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绝世皇帝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刁蛮郡主,重生之绝世皇帝第1035章 刁蛮郡主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重生之绝世皇帝 >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刁蛮郡主
只看到个老者连连道歉,“对不住,对不住,是我不小心。郡主,是我刚才没注意,求求您饶我一命。”
  
  老者到最后是直接跪在了地上,不断的磕头道歉。
  
  沿路上满是被砸烂了的菜摊,不少商贩皆是在旁边看着。
  
  而另外一旁则是个趾高气扬,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少女。
  
  年纪不大,可是却面露厉色,冷声道:“你这死老头,没事出来做什么?我的这身衣服可是用最珍贵的天蚕丝所缝合,就算是你的命都赔不起!”
  
  少女其实看起来还算不错,但心肠却并不怎么样。
  
  不少人皆是唉声叹息,异常无奈。
  
  “老李这次倒霉了。郡主向来是刁难任性。明明是她自己不小心,撞到了老李的菜摊。”
  
  “小点声吧,被她听到了,吃不完兜着走!”
  
  “可这也太过分了,分明就是颠倒黑白,恶人先告状。”
  
  “唉,都不容易。”
  
  柳无情顿时蹙眉,便想要冲上去,但却被封流直接给拦了下来。
  
  “公子?”
  
  “别着急,看看再说。”
  
  封流面带笑容,昨晚上的时候,倒是听文斌说起过王都之中的事情。
  
  其中,奉君侯的独生女文淑郡主,在王都内是臭名昭著。
  
  向来是仗着自己的身份,为非作歹,残害百姓。
  
  其实朝中不少大臣都说过这件事情,但文昌大帝是看在奉君侯的面子上,也就没说什么。
  
  这也就养成了文淑的性子,颇为的任性。
  
  他这次出来本意只是闲逛,顺带看看文昌国的国情如何。
  
  没想到,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碰到了这文淑郡主。
  
  她身上的白色长裙上的确是染了些许的污渍,不过实际上却算不得什么。
  
  而且,一看就知道,根本就不是那珍贵的天蚕丝所织。
  
  虽然的确是比较名贵,可也没必要如此。
  
  “郡主大人,的确是我没放好,求您放过小的一回吧。小的儿子是文昌国将士,但前两年战死沙场了。现在还有个小的孙儿,你就绕过小的一回吧!”
  
  那老农是不断磕头道歉,额头上都因此沁出了不少的鲜血。
  
  可是他却压根就不在意,不断的磕头求饶。
  
  “公子,我们真的不管?”
  
  柳无情也是显得有些着急,连忙道;“再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
  
  “说了,先别着急。”
  
  柳无情的性格向来是如此,一旦是看到这种不公的事情,肯定是会出手阻止。
  
  现在封流也想看看,这郡主究竟能够刁蛮任性到什么程度。
  
  ……
  
  而此时,文淑郡主双手叉腰,冷笑着道:“关我什么事情?你家里有谁又怎么样?你现在弄脏了我这件宝贵的衣裳,便是你的错!”
  
  旁边不少人皆是议论纷纷,颇为不忿。
  
  “老李的儿子,为了咱们文昌国血洒沙场,什么都没得到。这郡主又做了什么,竟然这么对待老李?”
  
  “就是!她什么都没做,就是因为投胎好,就可以无视这军功了吗?”
  
  “今天我倒要看看,这文淑郡主到底能怎么着!”
  
  “没错!”
  
  一时间,群情激奋,不少人纷纷站了出来。
  
  “我们为王朝抛头颅,洒热血,不是让你这小丫头片子欺负的!”
  
  “今天要是不给我们个说法,我们便闹到陛下那里去!”
  
  正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就这个老农的儿子,为了文昌国抛头颅洒热血,最后埋骨沙场。
  
  放在天龙皇朝内,谁敢欺负他,那便是死罪!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天龙皇朝的将士们往往都会非常的拼命。
  
  因为他们知道,保护天龙,便是保护他们的家。
  
  文淑郡主看到这些人朝着自己走了过来,也是大惊,当即怒声道:“你们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快动手!”
  
  “他们胆敢以下犯上,还不护驾?”
  
  “是!”
  
  文淑郡主身后众人是纷纷出手,实力倒是也不弱,最差都是魂皇级别的存在。
  
  “出手!”
  
  得到命令之后,柳无情瞬间杀了出去。
  
  魂力运转之下,可怕的威能不断迸发而出。
  
  根本就没有施展任何的魂技,这些个高手根本就没办法施展任何招数,不过是转眼间的功夫便全部被震飞了出去。
  
  “什么人?”
  
  柳无情双手负在身后,面色冰冷。
  
  文淑郡主也不是傻子,知道什么人不能招惹的。
  
  而此时,封流则是面带笑容,慢悠悠走了进来,淡然道:“文淑郡主,有礼了。”
  
  “呵,你是什么人?”
  
  封流悠然摇了摇头,“无名小卒而已,不足挂齿。”
  
  “你竟然敢让你的人阻拦我,你这是以下犯上,杀头的死罪,知道吗?!”
  
  “知道。”封流点了点头,淡漠道:“不过,我有个事情想要问你。”
  
  身后这些老百姓见状也是纷纷停了下来,看向了封流。
  
  文淑郡主皱着眉头,此时也是有些奇怪,冷声质问道:“什么事情?”
  
  “文昌国现在应该是归顺于天龙皇朝吧?”
  
  “当然!”
  
  “那么所遵之法,是否要遵从天龙之法呢?”
  
  封流笑了下,之前他给各大王朝的要求便是尊崇天龙皇朝的法规制度。
  
  当然了,各大王朝还是如之前那般自己治理,不需要禀报天龙皇朝。
  
  文淑郡主顿时蹙眉,不过她自然也知道,当即道:“所遵之法,自然也是天龙之法。”
  
  “天龙之法规定:凡将士血洒沙场,其父母妻儿皆享最高待遇。若有任何人,欺压其家属者,按律当诛!”
  
  声音落下,全场哗然。
  
  身后这些人更是纷纷叫好,同时不断叫了起来。
  
  “当诛!”
  
  “杀了这女人!”
  
  “杀了她!”
  
  听到这话,文淑郡主却是彻底愣住了。
  
  封流则是笑着开口道:“这位老农的儿子,血洒沙场,为文昌国牺牲。可是,你又做了什么呢?你现在这么做,等同于是寒了所有文昌国将士的心。”
  
  “他们拼死拼活,到最后难道就是要为你这样的人卖命吗!”
  
  文淑郡主咬着牙,不断向后退去,“我……我……”
  
  但是,她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话来,满脸都是惊骇之色。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文淑郡主,按照律法,你罪该当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