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绝世皇帝第六十章 法随口出,说一不二!,重生之绝世皇帝第60章 法随口出,说1不2!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重生之绝世皇帝 > 第六十章 法随口出,说一不二!

  封流带着佣兵团回归的消息,自然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清平小镇。
  特别是他为了个老农,教训海公公这个阉人,可谓是让无数人大快人心!
  人常说什么官官相护,可封流能够为了个不相干的人,得罪权倾朝野的海公公,自然是得到无数人的赞扬。
  忘忧馆内,依旧是异常热闹。
  封流又点了几坛子迷迭香,坐在了窗户边。
  兴许是雨季的到来,天空下起了瓢泼大雨。
  泥泞的地面,满是污水。
  淅沥的大雨,宛若玉珠落盘,发出清脆的声音,颇为动听。
  大雨倾盆,可忘忧馆外面,却能看到抹倩影,披散着黑色长发,跪在了地上。
  任凭雨水扑来,一动不动。
  封流透过窗户,瞥了眼,无动于衷。
  “殿下……”
  坐在对面的独狼和毕落两人,皆是一脸的着急。
  “无情妹子跪在外面都快两个时辰了,继续这么跪下去,只怕是……”
  “你们若是心有不甘,可以出去陪她。”
  封流依旧是无动于衷,举起了酒杯,“怎么,不喝?”
  刚才解决了海公公之后,便来到了忘忧馆,准备庆祝下。
  而柳无情则是直接跪了下来,希望能够得到封流的原谅。
  但是,封流并没有理会她,直接走入到了酒馆之内。
  刚进来,便下起了瓢泼大雨。
  可柳无情却是无比倔强,如果封流不原谅她的话,就绝对不起来。
  “殿下!”
  毕落是直肠子,向来是心里想什么,嘴巴上就说什么。
  “无情妹子今年才十五岁,心性还不成熟,难免会犯错。”
  “你在战场之上,告诉敌人你只有十五岁,敌人便会放下手中的屠刀吗?”
  封流皱了皱眉,“她既然想跪,那便一直跪下去便是。用这种手段来威胁朕,实在是太过幼稚!”
  柳无情所为,辜负了他的期待,又怎会这般轻易便原谅她?
  “殿下……”毕落那叫一个无奈,偏偏碰上了脾气如此古怪的封流。
  先不说柳无情的天赋,单单是那天可见怜的模样,便着实让人喜欢了。
  换做别的人,只怕是拼了命的都要将柳无情留在自己身边。
  可封流倒好,压根就是一副要将柳无情推走的模样。
  “怎么,还有什么问题?”
  “唉!”
  毕落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得举起了酒杯,“没事,殿下喝酒吧!”
  要不是独狼在偷偷拉住了他,只怕是毕落便要和盘托出了。
  “说起来,殿下明天是真的准备启程了吗?”
  “嗯。”
  封流点了点头,“这段时间,清平镇便交给你了。等朕登基继承大统,便会派人来找你。”
  “遵旨!”
  独狼连忙拱手,重新回到皇宫内,毫无疑问便是他如今的动力!
  他要再现昔日贪狼卫的荣光!
  觥筹交错,酒杯碰撞。
  不过几杯下去,毕落便有些晕头转向,昏昏欲睡了。
  看到外面那倾盆大雨越发不可收拾,封流不禁皱了皱眉。
  柳无情现在实力并不强,继续跪在外面,只怕是会影响到今后的根基。
  想到这里,封流也是推开了木门,站在门口。
  “呼,我就知道,殿下绝对不会如此冷血。”
  独狼顿时长舒了口气,脸上带着几分满意的笑容。
  在他眼里看来,柳无情和封流两人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透过细密的大雨,封流也能看到那玲珑有致的娇躯,此时是瑟瑟发抖!
  冰冷的雨水拍打下来,自然是无比刺骨。
  偏偏柳无情倔强的不用丝毫魂力抵挡,就这么宛若普通人那般跪着。
  魂力涌现,无形的防护罩笼罩之下,雨水根本无法近身。
  不少的佣兵纷纷透过窗户,看着这幕。
  踩在那污水之上,封流大步流星的走到了柳无情面前,淡然道:“很好玩吗?”
  “殿下……”
  柳无情抬起那梨花带雨的头来,双眼通红,“我知道错了,求求你,不要抛弃我……”
  “现在说这些,你觉得有用吗?朕给过你机会,你自己珍惜了吗?”
  封流那冰冷的声音,却比这瓢泼大雨,更加让柳无情心寒……
  “殿下,我今后绝对不会再犯,我一定会听从你的命令。只求,只求你不要抛弃我!”
  柳无情之所以会如此的紧张,也是因为她自幼便是孤苦伶仃一人。
  特别是家族被毁之后,更是被卖到了奴隶营之中。
  封流的出现,就宛若一道阳光那般,让她的人生从此都出现了转机。
  当她知道,封流今后会离开自己的时候,柳无情自然是会无比慌张。
  冰冷的大雨,不断砸下。
  “法随口出,说一不二。朕说过的事情,不会改变。”
  封流声音落下,看到她痛苦的神色,心中不禁回忆起了前世那最后一战。
  不灭圣火焚烧九霄,轮回之眼光芒万丈。
  以自身武魂为代价,替他挡下了那最为可怕的冲击。
  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他才能够在最后关头,施展一眼万年,穿梭时空。
  “你起来吧,强行留在朕身边,改变自己的性格,未必是件好事。”
  “殿下,求求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封流叹了口气,“你的天赋,不论加入到任何宗门,都会受到最高的待遇。而朕,现在却给不了你什么。”
  “不!”
  柳无情无比笃定,咬着牙道:“殿下能给的,其余人永远无法给。这句话,是殿下您亲口告诉我的。”
  “你……”
  她这脾气上来了,不论是谁都无法改变。
  人心都是肉做的,即便是封流也不可能做到毫无感情。
  最起码,他心里还留有一道倩影。
  昔日,曾经用镇魂封魔剑重创了他,却又是他一生中的挚爱,仙妃!
  看到她那坚持的模样,封流无奈的叹了口气,幽幽道:“常言道,事不过三。明天日出之时,在小镇门口等着朕。”
  说完,便转过身来,淡然道:“回房间洗个热水澡,不要着凉了。”
  柳无情呆呆的看着封流那宽阔的背影,泪水混合着雨水落了下来。
  她,终于成功了!
  “殿下,谢谢!”
  “谢谢你,没有抛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