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绝世皇帝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不坑你坑谁?,重生之绝世皇帝第1138章 不坑你坑谁?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重生之绝世皇帝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不坑你坑谁?
封流站了起来,叹了口气,用衣袖摸了摸眼泪。
  
  “钱宫主,你深居简出,可能不知道如今朕的处境有多么的艰难。说起来你可能都不相信,就连饭都快吃不起了。”
  
  “我信了!”
  
  钱东来直接给了自己一耳光,打的是清脆响亮。
  
  “这是怎么了?”
  
  “有蚊子……”
  
  “啊,你也看到了吧?现在这皇宫内,连蚊子都有了……唉,真是一落千丈。”
  
  封流又叹了口气,“钱宫主宅心仁厚,想想那些为国捐躯的天龙将士们。他们还有妻儿老小,至此都将无人照顾。”
  
  “损耗的丹药和魂器数量更是惊人,加起来,天龙只怕是难以负担啊。旁人眼里,都觉得朕现在腰缠万贯,却不知道朕都快要揭不开锅了。”
  
  “呵呵……”
  
  钱东来在旁赔笑,心里却是恨不得掐死封流。
  
  说这么多,不就是要钱吗?
  
  “唉,钱宫主真是幸福。只要呆在房间内,动动手指,便有魂晶送上门来。朕在外是浴血厮杀,拼死拼活的却是没有半分好处,还得倒贴进去。”
  
  封流转过身来,真诚无比的看向了钱东来,“钱宫主,当初可是朕见你扶持上位的。再怎么说,咱们也是朋友吧?”
  
  “朋友有难,朕相信你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的吧?”
  
  钱东来想都没想,跟着站起身来,义正言辞道:“陛下,你不用说了。草民也是天龙皇朝中人,这次皇朝受损,草民怎能视而不见?”
  
  “这样,草民个人再出资五万亿魂晶!”
  
  说这话的时候,钱东来心里都在滴血。
  
  诚然,他能崛起其实都是靠着封流相助。
  
  特别是现在,聚宝宫内收购的丹药都是天龙以极低的价格出售的。
  
  还有各种魂器,魂纹卷轴还有一些别的东西。
  
  钱东来现在能混的如此风生水起,也是多亏了封流的照应。
  
  况且,现在拍卖行之所以能继续开着,都是封流用无字天碑的功劳。
  
  五万亿魂晶,不少了!
  
  封流又叹了口气,看向了门外,“唉,朕这次损失惨重,虽然有一定的时间缓和,可想要和两大皇朝抗衡,今后便要面向星域。到时候,星域之中的生意也得有人打理才行。”
  
  “六万亿!”
  
  封流摇了摇头,“钱宫主,朕真的不是为了这些魂晶。朕只是觉得有些可悲而已,天龙将士抛头颅洒热血,血洒沙场。可他们的亲人,却是只能捧着一抷黄土,连尸首都没有。”
  
  “朕是痛心啊,愧对天下子民!”
  
  说着说着,又故意抹了抹眼泪。
  
  钱东来此时都是饱含热泪,咬着牙道:“七万亿!陛下,这真的是我的极限了,再拿聚宝宫怕是就要倾家荡产了。”
  
  其实他来的时候,他就知道封流肯定会这么干。
  
  可是他也没办法,如果他不来,等封流找他,那估计更加麻烦。
  
  封流顿时叹了口气,“既然钱宫主你执意如此的话,那么朕也只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朕在这里代天下子民,还有无数死去的英魂向钱宫主你表达诚高的敬意!”
  
  “陛下言重了。”
  
  钱东来此时是欲哭无泪,算上给封流分红的,也就是十七万亿魂晶!
  
  如此天文数字,整个魂武大陆现在也就只有他能拿出来了。
  
  钱东来叹了口气,没办法,碰上这样的人他也是没辙。
  
  他倒是也做好了准备,谁让他在中部神州上做生意?
  
  封流免去了他的赋税,自然是需要他在关键时刻出手相助了。
  
  况且,除去这些魂晶,他也能剩下不少。
  
  再加上封流没有计较他和两大皇朝交易的事情,这已经可以说是法外开恩了。
  
  要是真的惹怒了封流,直接关了无字天碑的拍卖行,封杀聚宝宫的话,那么钱东来也无计可施。
  
  普天之下,如今也就只有封流和啸傲皇朝的帝胜天能帮他。
  
  可落在帝胜天手里,估计比这还惨。
  
  被坑也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只要不是被坑的太惨,都能接受……
  
  这就是现在钱东来的尴尬处境,也没多少的法子。
  
  只要吃相不是特别难看,钱东来也就不计较那么多了。
  
  封流爽朗的笑了起来,拍了拍钱东来的肩膀,“钱宫主,你可真是朕的好友,为国分忧啊!这样吧,朕接下来免去你聚宝宫三年的赋税,你看如何?”
  
  “多谢陛下。”
  
  “这样吧,钱宫主暂且先不要回去,朕中午设宴,吃完再走吧?”
  
  钱东来旋即躬身作揖,“多谢陛下!”
  
  十七万亿魂晶的一顿饭!
  
  钱东来想想都想哭!
  
  说是这么多,实际上不可能说一次性拿的出来这么多的魂晶。
  
  大部分都是魂晶卡,少部分才是现成的魂晶。
  
  毕竟聚宝宫也要做生意,一次性拿出来聚宝宫也不用做生意了。
  
  但是调动和这么大批的魂晶,实际上还是有些麻烦的。
  
  此时封流也是心情大好,笑着道:“钱宫主可真的是帮了朕一个大忙,相信天下百姓也都会感激你的。”
  
  “呵呵……”
  
  钱东来苦着脸,无奈道:“陛下,恕草民直言,为什么……你就盯着我一个人坑?”
  
  “那朕也直说了,不坑你坑谁?”
  
  封流笑眯眯的回过身来,幽幽开口。
  
  前世老子被你坑的差点当了全身家当,不坑死你能行吗?
  
  那个时候的钱东来可是闻名遐迩的超级富豪,两大皇朝都得给他点面子。
  
  手上掌握的资源更是数不胜数,封流只能和他合作。
  
  结果,便被这家伙坑了一次又一次!
  
  这一世封流之所以如此黑心,说白了其实都是和这家伙学的。
  
  “……”
  
  钱东来彻底无语了,此时也是欲哭无泪。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特别是封流还掌握着聚宝宫的命脉,要是惹恼了封流,他连一个子儿都别想赚到。
  
  封流其实也可以自己做这些事情,只不过实在是太过麻烦,也没什么时间去弄。
  
  交给钱东来,他照样能赚钱,虽然少了点,但胜在清闲。
  
  “那草民暂且告退。”
  
  “嗯。”
  
  封流点了点头,此时是心情大好,便挥挥手示意他退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