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斗机铠第七十五章:杀生,武斗机铠第75章:杀生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武斗机铠 > 第七十五章:杀生

  砰~砰~砰~
  隆隆~
  剧烈的爆炸将峡谷左壁的炸塌了一层,无数石头向下方滚去,而他们所以的山洞就在爆炸中心,不过尘心已经做了精妙的调整了,使得爆炸不会波及到山洞。
  “躲开!跟我来!”王烈叫道,往右边谷壁跳去。由于谷壁倾斜的,所以修行者很容易就可以攀爬上去。众人反应过来赶忙跟王烈一同跳上右边的谷壁。
  可是他们前脚刚踩上去,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又响了起来。
  砰~砰砰~
  王烈睁大了眼睛,看着隆隆向他们滚来的石块,整个人都呆了。
  “大哥,大家,你们快走,这里我顶着。”一个头戴头巾的男子叫道,用自己的能量撑起了一片长百米的屏障,挡在了众人的面前。
  王烈回过神,看着那人,叫道:“白狗,你干嘛?”说着伸手就要去抓他。
  可是他的身后,几个人突然抓住了他,其中一人叫道:“大哥,快走。”说着,那几人就抓住王烈往下面退去。
  “你们放开,白狗你给我回来!”王烈叫道,就要爆发修为震开他们的人。
  “噗!”一个银针突然刺在了他的脖子上,王烈晕了过去。
  “走!”一个女子说道,那银针就是她刺进王烈体内的,她看着白狗,眼中有泪光闪烁,最终一狠心,退走了。
  “活着!带大哥活着!”白狗叫道,眼中有恐惧,但是却一脸的从容,甚至于嘴角还带着笑容。他这条命是王烈给的,所以为了王烈他什么都可以去做,什么都可以不要,甚至于命也一样。
  众人狠了狠心,眼角瞥了眼白狗,眼中都有着泪光,迈着沉重的步伐转身离去。
  砰!
  轰!
  白狗的屏障只支撑了一秒钟便被落石冲破了。
  白狗被撞飞,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口中鲜血不断地向外涌出。
  “白狗!”有人叫道,停下了脚步。
  噗!
  一块巨石从白狗的身上碾过,鲜血瞬间四溅而出,白狗直接成了肉酱。
  “快走!”又有人叫道,学着白狗的样子,竖起了一面屏障,也是一脸的从容,丝毫没有畏惧。
  “我也来。”另外一人说道,将自己的能量与他的屏障结合在一起,两人一同成起了一面长百米高二十米的屏障来。
  “你们快走!”两人同时叫道。
  “张齐!林云!”
  “走!”
  砰!
  轰!
  高高飞起,然后重重落地。
  噗!
  伤心,悲痛,愤怒,懊悔,不甘!这些感情充斥在众人的心中,可是他们无法后悔,没有人会给他们机会。承受,承受不住那就慷慨赴死吧!
  轰隆隆!
  砰~!
  巨石落地,烟尘久久无法散去,而王烈等人生气不知。但是就算他们还活着,也一定是生不如死。
  右边的谷壁上,鲜血顺着谷壁的坡度缓缓向下流淌着,许多的石头上面也染着鲜血。而在石块上或是谷壁上都有着残肢碎肉,很是吓人。
  “呕!”尘心趴在墙壁上吐着,连胆汁都吐出来了,这还是他第一次杀人。可这第一次便如此多的人死于他手,这恐怖的画面将会一直留在他的脑海之中,如果无法释怀的话,那么这画面将会成为他的心魔。
  炎纹拍了拍他的背,道:“很吓人吗?”
  吐了好久,最后在吐不出什么来后停止了,整个人呆呆的坐在一旁,双眼空洞无神,看来这画面对于他来说将是巨大的打击。
  “真懦弱。”冰云帝狮看着尘心说道,眼里有着不屑。
  “哈哈,还好啦,他信佛的,能有这反应还是属于正常反应的。”炎纹说道,丝毫没有因为看到外面那景象而害怕,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
  “嗷嗷!”金炎魔麟叫道,意思是:“就是啊!”
  “切,随你便。”冰云帝狮说道,转身向着洞内走去,走过尘心身边时,瞥了尘心一眼,眼中满是轻蔑。
  炎纹看着冰云帝狮的背影摇了摇头,看着尘心,轻声道:“别介意,狮子就这样。”走到尘心身边坐了下来,道:“你觉得他们可怜吗?”
  尘心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眼中渐渐有神,不过恐惧弥漫。
  “可你认为他们会放过我们吗?”炎纹说道,用手摸了摸金炎魔麟。金炎魔麟抬头看着他,会以一个微笑。
  尘心回过神来,看着炎纹,眼神复杂,心中很不是滋味。他知道那伙人当然不会放过他们,就算交出许白和影风也一样,所以在看到他们被围攻的时候,炎纹和冷冽才会选择不出手。
  在这个世界永远都不要盲目的信任他人,不要认为好人很多,世道讲的永远是利益。当然也许有例外,不过终究少数,遇见了算你运气。
  尘心想了好久,跟自己辩解了很久,但是终究无法说服自己他们会放过他们一伙。对着炎纹摇了摇头,心中十分的难过。
  “所以只要与你为敌了,就不要放过他,下重手,杀了他。”炎纹说道,语气冰冷,没有一丝的温度,就像是个机器,他的程序里只写着杀与屠杀!
  尘心惊讶的看着炎纹,突然发现眼前这个人很陌生,明明已经相处了有几个月了,可是为什么对眼前的人却又如此的不熟悉,这是怎么回事?
  “你不怕吗?不会后悔吗?”尘心问道,满是恐惧的眼神看着尘心。
  炎纹看了尘心一眼,冰冷的瞳孔闪过一丝温柔,然后抬头看着上方,道:“怕,我怕杀不死他,然后被他杀死了,所以只要是敌人我就要杀死他,或者让他在无反抗之力,对我构不成任何威胁。”转过头看着尘心,眼睛带着轻蔑,接着道:“后悔?后悔杀死你的敌人吗?既然他选择与你为敌了,难道他会对你仁慈吗?”
  顿了顿,抬头看着上方,眼中闪着光芒,道:“如果因为你的敌人杀死了你重要的人,你会不会后悔没有杀死你的敌人呢?那时你又该怎么办呢?”
  尘心愣住了,完全说不出任何话来。是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又该如何呢?这样的痛苦跟放过自己敌人一命比起来,真的值得吗?
  可是一直以来的坚持又是为了什么,什么普度众生,什么放下屠刀,什么立地成佛,真的有可能吗?佛有又什么,难道杀父,杀母,杀子,杀妻之仇真的可以放下吗?还是说报仇后在放下呢?那么佛理为何?
  “不明白!”尘心轻声道,眼中满是茫然。
  炎纹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道:“不信自己了?”
  尘心疑惑。
  自己?信自己?
  对了,信自己?
  佛本是个概念,他只是众人的一个借口罢了,给自己逃罪的借口。
  佛本位自己,自己为佛,便是佛理,合乎在乎呢!
  “哈哈!”尘心笑道。他不知道在炎纹的帮助下他已经开始明悟自己的佛心了。
  可是炎纹为何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