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绝世皇帝第一百六十八章 朕,就是可以为所欲为,重生之绝世皇帝第168章 朕,就是可以为所欲为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重生之绝世皇帝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朕,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三位长老皆是赤月宗顶尖人物,更是魂王级别的高手。
  先皇尚且在世的时候,赤月宗名义上是天龙国的附属宗门,可其实却根本就不听从天龙国的命令。
  按照规矩来说,每年都需要缴纳一定的岁贡。
  但其实是天龙国王室,每年出资一百万魂晶,捐献给赤月宗。
  没办法,先皇在世的时候,便是如此的窝囊。
  现如今封流登基不过半年时间,却敢直接让他们跪下?
  谢三乃是宗门的大长老,除了宗主,便属他的权利最大,而且自身还是九级魂王高手。
  看到东宫流年站在了身后,不禁咬着牙,心想给他点面子。
  眼神示意之下,三人同时躬身施礼。
  “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陆上有着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强者在面见君主的时候,无需太过在意礼节。
  谢三能够行此大礼,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
  但是,封流却看着他们,怒色道:“怎么,听不懂朕的话?朕说了,让你们跪下!”
  “你不要太过分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们三人,好歹是赤月宗长老,给你这个小娃娃跪下?你根本就是在痴人说梦!”
  “哦?”
  封流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右手抬起,“在朕面前,你们不忍也得忍!”
  “前不久,大寒国顶尖宗门,青云宗满门皆灭,你们可知道是何人所为?”
  东宫流年一脸得意的站了出来,仿佛是要接受封流的表扬那般。
  而谢三顿时咽了口口水,吓得双腿都有些哆嗦。
  青云宗!
  可是有着魂宗强者坐镇,门内高手无数,十大长老布置下的剑阵,更是鲜有人能敌。
  赤月宗在青云宗面前,连个屁都算不上!
  “拜见陛下!”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三人同时跪了下来,哪里还敢造次,是要找死吗?“
  封流冰冷一笑,这才点了点头。
  身后的吴观星等人皆是带着些许诧异,封流能够三言两语,降服赤月宗三位长老,可见极为擅长攻于心计。
  面对魂王,依旧能够保持这居高临下的姿态,十足一副见惯了强者的模样。
  “三位赤月宗长老来的正好,朕恰好有事情要找你赤月宗。”
  封流双手背在身后,走到了星尘身旁,指了指星尘额头处的伤痕。
  说真的,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没办法发现。
  “昨天夜晚,赤月宗几个弟子,对朕的手下动手,这笔账,不知道该怎么算呢?”
  星尘虽然说已经不在乎过去发生的一些事情,但心里终究还有着疙瘩。
  当初赤月宗看重了星尘的天品九级武魂,便许诺下了无数的承诺,将其招揽进入到宗门内。
  但在最后,发现星尘的武魂毫无作用之后,一怒之下将他给逐出了宗门。
  这其实只能说赤月宗有眼无珠,没有发掘出星尘的潜力,并不能太过责备他们。
  只不过,在星尘离开之后,宗门内的无数弟子,便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欺负星尘。
  害的他在王都内,就如同是过街老鼠那般,人人喊打!
  ……
  谢三眨了眨眼,寻思着这剧情有点不对啊!
  分明是他找上门来,讨要说法的,怎么变成了封流率先发难?
  而且,星尘这伤势,别说魂师了,就算是个普通人,只怕是都不会放在心上。
  相反,他们宗门的三个弟子,两个重伤一个半残。
  “陛下,你有所不知。昨天晚上,我赤月宗的三位弟子,的确是和贵庄起了些许冲突。但是三个弟子,全都身受重伤。相反,这位星尘,不过只是皮外伤。”
  “与朕何干?”
  封流傲然转过身来,不屑道:“朕只知道,你的弟子,打伤了朕的手下,就这么简单。”
  “你……”
  “难道,你以为你是天龙国的国主,有着魂圣撑腰,便可以这么不讲道理,为所欲为了吗?”
  另外个长老,气的是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他好歹也见识过一些个国主,从没一个像封流这般蛮横不讲理的。
  当然了,他们三人其实也是受到了弟子的欺骗。
  本来是赤月宗先动手的,可那三位弟子自然说是星尘等人率先动手的。
  所以他们才会如此生气,哪怕是有着东宫流年这位魂圣强者,也要来讨要个说法。
  只看到封流颇为认可的点了点头,向前走了半步,无比认真道:“嗯,没错。朕,就是可以为所欲为,不讲道理。”
  “我……你……”
  谢三张大了嘴,想要反驳,可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星尘?”
  “在!”
  星尘缓缓走了出来,眸子之中带着冷漠。
  赤月宗和他之间,早就没有任何的瓜葛了。
  昨天晚上,也是因为那三个弟子先对他出言不逊,所以才会引起争执。
  而且,赤月宗当初将他驱逐出去,其实是赤月宗的损失。
  对星尘而言,反而是一个绝佳的契机。
  最起码,借此认识了封流,并且拜鬼医常百草为师,学习炼丹术。
  “你们赤月宗管教无方,纵然弟子在王都之中撒野,并且打伤了朕的手下。念在星尘伤势不严重的份上,便随便赔个一百万魂晶,这件事情朕便不再追究下去了。”
  “我靠,真狠!”
  吴观星看到封流这凶神恶煞的模样,在旁边是小声嘀咕了句。
  一百万魂晶?
  他积攒了这么多年的魂晶,也就只有十几万而已。
  封流可好,一张嘴便是一百万。
  而且,还一副你们占了便宜的模样。
  什么叫做黑?
  这就是!
  “一百万?”
  谢三连忙起身,“陛下,我赤月宗三位弟子同样是身受重伤,难道……”
  “那是他们修为不足,自寻死路。给他们留了一口气,就算是给赤月宗面子了。”
  “如果觉得一百万魂晶太多了的话,那就两百万吧。”
  “你……”
  旁边的长老顿时大怒,但是却被谢三拦了下来。
  “算了,暂且如此吧……”
  谢三只得咬着牙,转过身来,看向了封流,“两百万魂晶,我们不日便会送到。这件事情,我们赤月宗认栽。”
  “但是!七天之后,老夫会亲自率领宗门弟子,前来找陛下切磋一番。一局,十万魂晶!不知道,陛下赌不赌的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