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绝世皇帝第二百三十六章 朕的眼里,容不得沙子,重生之绝世皇帝第236章 朕的眼里,容不得沙子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重生之绝世皇帝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朕的眼里,容不得沙子
清晨的一缕阳光照射而来,王宫大殿内,满朝文武穿戴整齐,面面相觑,低声шщЩ..1a
  
  “怪了,今天欧阳大人怎么还没来?”
  
  “嘿嘿,我可是听说了。昨天晚上的聚宝宫善宴,他和一个面具少年起了争执,结果被钱东来给赶走了。”
  
  “你们说说,那面具少年究竟是何许人也?竟然能够拿出黑玫瑰卡出来,这在咱们天龙国,应该无人能有吧?”
  
  “这谁知道,钱东来也不透露消息。”
  
  站在最前面的逍遥王则是不置可否的一笑,没有多言。
  
  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陛下驾到!”
  
  伴随着小初子的声音响起,文武百官同时拂袖跪地,脸庞恭敬。
  
  “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爱卿,平升。”
  
  封流端坐在那鎏金龙椅之上,缓缓抬手。
  
  “谢陛下!”
  
  百官动作整齐划一,纷纷起身。
  
  而封流则是看向了李峰,淡然道:“怎么,李爱卿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昨晚没睡好不成?”
  
  “这……”
  
  李峰尴尬的走了出来,拱手道:“启禀陛下,微臣昨晚批阅文书,所以没怎么睡好。”
  
  “批阅文书,原来如此。”
  
  封流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四下扫视了眼,装作不解道:“嗯?这是怎么回事,礼部尚书欧阳爱卿,为何没来早朝?”
  
  百官面面相觑,无一人回答。
  
  封流自然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当即起身,双手背在身后,俯瞰着他们。
  
  “听闻,昨天晚上的聚宝宫善宴,不少大臣可都参加了,还闹得沸沸扬扬的,可对?”
  
  听到这话,包括李峰,十几个大臣顿时哆嗦了下,一脸的惊恐。
  
  “逍遥王,天龙国大臣一年的俸禄为多少?”
  
  “一品为十万魂晶,依次递减一万,九品为两万魂晶。”
  
  “嗯。”
  
  封流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当即道:“朕若是没记错的话,这善宴没有百万资产可无法进去,仅仅只是入门费便需要足足十万魂晶,可对?”
  
  “陛下英明!”
  
  封流站在九五阶梯之上,转过身来,冷然道:“你们是否觉得,朕久居深宫,不问国事,你们便可以瞒天过海,为所欲为了?!”
  
  “臣等不敢!”
  
  满朝文武纷纷跪下,低头不敢造次。
  
  一时间,黄金大殿内,寂静无声。
  
  “不敢?你们有些人,却敢!”
  
  砰!
  
  眼前的台案,瞬间被砸的粉碎!
  
  “不要以为,背着朕做一些事情,朕会不知道。”
  
  封流眼眸之中带着杀气,冷漠道:“你们皆是百姓的父母官,若是知法犯法,欺压百姓,朕绝不饶恕!”
  
  “最后,朕的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
  
  “朕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若是现在站出来主动承认,可以从轻发落。”
  
  李峰咬着牙,跪在地上,全身都在颤抖。
  
  但现在封流就在气头上,若是自己站出去,岂不是必死无疑?
  
  “看来,众爱卿皆是严于律己之辈,这么说来,昨天没人去善宴了?”
  
  封流虽然脸上挂着笑容,可是任谁都能够听出其冰冷的杀气。
  
  “李峰,李爱卿,你说你昨夜批阅文书一整宿?那么,是谁和朕在宴会上,争抢冰雪鱼熊的?!”
  
  声音落下,李峰顿时一个哆嗦,显然是意识到了什么。
  
  而封流则是将昨天夜里的面具重新拿了出来,缓缓戴了上去。
  
  “现在,还认得朕吗?”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
  
  看到封流戴上面具,其余大臣也是赶忙钻了出来,跪在地上不断磕头求饶。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原来,说的便是当今圣上!
  
  倒不是他们想不到,实在是不敢相信!
  
  那黑玫瑰魂晶卡,在中部神州内,就算是顶尖皇朝的国主,都未必会有。
  
  更遑论是封流呢?
  
  最主要的是,里面有着足足十亿魂晶!
  
  这可是十亿!
  
  “天灾可怕,人,却比天灾更加可怕!”
  
  封流眼眸带着杀气,“一场善宴,却能演变成王公大臣,富商权贵争抢风头的闹剧。你们身为朝中大臣,却以权谋私,欺压百姓。天子脚下,也敢造次。”
  
  “陛下,微臣知错,微臣知错!”
  
  李峰是不断叩首磕头,金色的瓷砖上,都染上了不少鲜血。
  
  但这种人,并不值得同情!
  
  “无情,将人带上来。”
  
  封流大手一挥,旋即便看到柳无情押着遍体鳞伤的欧阳岳和旺泉走了进来。
  
  “欧阳大人?”
  
  “罪臣,叩见陛下……”
  
  欧阳岳戴着低级魂器,困魂锁,摇摇欲坠跪了下来。
  
  而旁边的旺泉则是双眼失神,跟着跪了下来。
  
  “欧阳爱卿之所以没来,是因为他昨天晚上想要离开,提前被朕安排人给扣押下了而已。”
  
  封流走过九五阶梯,注视着满朝文武,一字一句道:“你们背地里做的什么勾当,自己心里清楚。现在,朕就告诫你们声,朕的眼睛,容不得半点沙子!”
  
  “不要觉得朕住在王宫,你们写上一些歌功颂德的奏折,朕就不知道了。”
  
  “天下间,没有事情能够欺瞒朕!”
  
  “陛下息怒……”
  
  群臣再次叩首,皆是胆战心惊。
  
  这些贪官污吏,就如同是跗骨之蛆那般,靠着自己的身份,勾结党羽,以权谋私。
  
  “逍遥王,搜刮民脂民膏,以权谋私之辈,该当何罪?!”
  
  紧接着,逍遥王向前走出半步。
  
  剑眉冷目,声若洪钟,“不论职位大小,不论地位高低,不论钱财多少,一律抄家!违令者,杀无赦!”
  
  “将他们带下去,明日午时处斩!”
  
  “遵旨!”
  
  李峰等人顿时大惊,连忙磕头求饶,“陛下,陛下饶命啊!”
  
  “微臣只贪了百万魂晶而已,还请陛下饶命。”
  
  “拖下去!”
  
  封流连看都懒得再看一眼,不以雷霆手段处理,又该如何在这乱世之中治理国家?
  
  满朝文武见十几位大臣被初战,更有一品大臣,礼部尚书欧阳岳。
  
  心中无不都在颤抖,不敢抬头直视封流的目光。
  
  “朕相信,剩下的人之中,也有贪赃枉法之辈。但是,不要觉得可以欺瞒朕。”
  
  封流重新坐了下来,“只要让朕知道,绝不姑息!”
  
  “退朝!”
  
  第四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