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斗机铠第五十一章:喝茶,武斗机铠第51章:喝茶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武斗机铠 > 第五十一章:喝茶

  冷冽呆呆的看着绝心大师,张着嘴巴,目瞪口呆,心里像是被雷电击中一样,震撼万分。冷冽不是炎纹,一点都不好学习,对这个世界没有太多关注。在离开云阳村这三个月来,冷冽已经用自己的方式了解了这个世界的大体势力分布了,也清楚的知道这个世界上的那些存在。
  绝心大师,元安寺的振新者,元安寺能有现在的规格和地位全都是因为他,他还是十尊之一,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那几人中的一人。也是因为有他在,元安寺才不至于被三大帝国吞并,甚至隐隐还有能与三大帝国平起平坐。
  他是个传奇人物,一生为佛教做过无数贡献,因此在所有的僧人心中更是佛祖级的人物,在普通人心中也不遑多让。
  他是个好人,一个绝对的好人,烂好人一个!
  绝心大师笑了笑,对着冷冽,道:“真如你爷爷所说,你是个爱动脑筋的人。”
  冷冽回过神来,对着绝心大师深深一拜,道:“前辈,我失礼了。”
  “呵呵,那有,很正常。”绝心大师笑道。
  炎纹扯了扯冷冽的衣角,小声道:“他很有名气吗?很厉害吗?”
  冷冽点了下头,轻声道:“他的名气很高,尤其实在僧众之中,而且他跟爷爷一样,是十尊之一。”
  炎纹瞪大眼睛,深吸了口气,看着绝心大师,满脸的震惊,脑袋一边空白。居然是位十尊之一的大人物,爷爷到底是想干什么啊?没事让他们来一位十尊这里。
  “呵呵,轮到你啦!”绝心笑道,空心也微微笑了起来,显然是对炎纹和冷冽的表现很是满意,这样才是见他师傅该有的表情嘛!尘心嘴角微微向上扬,有种报仇了的得意感。
  空心拿起桌上的茶杯,杯中有水,看着炎纹和冷冽,他们眼中的震惊就是对他们刚才无礼的最好惩戒。在他眼中自己的师傅便是应该这样子的,高高在上的,是世人与他仰望的对象,在他的心中,师傅就是如来,这世界上的如来。
  “跟他们爷爷一样是十尊之一啊!”空心心里想到,突然抵着嘴唇的茶杯不在倾斜,茶水不在往嘴里送去,停在了那里,猛地回头看着炎纹和冷冽,跟炎纹和冷冽刚才一样,满脸的震惊,讶异。
  “你们爷爷也是十尊!”空心叫道,那里还有任何的端庄,现在的他看起来十分的慌乱。这个世界上,能够威胁十尊的就只有十尊。
  尘心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师兄,此时的师兄显得有些慌张,眼中甚至还有些害怕,这样子的师兄是他从未见过的,不禁奇怪起来,打量起炎纹和冷冽。
  炎纹和冷冽被空心的叫声吓了一跳,都回过神来,下意识的,两人都点了点头。其实对于炎哥和药爷是不是十尊,炎纹也不是很清楚,冷冽原本也是,可是刚才知道老和尚是绝心之后,他就已经可以肯定炎哥和药爷也是十尊之一,因为只有十尊才敢对十尊毫不尊敬。
  “哐当!”
  空心手中的杯子掉在了地上,杯中的茶水有些洒在了他的身上,他满目震惊的看着炎纹和冷冽。十尊的孙儿可大可小,要是十分护犊的,甚至可能因为自己的孩子受了点委屈就灭掉一座城池,非十尊不可抵挡。
  他还清楚的记得,几年之前的那件事,虽说错不在那位十尊,但是他所带来的震撼自那时深深的铭刻在了他的心中,至今还没有一丝淡却,每每想起就是一阵后怕。
  “敢问你们爷爷是何人?”空心问道,神情与话语之中满是敬意,还有些胆怯。
  “应该是药尊与阎王。”冷冽说道,眼神之中有些浓浓的骄傲与尊敬。
  可是没有想到空心听到之后,猛地站起身来,整个人显得十分慌乱与害怕,有尊敬,但是也有恐惧,显然是冷冽说出的这两个名字深深的震撼了他,吓到他了。
  炎纹和冷冽,包括尘心都被空心吓了一跳,奇怪的看着空心,而且还有点想笑。元安寺的主持居然如此慌乱,这在平时哪能得见。可是空心的害怕却让他们感到深深的疑惑。明明他的师傅也是十尊,有什么好害怕的嘛?
  他们当然不知道空心害怕什么了。原本空心以为炎纹和冷冽背后应该只有一位十尊,可是居然不是一位,而是两位,且还是两位十尊之中最为强大与恐怖的存在,在十尊之中这两人的地位比之他师傅绝心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是药尊,他的地位在这个世界上比绝心还要高。
  而阎王则是那个给他带来深深的震撼的人,对于他,空心有的只是害怕,他见过这位存在出手过,一瞬间,只是一瞬间,一个帝国的百万雄军就从他眼前消失了,那时时他第一次感到深深的无力感,那刻,面对他,空心只是想要逃跑,心中没有任何一丝想要救人的打算,因为他知道,如果动手,他也是一样的结果。
  恐惧感占据了空心的心神,他跪在了禅床之上,满头大汗,瞳孔扩张,只有害怕留下了他的身上,就像那时他跪在那块石砖上一样,他想要求饶。
  “空心!”一个宏大的声音传入空心耳中,将他从恐惧之中拉了回来,跪在禅床之上,空心的的心神渐渐回归。
  绝心那里杯茶,递给尘心,尘心会意,端着茶,喂空心一点一点的喝下去。
  “尘心,带你师兄回去休息。”绝心说道,微微的摇了摇头。他知道空心的心魔,可是他无法相助,能救空心的只有空心。
  尘心喂空心喝下茶,便将空心搀扶着,向着门口走去,走过炎纹和冷冽的时候,狠狠地瞪了他们两人一样。虽然空心老是惩罚他,但是他知道师兄其实很纵容他,对他很宠爱。
  炎纹和冷冽一脸的无辜,四目相对,不明所以,只得摊手、耸肩。
  “你们两个不要在意啊,空心有他的心魔,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绝心笑道,指了指面前的不知何时多出来的茶杯,茶杯中有水。
  炎纹和冷冽对视了下,向着绝心走了过去,走到绝心面前,对着他行了一礼,伸手去拿茶杯。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两个小小的茶杯,炎纹和冷冽使出全身的力气都拿不起来,就好像茶杯黏在了桌子上一样。
  两人同时看向绝心,绝心笑了笑,喝了口茶,做了个请的手势,道:“请”
  两人对视,共同爆发修为,去拿那个茶杯,可是茶杯也只是轻微的震动了下,便没有其他的反应了。
  绝心看着炎纹和冷冽,有些惊讶于他们身上的灵力居然如此的多,如此深厚。微笑的点了点头,很是满意的样子,道:“看来你们爷爷把你们教的十分好。”
  炎纹依旧对着茶杯用力,头也不回的答道:“还行吧。”
  冷冽松开了手,对着绝心行了一礼,道:“前辈,这到底是什么啊?”
  绝心微笑,很有深意的道:“茶,杯中茶。”
  炎纹也收回了手,跟冷冽一起,疑惑的看着绝心。
  过了良久,炎纹问道:“那要怎么喝啊?”
  绝心看着炎纹,道:“想!”
  冷冽低着头想了起来,炎纹则是摸不着头脑,看了看绝心,又看向了那杯茶,突然将头向着茶杯靠去,就那样子喝了起来。
  冷冽看着炎纹,有些哭笑不得,绝心则是高兴的笑了起来,居然能用这种方法,不过跟曾经的某个人倒也是很像。
  “好茶!”炎纹叫道,擦了擦嘴巴上的茶渍。
  冷冽摇了摇头,伸出两根手指,对着那杯茶,手指向上一挑,茶杯中的茶水从茶杯之中脱离而出,向着冷冽的嘴巴飞去。冷冽张嘴,将茶水喝了下去,对着绝心道:“确实是好茶。”
  绝心有些惊讶的看着冷冽,能够将茶水剥离茶杯这确实不是什么大事,可是要知道这茶水了不是普通的茶水,它有着它的重量和不同寻常的质量,不是任何修行者都可以将它从茶杯之中剥离的。
  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将你们爷爷说的东西给我吧,然后跟着尘心去休息吧!”说着,看着正好走进来的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