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绝世皇帝第五十九章 你难道不是阉人?,重生之绝世皇帝第59章 你难道不是阉人?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重生之绝世皇帝 > 第五十九章 你难道不是阉人?

  海公公愣了下,没想到封流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走了出来。
  “怎么,是不是朕现在不是太子了,所以海公公连跪都不愿意跪了?”
  封流的声音不大,却充斥着威严,让人心生畏惧。
  “奴才不敢!”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更何况封流还拥有着天龙令在,就算是给海公公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造次。
  最主要的原因,先帝的第二道遗诏可说的明明白白。
  如果封流答应了百日之约,中途出现任何的意外,都将剥夺封狂继承皇位的权利,而是让逍遥王继承。
  这么一来的话,即便是封狂再想要杀了封流,也不能动手。
  海公公自然是支持封狂的,不可能拿封流怎么样。
  “拜见殿下!”
  身后所有的大内侍卫纷纷跪了下来,而封流则是点了点头,抬起手来,“都起来吧。”
  此时,全场就只有两个人是站着的。
  一个是封流,另外一人便是柳无情。
  这一路上走来,她都没说过一句话,只是静静的跟在了封流身后。
  “嘿嘿,殿下,奴才今天远道而来,便是受当今太子的命令,让奴才接殿下您回去。”
  海公公脸上挂着笑容,他能够在天龙皇室内呆上一百多年,自身也有着过人之处。
  要知道,伴君如伴虎,可他却能够深的两位先帝之宠。
  为人处世之道,便在于不论是谁,他都不会当面得罪。
  “呵……”
  封流只是冰冷一笑,“看来,清幽郡王还算是没有失去理智,丧子之痛却让他找到了合适的靠山。”
  “殿下在说什么,奴才可是一点都没听明白。”
  海公公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可实际上心里却清楚的很。
  封流的下落,自然是清幽郡王所通报的。
  距离百日之约,还剩下二十天左右的时间,而封狂这么着急,就只有一个解释!
  封狂八成借助宫内的丹药,突破到了魂帅修为,并且得到了自己的第二个魂技,想要耀武扬威一番。
  借此,来羞辱自己。
  这一切,封流又怎会不知道?
  不过,就如同他之前说的那般,纵然封狂达到了魂帅修为,在封流面前依旧是不值一提。
  想要击败他,不费吹灰之力!
  “海公公作为父皇身旁的大红人,不至于如此愚笨吧?”
  封流瞥了他眼,见他要解释,便挥了挥手,“不过,这并不重要。既然他这么想朕回去,朕又怎会不念及手足之情呢?”
  “还专门了准备了九匹追风马,看来朕的弟弟,甚是思念朕,已经迫不及待的要见朕了。”
  海公公顿时笑了下,看了眼他们,拱手道:“那是自然,太子这些天可是非常担心殿下的安危,生怕您在这星罗大森林内有什么危险。”
  封流没有理会他的意思,抬起手来,“那么,明日启程,如何?”
  “好!这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海公公连连点头,今天天色已晚,再加上追风马需要休息,倒不如好好调整一个晚上再说。
  “另外,方才你要扒了这个老农的舌头?”
  封流话锋一转,看向了那个扛着锄头的老农,冷然道:“是谁给你的胆子,敢在这里放肆的?”
  海公公顿时大惊,吓得是额头冷汗直流,连忙解释道:“殿下,事情可不是你想的那样。这贱民不知好歹,先骂奴才是阉人,所以奴才才会大怒。”
  而那老农则是气的涨红了脸,啐了口,“我呸!你这阉狗,少在这里胡言乱语。没错,我是骂了你不假,但你这阉狗怎么不说自己出言不逊在先,还敢辱骂殿下是废物?”
  “奴才没有,还请殿下明鉴!”
  海公公跪在地上,装出了一副无辜的模样。
  其实,封流自己也听到了,只是不想点破而已。
  “看来,海公公对朕并不满意,当面阿谀奉承,背后便说朕是个废物?”
  封流那举手投足之下,便充斥着一股可怕的气势。
  “奴才冤枉啊,奴才从未说过这话!奴才对殿下,向来是钦佩和畏惧并存,怎敢说这胡话?根本就是这老农,在这里胡言乱语!”
  海公公这模样,简直就和真的一样!
  要不是封流自己心中明白,他还真的相信了。
  其余佣兵纷纷开口怒斥,“你别在这里装了,你刚才还说殿下是个废物!”
  “殿下,你看到了吧,根本就是这群人说的,奴才可从未说过如此大不敬的话!”
  封流看了他一眼,懒得继续争论这个话题,只是淡然道:“那么,你承认你要拔了这老农的舌头?”
  “是的……”
  海公公点了点头,小声道:“这都是因为那老农出言不逊,说奴才是个阉人,奴才才会这么做。”
  “哦?”
  封流顿时笑了起来,冷然道:“那么,按照你的意思,你不是阉人?”
  这下子可好,所有佣兵皆是哈哈大笑起来。
  “殿下说的对,你难道不是阉人吗?”
  “就是,少在这里装蒜!”
  “明明就是个阉人,还装什么装?”
  海公公脸色顿时铁青,可现在他也不好发作,只得咬着牙露出了个笑容来,“对,殿下说的对,奴才的确是个阉人。”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要扒了这老农的舌头?他们,皆是朕的子民,你敢伤害朕的子民?”
  海公公腿顿时一哆嗦,赶忙跪了下来,“奴才不敢!”
  看了这个家伙眼,封流只是冰冷一笑,冷然道:“好,既然如此的话,那么今天海公公便跪在这里,就当做是给这位老农赔罪了。”
  “殿下……”
  海公公好歹也是魂王强者,加上身居高位,三朝元老,什么时候受过这气?
  旁边的佣兵皆是纷纷叫好,毕竟海公公也是自己作死,怪不得别人。
  封流挥了挥手,冰冷道:“怎么,海公公不服朕的决定吗?”
  “奴才不敢!”
  海公公咬着牙,只得乖乖的跪在了地上,哪里还敢反抗。
  封流转过身来,“你给朕记好了!今天,朕可以让你跪在这里,今后一样可以让你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