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之蝶梦第八十三章 一夜花开,血落菩提 上,王者荣耀之蝶梦第83章 1夜花开,血落菩提 上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王者荣耀之蝶梦 > 第八十三章 一夜花开,血落菩提 上

  达摩坐了很久了,但其实也不久,短短的几十分钟,却像是由无数时光累积的漫长一般。
  他以为还可以继续坐下去的,但其实,已经没有继续的机会了。
  抬起头来,注视着天边的那一抹光亮,十分微弱的,比起周围深沉的黑暗来说显得可笑的一抹亮光。在这样的黑暗中,它却格外的显眼,与黑暗区分开来,泾渭分明。
  黎明。
  那是黎明,黎明的光亮,还会在接下去的十几分钟之内,继续扩散,驱散一些黑暗,再继续下去,它会最终占据天空,将黑暗尽皆祛除。
  达摩什么都知道,可他心中,此刻是低落的,内心像是一团黑暗,在拉扯着他的所有思想,向着最深沉的黑暗里面跌落。每一刻,每一个瞬息,他都感觉到了由内心至四肢五骸的冰冷。这在血气旺盛如一个大熔炉一样的他的身上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
  黎明之前,也是黑暗最深邃的时候。
  有多少人在这时刻眺望黎明,却最终等不到黎明到来的那一刻?
  达摩知道,他等不到了,他师傅也等不到了。
  他闭上眼之后看见的黑暗,睁开眼看见的黎明,那黎明当中,却再也没有师傅这个人的存在了。
  佛讲究断绝七情六欲。
  达摩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苦笑着,他灭不了,只能灭去头上的这一些烦恼丝。
  “小达摩,你内心中有了破绽,会死的。”老僧这时候开口了,声音无比的沙哑。
  他抬起头来,转过头去,眼睛中也出现了天边的光亮。在他深邃的眸子当中,这一抹光亮闪动着,并最终跌宕成为更加深沉的黑暗。
  露出了一个难看的微笑,老僧笑道:“万事万物总有终结的那一刻,老子的终结,早晚的事情,现在也只不过是提早了一点罢了。更何况你应该高兴才是,因为对于老子来说,终结不是结束,反而是另一种开始。而你,到时候老子会在天上保佑你的!”
  “但首先,现在你得保佑你自己。”
  “终结?”达摩摇头,他清楚这个道理,可清楚与接受,又是另一番难解的道理了。
  “是时候了。来吧,再犹豫的话,老子真的死不瞑目了。”老僧开口。
  “你该走了,小达摩。”
  “走?”达摩又摇头,他不会走的,即使是不得不走,他也不会选择走。
  不管是他这个人,还是他所选择的道路,都不会屈服,不会屈服于任何的困难,哪怕是命运。
  如果这也是命运的话,他会用拳头来击碎它的。
  “那你便杀了我。”老僧说道,这次竟是没有再用老子两个字了。在说到杀了我的时候,也没有半分情绪的波动,似乎死亡不过是一件小事。
  达摩低头,看着自己放在膝上的双手,他的两手抓握成拳头。
  可他的手,往日里面可以击碎山石的拳头,为什么此刻竟隐隐颤抖着?
  “心中有魔,你是战胜不了它的。走吧,小达摩。”老僧脸上的平和突然的消失,另外半张脸孔变得无比的狰狞,一点红眸更是亮了起来。
  “走?走什么走?你这样新鲜的血肉,怎么可以走?要和你敬爱的师傅我,彻底的融合为一体,成为我的食粮啊!哈哈哈哈。”
  邪恶的笑声笑到一半止住了,“额,你这个老秃驴,你会…”
  老僧的半张脸孔缓和下来,时不时的抽动着,不变的变幻表情,时而平和,时而狰狞。
  在他的体内,两股精神意志正在猛烈的交锋,交锋的结果完全表现在了脸上。虽然半张脸没有变化,还是受到老僧的意志在掌控着,可那是燃烧着的生命带来的短暂掌控。
  “走,快走,你这个小混蛋,留在这里准备欺师灭祖吗?”大吼着,老僧咬牙切齿。
  “我知道了。”达摩站起了身来,动作很慢,双手自然的轻轻拍去身上粗布裤子的灰尘。
  他不是个天才,一直以来,都只会按部就班的去做着很多的事情。包括修炼,也比西山庙历代的那些天才弟子要差得多,在这时候,需要他接班的时候,他也仅仅只是修炼到了金刚不坏的地步,离那世界一炉的境界还差着一大步。
  他从来都不聪明,所以往往付出的只有汗水,只能用汗水去弥补天赋上的差距。
  有时候,天赋还真的不是汗水可以弥补得了的。
  可达摩更明白,有些事情,你可以选择,却不必去选择。
  他不可以选择自己的出身,不能够选择生出自己又遗弃自己的父母,更加不能够选择自己的天赋。在这个时候,果断离开是最明智的选择,可他不用去选择,他选择留下来,只为了不去遗憾,不去后悔。
  不让自己后悔。
  心不悔,则无怯。
  他不是佛,也不想成为佛,更加普渡不了众生。他只想渡自己,以及师傅而已。即使这会失败,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他不是佛,又如何奈何得了他?
  深深的吸气,他的小腹猛然向下凹陷下去了一大块,血液在身体当中激流涌荡,奔流的声音此起彼伏,如江海一般汹涌。每一下心脏的跳动,轰然有力,如雷霆炸鸣,鼓声响彻。
  战斗!战斗!战斗!
  灵魂在狂热的吼叫着,发出愤怒的咆哮。
  达摩赤裸的上身,包括裸露出来的手臂等等部位,全部泛出金色的光芒。每一寸肌肤,都是如金属一样的质地,连一点的缝隙都没有,一个细小的毛孔都消失不见。
  双眼当中,涌现出了火焰,焰锋顺着眼睑向上不断的跳跃燃烧着。
  出现在火焰当中的世界,是一个清晰的世界,清晰到达摩可以轻而易举的看见空气中漂浮着的那些尘埃,以及土壤中的一个世界。唯独他看不出来老僧身上的弱点,也没有弱点。
  在他视野里面,老僧也是一个世界,一个坚不可摧,没有任何缝隙与弱点的世界。
  世界一炉,海枯石烂我不烂,西山庙武僧修行的最高境界。
  达摩却没有犹疑,右脚向下踩踏着,全身的力量积蓄在右脚上,在地面那由无数代武僧夯得无比严实的地面上踩出了一个凹陷出来。
  “不愧是老子的徒弟!”老僧爽朗的大笑起来,笑容还是那样的难看,笑声中却有无尽的开怀。
  “那就让老子来最后帮你一把!”
  “哗啦啦”,缠绕绑缚住老僧的锁链响动震颤起来。
  “老混蛋,你敢,我…”体内魔种的声音戛然而止。
  “老子有什么不敢的?天如果是女人,老子也敢日给别人看!天都敢日,老子什么都敢!”
  老僧大笑着,眼睛直视着面前举起的手掌,以及食指与中指两根对着眼睛的指头。
  手指毫不犹豫的向着眼睛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