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章 曹仁之墓,刺魂第2章 曹仁之墓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章 曹仁之墓

  七日后,有人敲开了我的门。\r
  我以为是有新生意上门,结果门一开,发现是一张熟人脸,便就失望地沉下了脸:“是你啊!”\r
  是那个范月兰。\r
  不过,她上门也有可能是送钱来,于是我揶揄地问:“怎么?这才一周,你就要和你丈夫分了?20万准备好了吗?”\r
  范月兰笑着说:“顾老板你在开什么玩笑呀?我怎么可能和我老公分了呢?我这次来,是特地来感谢你的!”\r
  我这才注意到她身穿一身红喜服,手里提着一个送礼的水果篮子,脸色白里透红还有光泽,明摆着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样子,连我出言不逊都没计较呢,看来不是一般的高兴。\r
  然而,印堂有点黑。\r
  我皱起了眉,根据老司机多年经验,这不是一个好兆头呀!\r
  我压低声,问:“范小姐,你见到你丈夫了?”\r
  “嗯。”\r
  “做了?”\r
  她脸一红,羞涩地装傻:“老板你在说什么呢?”\r
  我嘴角一抽,索性挑明:“就是……夫妻那点事。”\r
  她扑哧一笑,低下头,脸红到了脖子根。\r
  看她这样子,我大概知道是答案了。\r
  唉!\r
  “范小姐,礼物我就不收了,你带回去吧。我这人有规矩,收了钱就办事,绝不多收其他东西,免得日后算不清账。”我苦笑着说,“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件事,鬼和人不一样,难伺候得很,而且你们行房肯定是他吸取你的阳气,阳气吸完了就是吸阳寿,到最后就是你死于非命!”\r
  范月兰脸色一变,但是很快就笑着说:“老板你在吓我?”\r
  我微微一笑:“我从不开玩笑。”\r
  “阿仁不可能会害我的。”\r
  我说:“不管他是否存有害人之心,但做那种事就是不可避免地造成阴盛阳衰。如果你丈夫真的爱你,应该会收敛手脚,舍不得伤你精元。”\r
  她脸色有点难看,尴尬了一阵后,仍然是保持微笑对我说道:“不说这个了,今天我来,除了感谢老板之外,还想请老板帮我再做一件事。”\r
  我一挑眉:“钱?”\r
  她立马从手提包里掏出一扎钱,看上去有二三万多,她苦着脸说:“我能筹到的就这么多了!不过,您不是不挑价钱的吗?”\r
  “嗯。你想要我做什么?”\r
  她露出欣喜的笑:“你能不能帮我把纹身换个位置?”\r
  “不能。”\r
  她的笑容立即耷拉下来:“你不是说只要有钱就能办任何事的吗?”\r
  说完,她把钱往我面前送,我不伸手,只是摇着头退后:“不行的,范小姐。我只会纹身和送魂两件事,其他的事请恕我无能为力。再说了,魂引是用骨灰制作成的,您丈夫的骨灰已经用完了,没有第二份了。”\r
  “难道你就不能先送魂走,然后再重新纹过身,再把鬼魂请回来吗?”\r
  我笑了:“这是一个好办法,但是你知道怎么送魂吗?”\r
  “?”\r
  “那得把你纹身的那块皮肉剜下!”\r
  她的脸色一下子刷地变白了!\r
  我的话看来对女孩来说太残酷了,可是这能怪谁呢?纹魂本来就不是一件小事,我早就劝她看在自己的年龄上三思而后行了,但她觉得自己可以为爱不顾一切,怎么劝都不听。\r
  “你为什么忽然想要把纹身换个位置呢?如果有烦恼,说出来,我们商量一下,或许有比剜肉更好的办法。”我柔声说道。\r
  范月兰听到我的好话,表情也就缓和了下来,但是她眼圈泛红,埋怨地瞪着我,幽幽道:“还不是怪你?为什么要把纹身纹在我的背后呢?”\r
  “是你说的‘随便’。”\r
  “那就不能纹在其他地方?!”\r
  我虚伪地笑笑说:“我是男的,你是女的,纹在其他地方,我怕是冒犯了你;纹在背上,这样彼此都不尴尬。”\r
  她急了:“可你知道你这样做害苦了我和阿仁吗?你把他纹在我的背上,虽然他和我在一起了,可是我永远都不能回过头去看他一眼!这和阴阳相隔又有什么区别?我还是一样看不到他!他也看不到我!而且你纹的是什么鬼东西!”\r
  她愤怒地脱掉上衣,我连忙避开视线,不管怎么说,男女都有别嘛!\r
  尤其,人家老公还在呢!\r
  “你看你给我纹的是什么鬼东西!”范月兰愤怒地叫着。\r
  “噗……”我努力地忍住笑,咳!我是一个正经的生意人,怎么会笑呢?\r
  但我不用看,我也知道我给她纹的是什么。\r
  ——曹仁之墓。\r
  我没有纹上任何图案,只是纹上了四个汉字,咋一眼看上去,黑色刺青、雪白的背——俨然就是一座墓碑。\r
  我把这个女人的背,变成了墓碑。\r
  把她的人,变成了墓。这大概就是她要换个纹身位置的原因了。\r
  我抓抓头发,有点心虚:“可是他还是和你在一起的,你不是还能听到他的声音、和他做爱做的事情吗?”\r
  “我、要、看、到、他!”范月兰愤怒地叫道!\r
  我努力捧着微笑:“小姐,你和你丈夫已经阴阳相隔了,如今还能通过纹身而继续相守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了,又何必有太多的要求呢?”\r
  “我要见到他!你根本就没有达成我的要求,我那十万块是白花了吗?如果能够给你差评的话,我一定给你五星差评!如果你今天不帮我解决这个问题,我就一直待在你店里!直到你答应为止!”范月兰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看那架势,真的是要赖在我的纹身店里不走了。\r
  我眨眨眼。\r
  说实话,我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了,面对如此无理无赖的客人,我的方法一般是……\r
  弄晕她。\r
  我把范月兰弄晕后,作为一个绅士,我还是很负责任地把她的身体摆好放在沙发上,并为她盖上小毛毯。然后迅速地回房间里收拾行李,在准备出家门前,我摸了一下养在店里面的狗,这狗并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只不过是乡下最常见的土狗,不过很通人性,是我养过的最听话的狗。\r
  “旺财,我又要出去十天半个月了,狗粮都放在老地方,你饿了就自己去找来吃。我不在的时候,你一定要看好店哟!”我对狗说。\r
  “汪!”狗答应了。\r
  “回来给你弄‘肉’吃。”我说。\r
  “汪!”\r
  我给范月兰留了一张纸条,告诉她,如果想要见到背后的丈夫,可以使用镜子去看,但后果自负。\r
  至于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那就不是我关心的了。\r
  我提着行李箱,把店的门窗锁好,这就风风火火地投奔我的发小去了。\r
  我这发小呀,名字叫左正,是个普通人,也是个老好人,每次顾客要到我店里闹事,我都会收拾好行李躲到他家里去住个十天半个月的,等到顾客不再去我店里找我麻烦了,我这才会滚回我的狗窝去。\r
  最重要的是,他是个无神论者,不相信这世上有妖魔鬼怪的存在,更不知道我能把人的灵魂纹到其他人的身上。\r
  当开门见到我的时候,左正同学嘴角一抽,整张脸都黑了:“卧槽,吴深,你又做什么缺德事了?”\r
  我纯良无比地微笑着说:“像我这样的好人,只会做好事,怎么会做缺德事呢?”\r
  左正一声冷哼:“少扯淡!你每次来我这都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你肯定又整了你的顾客对不对?我说吴深你这人就不能有点职业道德,给人好好地纹身呀?我记得你上次躲我这里来的时候,是在人家的脸上纹了个王八吧!?”\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