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在世界末日第51节,操在世界末日第51节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日期:2010-11-922:41
  
  有如脱笼之鸟,我抱着黎瑾从四楼一溜烟跑到了一楼。
  五楼到四楼,只是很短的距离,何况我还抱着一个大活人,如果他们马上追赶,肯定能追得上我,大概是胖司令坠楼的声音让他们误以为我抱着黎瑾自杀了,才给了我这短暂而关键的逃命时间。
  跑进了我的房间,我把黎瑾扔在床上,黎瑾急道:“你疯了,不赶紧逃。”
  我是来拿对讲机的,是时候联系埋伏在军分区附近的张炬他们了。之前我一直藏着对讲机没让黎瑾看到,我是怕黎瑾如果知道了有对讲机可以联系女儿许诺,她肯定会用对讲机说个没完,难免被人发现了。
  没时间解释,我找出藏着的对讲机,抱起黎瑾要跑,墙角的小橱子的门开了,老鼠从里面伸出头,一脸惶恐地道:“打完了?谁打赢了?”
  
  我一脚把橱子的门踹上,抱起黎瑾跑了出去,在走廊上,能听到楼上嘈杂的脚步声,他们正在追下来,听脚步的声音,应该已经到了二楼,黎瑾叫道:“他们追来了,你快跑啊!”
  黎瑾虽然很瘦,但是肉很结实,抱着着实不轻,我从四楼抱着她跑下来,一股力气也用的差不多了,心里恨爹娘给少生了两条腿,心急如火,却怎么也跑不快,我气喘吁吁地道:“在跑,在跑。”
  “我给你加把劲!”黎瑾叫着在我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我吃痛下浑身一激灵,果然跑得快了一些,几大步到了地下室入口的楼梯下,收不住脚,撞了下墙拐了进去,接着一串“哒哒哒”的子丨弹丨声,好险,再晚片刻就完蛋了。
  跌跌撞撞下了地下室的楼梯,感应灯亮了,杨勇一伙的鲜血溢满了整个地下室的通道,像在通道上铺了一张猩红的地毯。
  这些血液将干而未干,踩上去又粘又滑,我腿上又虚浮无力,一不小心抱着黎瑾跌在了地上,我翻滚了几下,扶着墙站了起来,黎瑾像一只光溜溜的泥鳅一样,在血水中滑到一具尸体旁,她抓起了一杆56式,翻身仰面倚在尸体上,抱着枪瞄准通道外面。
  我从后面双手抱住黎瑾的腰朝武器库拖拽,黎瑾则聚精会神地戒备。楼梯上一阵纷乱的脚步声,一个追在最前的人的一根腿露出了楼梯,黎瑾立刻打了个三连发,我抱着黎瑾都感觉到了56式一凿一凿的后坐力。
  一颗子丨弹丨打断了那人的腿,那人惨叫一声跌落下来,上面的人知道我们有枪,不敢再鲁莽下来,这一缓,我已经拖着黎瑾到了敞开的密码门前。
  被击落下来的是在司令员办公室时围攻黎瑾的一个男人,他本来也是被朱欢裹挟的一个普通路人,不想竟变得那么凶残,不过此时他再也凶不起来了,他抱着正哭爹喊娘的号叫,我在地上拾起一杆枪,和黎瑾对视一眼,我们两个同时朝那人喷出愤怒的火舌,都将整个弹匣都打空了。扔掉空枪,我又捡了两杆枪,扶着黎瑾闪进了武器库。
  这下安全了。我扶着黎瑾倚在墙壁上,拿出对讲机,按下发射键:“我是李展,呼叫张炬。”
  松开发射键,张炬的声音立刻传来:“怎么回事?我们听到打了一晚上枪。完毕。”
  我道:“一言难尽,他们内讧了,现在我被朱欢堵在武器库里,需要你们支援,你们赶快来。完毕。”
  
  张炬道:“我们听到枪声,知道有变故发生,早就爬进来了,现在躲在传达室里,你要我们怎么做?武器库在什么方位?完毕。”
  我道:“武器库在一楼左手尽头的楼梯下,他们就还有六个人,你们到了附近再联系我,听我的指示,我们前后夹击消灭了他们。完毕。”
  张炬道:“知道。完毕。”
  放下对讲机,我长舒了一口气,对黎瑾笑道:“大姐,胜利就在眼前。”
  黎瑾道:“你在和什么人说话?”
  我笑道:“和我埋伏好的奇兵。”
  日期:2010-11-922:42
  
  次日我起的比较早,出门迎面就看到笑嘻嘻的老鼠,他老远就对着我竖起三个手指,走近了,他贼兮兮地笑道:“三个啊,展哥,昨晚上我搞了三个妞。”
  “什么?你**的?”
  
  “什么啊,都是自愿的。”老鼠笑道,“昨天你睡的早,不知道来的这些女人都开放的很,昨晚啊,这些新来的男女,都胡乱操了起来,现在女多男少,何况我也是她们的拯救者的一员,怎么会找不到妞操丅?”
  我大吃一惊。也难怪,末世了,人们对未来茫然没有信心,都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原有的道德观念早就崩溃了,人人都有及时行乐的念头,而且,一个族群面临危难时,个体的**必然高涨以利于繁衍后代。
  可是这样乱糟糟的可不成,搞出怪物怎么办。
  这些幸存者有的已经起来了,有的还在睡,费了半个多小时才把所有人聚集起来,想起昨天苏眉说的管理问题,我现在是深有同感了,必须得制定一定条例才行。
  我对大家讲了怀孕可能会生出怪物的危险,把一群女人可吓坏了,让苏眉给每个女人发了紧急避孕药,我带着所有的男人到街上清理废弃的汽车。
  现在人多了,需要的物资也多,街道上商店很多,但是交通就成了问题,废弃的车辆堵的道路死死的。
  能打起火的车就开走,不能打起的火的就用车撞到人行道上,下午时在大街上大体开辟出了大约两辆车宽的一条通道。
  路一开辟出来,黎瑾就用上了,她的脚今天好了不少,已经能一瘸一拐下地走路了,她开车一辆军用吉普载在几个女人不时在街道上穿梭,也不知在搬运些什么东西。
  晚上收了工,我和一群男人走回军分区大院,苏眉迎面急急地跑了过来,道:“黎瑾要让你和许诺结婚,你知道吗?”
  我讶道:“她和我提过……”
  苏眉道:“你答应了?”
  我支吾地道:“我就当她随口一提……”
  
  苏眉道:“她打算让你和许诺今天结婚!”
  “不是吧!?”
  苏眉哇地哭了出来,我搂住她道:“哭什么啊。”
  苏眉哭道:“呜呜,我想我妈了……”
  我将苏眉抱在怀里,轻声道:“没事,改天咱俩也结婚。”
  苏眉道:“一个人怎么可以结两次婚!”我还要说些什么,苏眉已经哭着跑了。
  我怔怔地走到大厅,忽然听到一阵枪声,在办公楼大厅入口两旁各站在一个穿着红色旗袍的女人举着56式朝天射击,黎瑾站在门口,她穿了一身黑色的连衣裙,气质一下子变得雍容华贵,她一瘸一拐地朝我笑着走了过来,她道:“女婿,我今天就给你们操办婚事,这鞭炮放的不错吧,哈哈,来来来,赶紧去换衣服,我给你选了身西服,肯定合身。”
  我苦笑道:“不是吧……这么快……”
  黎瑾拉着我到了一个房间,七手八脚给我脱了外衣,然后给我穿上了一身西服,又拉着我上了二楼的一个宽阔的会议室。
  会议室中间一个长长的桌子上摆着各种熟食和一些易保存的水果,桌子两旁坐满了人,好像军分区里所有的人都在座了,苏眉也在人群中,幽怨地看了我一眼,冲我挤出一个笑容,许诺穿着一身白色的婚纱低着头坐在桌子一头,黎瑾把我按在许诺旁边的椅子上,她道:“现在的环境,大家都知道了,凡事不能也不用讲究太多,今天,我女儿许诺和李展……”
  突然就结婚了,我真是有点措手不及,脑袋有点乱,也听不清楚黎瑾都说了些什么,就在众人的哄闹声中拜了天地,拜了黎瑾,和一身白色婚纱的许诺对拜了。
  吃完饭,黎瑾喊了一声入洞房,我和许诺就在一群人的簇拥中被推进了一间被装饰过的房间。
  
  众人散去,黎瑾把我的手和许诺的手握在一起,道:“你们结婚了……嗯,两口子就要互相扶持,不离不弃……要,要白头偕老。”说到这里,黎瑾忽然哭了,“现在的世界,白头偕老有点难,你们都要努力。”
  许诺低着头“嗯”了一声,我也感慨地点点头。
  黎瑾摘下她挂着的玉石,给我戴在脖子上,她道:“我不管你和别的女人怎么样,但是,你一定要照顾好我女儿。”
  我默声点了下头,黎瑾又对许诺道:“李展不错,你跟着他,我就放心了。我的脚好了很多了,明天或者后天,我就动身去淮远市找你姐姐许晴,你们好好过吧。”黎瑾说完就走出了房间,许诺低声啜泣起来。
  我忽然明白黎瑾为什么这么着急要把女儿嫁给我了,她要独自一人寻找许诺的姐姐,一路上肯定是九死一生,这是要把许诺托付给我,了解一件心事,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看许诺的反应,之前黎瑾应该已经和她说了这个计划,我搂住许诺,道:“我们可以陪你妈妈一块去的。”
  许诺摇摇头,啜泣道:“你不知道我妈的脾气……”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我道:“你妈以前是做什么的?怎么打架那么厉害?”
  许诺道:“我外公教的,我外公在对越反击战时当过师长,他会武术。”
  我道:“别哭了,新娘子,你妈不是还没走嘛,总会有办法的。”
  许诺此时盘起了头发,脸上也化了妆,一张圆嘟嘟的娃娃脸添了几分成熟的味道,她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轻轻道:“老公。”
  我心中一动,道:“老婆。”
  “老公。”
  
  “老婆。”
  ……
  我们这样互相喊了十几次,每听许诺喊我一声“老公”,我每叫许诺一声“老婆”,都觉得心就软了一分,对她感情深了一分,最后变得一腔浓情蜜意了。
  这很奇怪的,许诺算得上漂亮,却也绝对算不上美女,论相貌,她不如曲澈,不如苏眉,更不如颜妍,而且,之前我对许诺自然是有几分感情的,却也不多,肯定不如对苏眉的感情深,现在对许诺的亲密之情,就要远远超过对苏眉的感情了。
  大概这就是契约的力量吧,眼前的女人是我的妻子,我要爱我的妻子……
  我推倒许诺,深深吻上她的小嘴吧,伸手掀起她白色的裙摆,看到许诺里面一件半透明的白色蕾丝丁字裤,许诺下面的毛发很少,即使穿着这么紧窄的裤衩,也没有毛发从裤裆露出,显得很是清爽干净,我笑道:“老婆,你不适合穿这么骚的丨内丨裤,这个你苏眉姐穿还合适。”
  许诺轻声道:“是我妈妈给我选的。”
  唉……我轻叹一声,剥开丨内丨裤的裆部,俯身进入了许诺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