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浮第517章 四煞追朗 新,羽化浮第517章 4煞追朗 新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羽化浮 > 第517章 四煞追朗 新

第517章 四煞追朗 新


      鬼玲珑听到教主独孤鸿下了命令,心中高兴的不得了,心说,
  
      “这下好了,到时候他们都出去了,教中空空荡荡,守卫也会松懈下来,这样裴松就可以轻松出教了。我这就去京城告诉裴政这个好消息,让他有个准备。”
  
      于是鬼玲珑便找个借口出了幽冥教,随后直奔京城而去。
  
      而京城司徒空家中却乱了套,管家王林发现杨天朗留在屋里的书信之后赶忙通知了司徒空,司徒空得知后大为惊讶,吩咐所有的下人在京城四处寻找。
  
      最后根据杨天朗这大半年来结交过的人和去过的场所找到了京城的裴府,那裴光与司徒空见过几面,得知杨天朗不知去向后也是有些惊讶,自语道,
  
      “杨兄弟前两天还给我二哥送药来着,怎么转眼就不见了?我没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啊!”
  
      “给裴二公子送药?不知裴二公子身在何处啊?”
  
      “哦,我二哥有点事出远门了,此刻不在府里。”
  
      裴光不想将裴政被人下蛊的事情说出来,说话有些敷衍。司徒空看着裴光的神情不对,追问道,
  
      “天朗不会是跟着二公子一块出去了吧?”
  
      “呃,这个,估计不会吧,虽然杨兄弟知道我二哥去哪了,但怎么可能跟着一块去呢,那地方可是凶险之地。”
  
      司徒空看着裴光的表情是愈加的怀疑,又说道,
  
      “三公子,天朗的行踪事关重大,请您一定跟我说出实情,他还只是个孩子,没有自保的能力,若是出了事情我无法向他的家人交待啊!”
  
      在司徒空的再三恳求下,裴光只得将裴政被人下蛊然后去西山部五仙教求解的事说了出来,并说道,
  
      “我只知道我二哥是去五仙教了,至于杨兄弟有没有跟着去我真的是毫不知情。”
  
      此时裴政那边的一个下人走了出来说道,
  
      “那天不到五更的时候我就送二爷出了门,二爷刚走一会儿,我正关门呢,只见一个人骑着马朝着二爷离去的方向就跑了过去。我还纳闷这天还没亮怎么会有这么多赶路的人呢,听你们一说我感觉这个人会不会就是你们所说的天朗啊?”
  
      司徒空向这位下人详细询问了马上这个人的身形,离开裴府后又向当天把守城门的军士仔细了解了一下,然后再问遍了京城的各个马场,终于确定了跟着裴政离开的这个人一定是杨天朗无疑。
  
      回到府中的司徒空思索道,
  
      “天朗定是那天听到我和仇士良的谈话了,估计是听仇士良说要将他除掉他才会出逃的,这该如何是好?”
  
      思来想去,司徒空将那管家王林叫了过来,吩咐道,
  
      “快拿上钥匙,带我去地牢,我有事要找那四人。”
  
      随着一阵开锁声音的响起,地牢里的四个人都坐了起来,那秦弘高兴道,
  
      “太好了,是不是杨天朗那个小子又被送下来了,这回又能有肉吃了!”
  
      待四人看清来的人是司徒空后,都把脸沉了下来。司徒空在牢房里转了一圈,看了看四人,问道,
  
      “你们四位有多长时间没出过这地牢了?”
  
      贺天佐冷冷地回道,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不用拐弯抹角的。”
  
      “呵呵,我有件事情想要让你们帮我办,不知你们愿意吗?”
  
      曹守诚在一旁接话说道,
  
      “司徒空,我们四人都已经混到这步田地了,就不要拿我们开心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吧。”
  
      “呵呵,你们不要这么悲观,我如果想杀你们派个下人过来就可以了,需要亲自过来吗?听我说,杨天朗前两天骑着马逃离了这里,直奔剑南道与吐蕃交界的五仙教而去,我要你们去那里将杨天朗带回来。”
  
      四人听到这个消息互相对视了一眼,那曹守诚问道,
  
      ”司徒空,你又在耍什么诡计?那京兆府中有的是侍卫,为何要派我四人去追?再说你放我四人出去难道不怕我们不再回来吗?“
  
      ”呵呵,问得好,第一,我不想让京兆府里的人知道我的私事,尤其是杨天朗的事。第二,我当然会担心你们四人不回来,所以“
  
      司徒空说着从怀中掏出四粒药丸扔在地上,说道,
  
      “我要你们吃下这四粒**,这颗毒药三个月后才会发作,而且除了我这里的独门解药无药可解。所以你们有足够的时间将杨天朗从那五仙教中带回,并且我只要活的,不要死的、残的。”
  
      “又是毒药?司徒空,我们四人已经吃了你给我们下的**,如今还要喂我们吃毒药?哼,早晚都是被你折磨死,不如现在就去死,老子才不去帮你找那小子呢!”
  
      “呵呵,好,你们几个考虑清楚,我给你们一天的时间,想通了就让下人通知我,想不通立刻就送你们去死!”
  
      司徒空转身刚要走,又被那曹守诚叫住,说道,
  
      “司徒空,我们若是将那小子捉回来有什么好处啊?若是还把我拷在这大牢里度过余生,那我宁愿去死!”
  
      司徒空思索着转过身来,说道,
  
      “好,只要你们能将杨天朗平安地带回来,我答应还你们四人,不过要废掉你四人的武功,给你们足够的银两回老家去安度余生,你们看如何?”
  
      四眼瞪小眼地又是互相瞅了一阵,卢翰又问道,
  
      “那你要是说话不算话怎么办?”
  
      “我司徒空说过的话什么时候有过戏言?,你们仔细想想,有吗?”
  
      那曹守诚当即捡起地上的药丸吞进了肚子,说道,
  
      “我信你,我去捉杨天朗!”
  
      “老曹,你真吃了?你就不怕他耍你吗?”
  
      “秦弘,我们现在还有别的路可走吗?就算真的要死,死在外面也比死在这里要好!”
  
      听完曹守诚的话,贺天佐默不作声地捡起地上的药丸也吃了。卢翰和秦弘二人见状也没了主意,先后捡起地上的药丸也吞进了肚子。
  
      “呵呵,好,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们四人虽然是恶贯满盈,但确实是条汉子。你们四人先在此等候半天,我去派人准备银两马匹,还有你们四人的兵刃,今天傍晚送你们启程!”
  
      司徒空吩咐王林去准备这些必需的物品,然后对一旁的下人耳语道,
  
      “你在此处好好地盯着他们,如果发现我走后有人将药丸呕吐出来立即通知我。一个时辰之后若是他们四人的眉心全部发青,那就是毒药起作用了,到那时你就不用再看着他们了!”
  
      “好的,大人,我明白了!”
  
      晌午时分,司徒空派人给四人送来了好酒好肉,让四人饱餐一顿,随后又给四人沐浴并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临近傍晚之时,将四人从地牢里放了出来。
  
      四人看着许久未曾踏足的地面和周围的事物,心中皆是感慨万分,司徒空言道,
  
      “好了,四位,时间紧迫,马匹我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你们四人平时使用的障刀我都挂在马鞍上。每匹马的褡裢里都放有二百两银子供你们日常使费,还有地图和其他常备物品。希望你们快去快回,记住,三个月的时间,越到后期,毒药的毒性便会越重,你们会有感觉的,好了,快走吧!”
  
      四人也不再罗嗦,分别跳上了马匹,快马加鞭地向南跑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