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章 过火,刺魂第3章 过火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章 过火

  我噗噗地憋着嘴笑了。\r
  “还笑?”左正瞪了我一眼,打开门放我进去,狠狠地说道:“下一次你再纹王八,我绝对不给你开门!”\r
  我提着行李走进去,笑着说:“你每次都这么说。”\r
  “但真的绝不会再有下次!”他咬着牙说,但,这句话他也是每次都这么说的。\r
  我是个孤儿,左正也是。我们曾经在同一个孤儿院里,只不过在九岁那年,我被我师父领走了,他领养我的原因很简单,就八个字:八字奇特,骨骼惊奇,适合做他徒弟。\r
  从那以后我就断了和孤儿院的联系,直到二十岁出来自立门户,这才遇上长大后的左正,而这时候左正已经成为一个为人民服务的警察。我俩也没想过还会有再见面的一天,他念着孤儿院的旧情,一直把我当亲弟弟一样来照顾,而我——当然是把他当做冤大头来宰了!\r
  你想想看啊,我不是给人的脸上纹乌龟,就是在人的背后纹墓碑,像我这么恶搞的,迟早有一天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如果未来有一天仇家找上门,有个警察帮忙镇场子,谁还敢动我?\r
  但老好人左正根本不知道我把他当冤大头,每次都收留我,还把他存了一柜子的方便面拿出来请我吃。\r
  比如现在,烧水泡面一条龙都给我服务好了。\r
  “说吧,你这回又干什么坏事了?”左正一边吃着方便面一边问。\r
  我也一边吃着方便面一边说:“没什么,只是在一个女人的背后纹了四个字——曹仁之墓。”\r
  “噗!”左正立马喷了我一头泡面!\r
  我:“……”\r
  下一秒,左正就跨越桌子,扑过来掐住我脖子,气愤地吼道:“吴深你个小王八羔子!我以为你在别人脸上纹个乌龟已经是顶级恶作剧了!但没想到你还有更过火的!你竟然在一个女人的背后纹了一个墓碑?!你让她以后怎么嫁人啊?脱了衣服还有哪个男人敢要??你、你给我去跟人家道歉去!”\r
  “什么?”我一愣,出了那么多事,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左正要求我去道歉!\r
  而且我为什么要道歉呀?这是生意,明码交易的,凭什么我要道歉?\r
  所以我坚定地说:“我不!”\r
  左正立马掏出一把枪顶在我脑门上。\r
  “好哒~,明天一定去道歉!”我立马改口,左正这个警察很黄很暴力,我怕!\r
  左正一声冷笑,大拇指滑动了保险……\r
  擦!\r
  一道明亮的火焰从枪口喷出来了。\r
  卧槽,打火机!\r
  我的脸刷的就黑下去了。\r
  “你自己说的,一定要记得兑现呀!”左正放下打火机,对我说。\r
  我:“……”\r
  *\r
  纹身第九天,晚上八点整,左正那丧心病狂的家伙下了班就立马拎着我去范月兰家。赔礼道歉的水果篮子都替我准备好了,这让我觉得他不像我哥,而像我亲妈!\r
  我们敲了好半天的门都没人来开,左正纳闷地看了我一眼:“难道没人?”\r
  我立马说:“那就回去吧!”\r
  然而就在我拉着左正准备离开的时候,门咔擦一声打开了,一个甜美娇柔又带着欣喜的声音传了出来:“吴老板?”\r
  范月兰?\r
  我惊诧地转身,看见范月兰站在门里,她家里没开灯,背景是一片阴暗,而她披散着头发,穿着红色性感吊带裙站在门里显得格外醒目。她眼里含有桃花和水光,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扬,那突如其来的风情刹那间撞得我心神一荡,差点把持不住!\r
  她这样子,难道……?\r
  事后!\r
  绝对是事后!\r
  老司机的我,顿时明白为什么敲半天门都没人来开了,咳咳!\r
  没想到左正这老处男竟然也秒懂了我们来的不是时候,老脸一红,低下头避开这性感尤物,尴尬地咳了咳:“那个……范小姐,我叫左正,是吴深的朋友。前几天吴深做了一件很对不起你的事情,今天我们来就是想和你赔礼道歉的。如果您真的很介意,我可以让吴深把你花的钱全部都还给你。”\r
  “What?!”我脸色一变,立马叫了出来:“要钱没有,要命一条!”\r
  “你个王八羔子!”左正立马一巴掌扇了过来,气呼呼地瞪着我说:“做错了事你还想着钱?我要是你,我就没脸拿那个钱!全都还给人家!还有,你想办法帮人洗去那个纹身!要是人家身上留下一块指头大小的疤,我就让你知道花为什么那样红!”\r
  我咧嘴,正想纠正他几个常识错误,范月兰就开了口:“你们别吵了,吴老板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我怎么会怪他呢?吴老板的纹身手艺那么好,他做的纹身我很喜欢,所以也就不用洗了。”\r
  “哈?”左正傻逼了。\r
  范月兰看向我,笑着说:“昨天我失礼了,希望吴老板你不要介意。”\r
  “咦咦咦!!”左正更傻逼了!\r
  我摇头,说不介意。但是我一直盯着她的印堂,和她红润含春的脸色相比,她的印堂有些暗,至少比昨天我见到她的时候还暗了些,这让我感到担忧。\r
  “昨天真的对不起了,我真不懂事,脾气一上来就只知道胡闹,错怪吴老板你是个黑心商人。直到我看到你给我留的纸条,我才知道你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冷酷无情。现在我照着你纸条上的话去做,果然实现了我的愿望,现在的我——很幸福。”范月兰笑着说,她的笑容如她的话一样,幸福感满满的。只不过,\r
  印堂就是暗的。\r
  我挑挑眉,有种不祥的预感。\r
  “我能……进你家去坐坐吗?”我问。\r
  没想到范月兰却挪了挪身,挡住了屋子,她笑着说:“不行,我不太方便。”\r
  “……”我立刻明白:\r
  屋里没开灯,是因为“他”不喜欢光。\r
  现在不允许男人进屋,怕也是“他”的意思。\r
  我叹了一口气,对范月兰说:“有事你打我电话吧。”\r
  范月兰:“?”\r
  我不想解释太多,拉着跟个傻逼似的左正离开了。\r
  走到大街上的时候,我看着街上的路灯,忽然忍不住说道:“正,你说对了,像我这么玩的,迟早有一天会玩出火来。”\r
  左正那傻逼终于回过神来,嘴角一抽,说:“你脑门被车撞了吧?好端端的说这话干啥咧?你这不是迟早有一天会玩过火!你是每次都过了!!你告诉我你哪一次做得不过分的?不过话说回来,刚才那女的是脑子有病吧?被人纹了个墓碑在身上,她竟然还夸你手艺好,还谢谢你?!是我听错了,还是你骗了我,你根本就没在人家身上纹个墓碑?”\r
  “你没听错,我也没骗你。”我叹了一口气,苦恼地说,“我从来都知道我在做什么,但却是第一次感觉我做错了。”\r
  左正摸摸我的额头,关心地问:“兄弟,你没发烧吧?”\r
  我摇摇头,甩开他的手,凝视着他的双眼,苦涩地问:“正,我在这世上无亲无故的,就只有你一个朋友。如果有一天我死于非命,你会为我收尸吗?”\r
  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这一次可能是我轻率了。\r
  “我有我的规矩,图案由我挑。”——不,其实纹身的图案不是由我来挑的,是由鬼来挑的。\r
  位置不是我选的,是鬼选的。\r
  他们来到我店里时,我以为他们是相爱的,所以才会那么草率纹了块碑。\r
  可如今看来,我好像被鬼骗了。\r
  那曹仁,现在给我的感觉更像是——怨灵!\r
  那图案、那位置由一个怨灵选出来,就不像是无意之举了!我想到这,真是吓得后背、手心都是冷汗!\r
  师父过世前,和我说过:做我们这行终究是有损阴德的,所以命总悬于一线,倘若失手,则万劫不复!\r
  至于我师父是怎么过世的,呵呵,那还用说吗?\r
  如今我看走眼了,草率了,怕是要历劫了。我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只不过我没想过会来得这么快,我这才自立门户没几年,还没浪够青春啊,现在就要把命交代了??\r
  pia~\r
  忽然一记响亮的耳光,把我从悲春伤秋中唤回到残酷的现实!\r
  残酷的现实就是左正那逗比的嘴脸:“年纪轻轻的你瞎说什么呢?我不准你再说这种胡话!知道不?!”\r
  我:“……”\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