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唐锦绣第一千八百七十四章 王城鏖战,天唐锦绣第1874章 王城鏖战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八百七十四章 王城鏖战

第一千八百七十四章 王城鏖战

    朴氏军队居然向着唐军的阵列发起冲锋!
  
      两翼的昔氏军队以及杨山部,尤其是后者,原本已经在唐军出现的刹那军心动摇,都想着赶紧撤出战场躲避唐军之锋芒了,但是此刻见到朴氏军队义无反顾的向着唐军发起冲锋,顿时犹豫了。
  
      唐军的战斗力之强悍,只看看其兵员素质以及军械装备就知道了,无论朴氏亦或是昔氏,都是在野党派,家中固然豢养了大批私兵,再加上族中子弟、奴隶仆役,人数看似不少,但装备极其落后,许多人也就是拎着木棍农具,仓促上阵。
  
      杨山部作为六部族之一,常年担任宿卫国都的任务,有一支数千人的直属军队,装备了新罗目前最好的装备,兵卒亦是常年与百济、高句丽交战,素质高出朴氏不止一筹。
  
      但是在唐军面前,也就仅此而已了……
  
      看着朴氏凶猛的冲锋,昔氏与杨山部面面相觑,不知应当配合,亦或是趁机撤退,让朴氏挡住唐军的兵锋,死道友不死贫道。
  
      及至听到毗昙已经被唐军射死的喊声,杨山部群情汹汹,决定不能躲避,躲得了一时,还能躲得了一世?反正金氏与唐人达成盟约,杨山部反叛金氏必然被对方恨之入骨,往后决没有好下场,早晚都是个死,那还不如拼一拼!
  
      于是,杨山部首先集结军队,紧随其后!
  
      昔氏作为朴氏最忠诚的盟友,见到杨山部非但没有撤退,反而冲了上去,亦在稍稍犹豫之后,向着唐军杀过去!、
  
      反倒是丢盔弃甲已成强弩之末的金氏军队,就那么喘着气站在战场上,瞠目结舌的看着敌人气势汹汹的冲向远处的唐军,犹如汹涌的海潮,一往无前!
  
      唐军就好似mt,一出场,便吸引了朴氏、昔氏、杨山部的全部仇恨,金氏军队顿时轻松了。
  
      没人搭理他们了……
  
      金庾信用刀尖拄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心里庆幸唐军来的及时,若是迟上那么一时片刻,说不定防线已经被冲散,敌人这会儿都杀进王城了。
  
      “重伤者撤下,余者随吾守住王城,且不能让叛军攻入城内!”
  
      他当即发号施令。
  
      现在的金氏军队完全就剩下最后一口气,没力气也不愿意上去帮助唐军御敌,暂且先收拢军队稍作休整,然后看看形势再说……
  
      *****
  
      房俊浑身甲胄,站在阵中。
  
      眺望着远处潮水一般冲杀而来的朴氏军队,嘴角微微翘起。
  
      来得好,还真怕你们吓破了胆子,回头就跑呢,日后收拾起来难免麻烦……
  
      第一波箭雨射完,弓弩手并未停歇,按照平素训练的节奏迅而不急的重新换上箭矢,听从校尉发号施令,将弓弦、弩弦拉至满月,而后一起松开弓弦,又一波箭雨腾空而起,漫天飞蝗一般射向敌人。
  
      犹如一朵乌云从天而降,将敌人大部笼罩在内。
  
      远处的敌人在冲锋途中就好似遭遇了一柄无形镰刀的切割,齐刷刷的倒下一片。
  
      敌人严密的冲锋阵型已然散乱,但是士气未崩,稍稍迟疑之后,依旧一窝蜂的重来。
  
      房俊叹了口气,这等毫无技术含量的远距离抛射覆盖,真是让人感受不到半点战争的美感啊……
  
      唐军的箭弩在这个时代的所有军队面前,实在是太有优势了。
  
      秦汉以降,先进的弓弩技术便是中原王朝在面对蛮夷之时最大的依仗,秦朝流水线作业的箭弩生产作坊,源源不断的将优质箭弩输送给前线部队,这种当世最先进的箭弩,构成了秦朝大军横扫六合廓清环宇的强盛军礼最强大的组成部分。
  
      到了汉朝,优秀的单兵素质加上卫青、霍去病天才的战术指挥,辅以超越当世的军械,造就了封狼居胥、勒石燕然的丰功伟绩,使得大汉之威名远扬异域,西域诸国尽皆臣服!控弦几十万的匈奴远遁千里,躲在大漠深处舔舐伤口瑟瑟发抖,漠南无王庭!
  
      自古以来,汉人的军备便压制整个世界。
  
      直到某一位在后世备受鼓吹的“大帝”将火药技术束之高阁,军械的更新换代称之为“奇淫技巧”,认为曾经勇猛的八旗骑兵依旧可以统治整个世界……
  
      房俊站在战场之中,心思却早已飞跃万里,回到长安城外昆明池边那一处在当今世人眼中毫不起眼的枪炮局之中。
  
      燧发枪的科技树并不难点亮,钢铁的质量已经足够满足枪管的要求,只要简易的镗床、铣床可以制造出来,燧发枪便可以大批量的生产。
  
      届时,整个世界的战争模式将会发生彻头彻尾的转变。
  
      排队枪毙的时代,将会提前一千年到来!
  
      当大唐有着碾压整个世界的火枪、火炮制造技术,辅以日益强盛的国力,便再也没有能够抵挡大唐迈开扩张脚步的力量!
  
      突厥?
  
      昔日驰骋草原的王者,只要不想被大唐灭族,就只能西迁!
  
      不停的西迁!
  
      去塞纳河畔牧马、去多瑙河畔放羊,去阿尔卑斯山开拓牧场吧,用手里的弯刀与马鞭去那块肥沃的土地掠夺一块田地,在大唐的铁蹄未曾进入那里之前,突厥人可以肆意的生活着。
  
      但是终有一日,大唐会追着这突厥人的脚步,踏足那一片土地!
  
      那将是一场来自于异时空的复仇!
  
      上一世我的祖先饱受的屈辱煎熬,这一世,吾将十倍还之!
  
      耳边的呐喊,将房俊从思绪之中返回现实。
  
      没办法,敌人太弱,居然让他身临战场亦有走神的空隙……
  
      战场上,唐军安然如山,一波一波的箭雨犹如漫天飞蝗,肆意收割敌人的生命!敌人依旧前赴后继的扑上来,但是脚步依然迟疑许多,火把照耀之下,房俊锐利的目光甚至能够看到那一张张不满恐惧的脸,以及一双双迷惘的眼眸……
  
      没有任何一支,能够在这样差距巨大的打击之下保持士气不泄。
  
      当然,后世那一支被红色思想武装起来的军队不算……
  
      敌人越来越近,唐军非但没有一丝半分的慌乱,反而各个精神振奋,舔着嘴唇,斗志盎然!
  
      在唐军看来,远程打击算什么本事?
  
      战阵之上沙场之中,那就得一刀一枪将敌人砍翻在地刺个透心凉,而后枭首割耳以为功勋计数,那才是真正的好儿郎!
  
      一阵箭雨都给射死了,然后上去从死尸身上枭首割耳,那跟白捡的功勋有何区别?
  
      大丈夫所不为也!
  
      但再是不忿,亦是无奈,水师的操典之中清清楚楚的写着多种战阵方式,这等先是远程箭弩覆盖,杀伤敌人有生力量打击敌人军心士气的手段,乃是最基本的战术,谁也没胆子违背!
  
      无视操典之上的战术,不先对敌人予以远程打击,反而一窝蜂的冲上去?
  
      没人敢这么干。
  
      水师军纪,任何一个士兵的性命都是无与伦比的,战争的胜利绝对不能依靠牺牲士兵的生命去争取,将领不说无视士兵的生命,哪怕是因为错误的战术导致士兵无谓的牺牲,战后都将被军法处严格审查!
  
      若是情节严重,直接斩首都有可能……
  
      敌人距离渐渐拉近,弓弩的威力已然大打折扣,弓弩手默默将弓弩放在身上,然后拔出横刀。他们是远程兵种,不会冲锋陷阵在最前方,但并不缺乏自保的能力,一旦短兵相接,亦能护卫军阵的侧翼,与主帅直属的殿后部队构筑其坚固的后防。
  
      之前在侧翼的主力战兵则手持横刀长戟,与弓弩手交换阵地,站在刀盾兵的后面。
  
      前排的刀盾兵则原地不动,只是一手持盾,身体微微侧过来,以肩膀低抵着盾牌,另一只手默默拔出横刀。
  
      敌人转瞬即至。
  
      冲天的厮杀声混合这杂乱的脚步,夹带着一股新鲜血液的味道,扑面而来。
  
      “轰!”
  
      朴氏军队狠狠的撞在刀盾兵的阵列上。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