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绝世皇帝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太古天魔,血妖魁,重生之绝世皇帝第1230章 太古天魔,血妖魁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重生之绝世皇帝 >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太古天魔,血妖魁
天绝秘境内,这些年来一直都是颇为热闹。
  
  因为在这里面经常会有人得到各种极品魂器和丹药,还有不少人得到了珍贵的魂技卷轴。
  
  不过很可惜,这些天这里是被啸傲皇朝彻底包围了起来,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一个接着一个俘虏直接被丢进了个巨大的血池内,浓郁的血腥味让人是心生作呕。
  
  这次是由啸傲皇朝的巅峰大帝破虏亲自率领!
  
  而他们的任务,便是在这里构造阵法,凝造一方血池,然后将所有俘虏丢进去!
  
  就这三天时间,已经足足死了数十万人!
  
  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源自于星域之中的俘虏。
  
  包括破虏在内,其实他都不知道帝胜天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迄今为止,死了这么多俘虏可是却毫无动静。
  
  他们压根就不知道,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
  
  “将军,我们已经投入了数十万俘虏进去,这血池却依旧没有任何动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天绝秘境已经被他们施展阵法彻底镇压,而他们就在这海域岛屿上等候着。
  
  这些天来是日夜兼程,不断的将俘虏丢进血池,可却是毫无反应。
  
  要不是这是帝胜天亲自下达的命令,他们早就跑了。
  
  “无需过问,我们只需要做好这件事情便好。”
  
  “遵命!”
  
  破虏俯视着那血池,心生畏惧。
  
  足足数十万人砸进去,这血池内起起伏伏的骸骨和鲜血是异常刺鼻。
  
  四周可怖的阵法都闪烁着淡淡的光泽,异常邪魅。
  
  总是有奇特的血色怨魂浮现而出,透着古怪。
  
  然此时,天空中却是乌云密布,点点雨滴从天而降。
  
  可是,这落下的却是鲜血!
  
  轰隆隆……
  
  血色雷霆在乌云之中跳过,可怖的魔光笼罩之下,让人是心惊胆颤。
  
  “血雨……下血雨了!”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启禀将军,天绝秘境有异变!”
  
  话音刚落,整个岛屿都在剧烈的颤抖起来,而血池内的无数鲜血更是沸腾。
  
  咕噜噜的开始冒起了一个个血泡,让人惊恐万分。
  
  看到这幕,破虏此时也是震惊不已,快速向后退去,“所有人,速速离开!”
  
  这等古怪的事情他们也是从未见过,特别是那澎湃的无匹战力,更是透着一股令人绝望的味道。
  
  “哈哈哈!”
  
  “万年前,天龙大帝你拼着自己重伤,牺牲了自己的天龙,借助天碑封印本座。可现在,本座依旧出来了!”
  
  猖狂的声音响彻寰宇天际,几个魂帝直接被震得七窍流血,瘫倒在地上。
  
  浑身上下的鲜血转眼间便被直接抽干,融入到了血池内。
  
  看到眼前这幕,即便是破虏都露出了抹骇然之色。
  
  随着时间推移,血池沸腾的越来越厉害。
  
  而且,开始快速削减。
  
  等全部消失干净之后,只看到个血袍身影缓缓浮现而出。
  
  漫天血色雷霆铺天盖地的砸了下来,而这血袍强者仰天大笑起来,“一万年了,本座终于出来了!”
  
  “本座鏖战上古,斩杀无数强者,却被太古神族封印无尽岁月。好不容易破空而出,又被一个小小的人族强者趁本座虚弱之时将本座再次封印!”
  
  他口中的人族强者不用想,其实便是当初的天龙大帝。
  
  “陪伴本座纵横万载的魔柯剑何在?!”
  
  血魔强者右手一挥,刺眼的光芒划破重重血雾。
  
  铿锵!
  
  魔柯剑从天而降,落在了地上。
  
  一道道深不可测的裂痕快速向周遭裂开,可怖的场景是让人心惊胆颤。
  
  万千剑气慢慢收敛,漫天的血云同时消散。
  
  血袍强者猛地一挥,远处的一座岛屿瞬间炸裂开来。
  
  无数生灵瞬间惨死,可是血袍强者却是置若罔闻,仿佛没有看到那般。
  
  “是你们,将本座放出来的?”
  
  血色眸子一扫,破虏只觉得浑身上下的鲜血在这一刻都仿佛是凝固了那般。
  
  自从成为巅峰大帝以来,即便是面对帝胜天,他都没有这种发自内心的惧怕。
  
  “是……是的……”
  
  破虏颤抖着超前走来,低声开口道:“前辈,小的是啸傲皇朝派来的。这次摆下阵法献祭生灵,也是为了帮助前辈破解封印。”
  
  “哦?”
  
  血袍强者皱起眉头,伸出手来,远处一个封号大帝的头颅瞬间爆裂开来。
  
  紧接着,一股漫天光华融入到了血袍强者体内。
  
  在这一刻,这封号大帝所有的记忆是全都被血袍强者所吸收。
  
  “啸傲皇朝……天龙皇朝……燕云皇朝……”
  
  “呵呵……有趣,有趣!”
  
  血袍强者看向了破虏,冷声道:“本座问你,天龙皇朝是不是当初的天龙大帝所留下的?”
  
  “的确如此。当今国主名为封流,是天龙大帝的后人。”
  
  破虏点了点头,低声道:“我国国主愿意耗费精力释放前辈,也是希望前辈能够报当初的一箭之仇。”
  
  “天龙大帝无耻之极,虽然已经武破虚空。但他的后人尚存,只要前辈愿意,我们啸傲皇朝愿意助前辈一臂之力。”
  
  血袍强者冷笑连连,“回去告诉你们国主。他想利用本座杀了天龙皇朝的人,这一点本座知道。不用他说,本座和那个封流也要有个了断。本座被封印之前就说过了,只要有朝一日本座出世,本座要让那天龙寸草不留!”
  
  “至于那天龙大帝的后人,本座要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血袍强者是仰天大笑起来,眸子迸发出的可怖血光更是透着可怖。
  
  手中的魔柯剑更是不断爆发出阵阵滔天的强大压迫力,让人是只感觉到阵阵压迫感。
  
  “前辈神威盖世,晚辈佩服!”
  
  破虏不敢造次,低声道:“不知道,是否需要我啸傲皇朝相助?”
  
  “不需要。”
  
  血袍强者瞥了他眼,轻蔑道:“本座血妖魁自上古时期便征战星域,数万载时间,本座素来是只身一人。告诉你们国主,本座这次出手并不是要帮他。而是因为,本座要让那天龙为万年前付出代价!”
  
  “是……是……”
  
  破虏声音都在颤抖,接着便看到血妖魁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了那浓郁的血腥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