在看书。”
  炎纹没有理会冷冽,依旧埋头看着手中的医书,可是在冷冽看不到的地方,他的眼泪已经在眼眶之中打转了。
  见炎纹不回答他,冷冽接着道:“如果哭能够解决问题的话,这个世界已经被泪水淹没了吧。我不清楚你到底发什么疯,但是你只有一晚上的时间可以沮丧,之后便要恢复过来,否则我不会放过你,小雅也不会放过你,你最好清楚我们现在到底要做什么,我们要做的事可不是小事。”说完,冷冽向着衣柜走去。
  打来衣柜,选了一套合适的衣服,便走出了房间,出来时还嘟囔了句,道:“白痴胆小鬼!”
  炎纹回过头,看着盖上的门帘,渐渐地低下了头,良久,炎纹擦掉了眼里打转的眼泪,有些哽咽的道:“你才白痴,你才胆小鬼,你个智障,你个傻子,用我骂你的话来骂我,神经病。谢谢!”
  向后一仰,躺到了床上,看着天花板想起了炎哥早上跟他说的话,眼中闪过了一丝杀意,但是很快就消失了,忍了下去,隐在了心中。等到了适合的时机,这份杀意必定会如洪水决堤般宣泄出来,为这个世界带来恐怖的一笔,改写这个世界的格局。
  握紧右拳,炎纹轻声道:“等着吧,我会来的找你们的,让你们为自己的罪孽赎罪的。”抬起手,看着手中的医书,接着道:“父亲、母亲,你们等着,我一定找到让你们醒来的办法的。”
  门帘被掀开,冷冽走了进来,用毛巾擦着湿湿的头发,看样子是刚洗好澡,看着躺在床上的炎纹,微微一笑,总算是恢复原样了。
  炎纹转过头,眼神不善的看着冷冽,道:“你骂我对吧!”
  冷冽也没有否认,一脸认真的道:“嗯,智障。”
  炎纹气结,就没见过这样子的,哪有人就这么承认的,好歹也得否决一下吧!不对,他刚刚好像又骂我了。随手一扔,将手中的医书扔了出去。
  猝不及防,正中冷冽的脑门,冷冽抬头看着炎纹,嘴角上扬,冷笑的看着炎纹,弯腰捡起了掉在了地上的那本医书,在手上掂了掂,猛地向炎纹扔了过去。
  炎纹闪身躲了过去,笑道:“哈哈,打不着,笨蛋。”
  皱了皱眉,冷冽缓步向着炎纹走去。
  炎纹拿起枕头,挡在了面前,警惕的看着冷冽。
  纵身一跃,冷冽跳上了床,走到自己睡觉的那一边,将自己的被子折叠的四四方方,像是块大豆腐般,双手抬起,转过头看着炎纹。
  “啪!”
  一个白色的物体飞来,正中冷冽的脸面。
  “怎么多年了,你以为我不了解你啊,你个小人。哈哈!”炎纹笑道。
  “砰!”
  话语刚落,一个巨大物体飞来,直接将他整个人砸倒。
  “哼,猜到了又怎样,挡得住才行。”冷冽冷声道。
  “啊!”炎纹叫道,从被子中跳了出来,可是一个白色物体飞来,正中他的脸面,砰的一声,他又摔倒了。
  “白痴。”
  “砰!”
  “让你得意。”
  “找死。”
  ……
  “呵呵,让冷冽去没错吧!”药爷笑道,看着屋子,眼里闪着白光。
  叹了口气,炎哥笑道:“是啊,有冽儿在我倒是不用再担心纹儿,他们两个互帮互助,够了。”
  药爷笑着点了点头,道:“其实冽儿有纹儿在也很好,尤其是在知道那件事之后。”
  “那件事?你是说冽儿的身世吗?天启找到了。”炎哥看着药爷问道,眼神之中带着询问之意。
  药爷再次点了点头,道:“嗯,跟我们想的一样,但是也很奇怪。所以还不是很确定。”说着,药爷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递给了炎哥。
  接过信件,看了眼,随着阅读信件,炎哥的表情渐渐地凝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