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6章 隔壁的故事 1,刺魂第6章 隔壁的故事 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6章 隔壁的故事 1

  “当时我们人多,我就没有那么害怕。可是散了以后,各回各家,我和她家住得那么近,搞得我每次看到她都觉得她不像是一个人,而像是两个人一起走一样……”大妈越说,越被自己的鬼故事给吓坏了。\r
  我环抱双臂,也陷入了思索之中。\r
  曹仁,他到底想做什么呢?\r
  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如果是正常死亡的话,为何后来我在范月兰里见到她,总觉得在她的身上有怨气缠绕?正常死亡的人是不会有怨的。\r
  我以为“他”爱她,可是“他”却要求在爱人的背后纹上“曹仁之墓”,将爱人的背变作一道墓碑,这是“爱”的体现??\r
  其实当时“他”和我提要求的时候,我也觉得在活人的背后纹上墓碑很是不祥。\r
  第一,字不祥。\r
  第二,背后不祥。\r
  即使没有纹身,一般小鬼缠人的时候,都喜欢凭依在活人的背上,一来是方便,二来是不用和人面对面,被活人鼻子里呼出的阳气所冲,也不会被活人身上三把火灼伤。\r
  可我这是纹身啊!\r
  我将亡魂纹到活人身上,通过刺魂的术法令亡魂和人达成友好相处,亡魂通过纹身能够借助人的阳气去抵御太阳的强光,这样就能行走在白天的世界里了。\r
  有我的纹身,为何曹仁还要选择后背?难道“他”不知道把自己纹在范月兰的后背上,“他”就再也没有机会看到她了吗?除非,“他”不想再见到她。\r
  字不祥,我至今想不明白,曹仁为什么要让范月兰背着自己的墓碑?\r
  一个人背着另一个人的墓碑,更像是——忏悔?赎罪?\r
  “他”要她忏悔?要她为自己赎罪?\r
  范月兰做错了什么?\r
  除此之外,范月兰第二次找我时候,我有正儿八经地警告过他们,不要再行房事了。范月兰一看就是不经哄的傻女人,男人叫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所以她被哄着继续做那档子事,我一点都不意外。可我想不透的是:\r
  当初当着我的面,口口声声说“他”爱她的曹仁,怎么还能狠心继续做下去?他不知道后果吗?除非他是故意继续做下去的!\r
  这一切的信息都在指向一个答案:曹仁在报复范月兰!\r
  可……\r
  可报复就报复得明显一点,为什么连自己的亲妹妹都要害?“他”既然怨恨着范月兰,但又为什么要为范月兰出头,而且整的对象还是自己的亲妹妹?\r
  这一切太不合常理,曹仁的行为,让我参不透了。\r
  “喂!你在想什么呢?”大妈拍了我一下,把我的思索中断了。\r
  我淡淡地说:“没什么,我刚刚在想,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鬼?”\r
  大妈压低了声音,煞有其事地说道:“我觉得有!”\r
  这时候,她背后钻出一个声音:“妈,你就别再乱说话了!这世上没有鬼!你就不要再和别人东说西说了,行不行?隔壁那一家就是被你胡说八道说走的!”\r
  大妈脸色一变,没好气地回过头冲那人说:“不是我说走的,是她自己本来就要走的!她把房子卖了,卖了之后怎么能继续住下去呢?”\r
  “可后来也没有人搬进去住呀,她真的卖房了吗?”\r
  “卖了!不是没人搬进去住,而是有人搬进去住了没几天就被吓跑了!”\r
  我一听,就觉得有问题:“被吓跑了是怎么一回事?”\r
  “就是……”大妈刚要开口,她儿子就不耐烦地说道:“妈,你就别再乱说了!”\r
  她儿子是真的不耐烦,走出来就要把门给关了,想要强行打断我和他母亲的谈话,可我是真的很想知道范月兰最近身上发生的故事,所以赶紧撑住了门。\r
  年轻人眉头一皱,表现得很不悦。\r
  我从钱包里拿出一沓大钞,大约有二三千元吧,这对母子的表情变了。\r
  “我是一位小说家,喜欢搜集生活中的素材来编写成小说。阿姨,你的故事很精彩,我想跟你买下来,所以你能继续和我说说后面更多的故事吗?”我忽悠道。\r
  “可以可以!”大妈抢在儿子赶人之前,先接过了钱,她推开儿子,打开门,笑呵呵地说:“进来坐,进来坐!故事还长着呢,一时半会儿,站在门口说不完!”\r
  她儿子面色有点挂不住,但是没说什么,也许觉得自己的妈随便说说就能赚一笔钱并不算什么坏事,于是就忍了下来,放我进去了。\r
  进门后,果然是比站在门外听故事舒服多了,有沙发坐,有空调吹,还有暖茶照应着。\r
  大妈坐下来,继续和我讲隔壁的故事——\r
  (以下,是以大妈为视角的故事)\r
  大妈姓王,我叫她王阿姨。\r
  王阿姨自从看到范月兰背对着人站在楼梯口后,就一直心神不宁,每每看到范月兰,都觉得她不像是一个人在走,而像是两个人。\r
  有一次,她看见范月兰出门倒垃圾,月光照在范月兰的身上,恍惚间,她看到地上多出了一道影子。那道影子和范月兰后背贴后背,那影子比范月兰本人大一点,像是个男人的影子,王阿姨想再多看几眼的时候,那影子就消失了。\r
  这可把王阿姨吓得不轻。\r
  也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祟的缘故,王阿姨平日里听墙角只听到范月兰一个人的声音,渐渐的,她似乎还能听出男人的声音!\r
  听多了,她越发觉得那声音像是死去的曹仁。\r
  王阿姨把这件事告诉自己的家人,她丈夫是有点相信她的话的,但是儿子作为21世纪的祖国新花朵,说什么都不信这个世上有鬼神的存在,每次听到王阿姨说起隔壁的事,脸色都变得非常难看,并且会粗暴地打断她的话,让她别再提起隔壁的事了!\r
  但王阿姨看到人还是忍不住说上一两句的,毕竟,八卦是某些上了年纪的妇女的爱好嘛。\r
  你说她怕吗?\r
  怕是有的,但是事后和人聊起来的时候,却比任何人都起劲。\r
  越聊越起劲,说得多了,就会没话题,于是王阿姨就比其他人更密切地关注范月兰的一举一动,只要范月兰有一点那么不同寻常的表现,她就会马上添油加醋地去和街坊邻居们闲嗑去!\r
  她发现,范月兰的装扮越来越好看了,像是一个热恋中的女人,只要出门就一定要好好打扮自己。偶尔在阳台上晒收衣服撞见面的时候,王阿姨发现范月兰在家里也一样的注重打扮!\r
  除此之外,最奇怪的是,范月兰变得特别喜欢镜子,时不时地拿出镜子来照,最过分是连走路都一直拿着镜子看,除非是路上遇到什么人了,她才会很慌张地把镜子收起来!\r
  一直偷偷观察范月兰的王阿姨知道范月兰这个举动,所以故意避开和范月兰撞面,而是偷偷地观察她。\r
  她发现范月兰对着镜子的时候,笑得比平常任何一个时刻都还要开心!\r
  范月兰还对着镜子说话,那聊天的样子不像是在和自己的影子说话,而更像是和对象在聊天,聊着聊着还会红了脸庞!\r
  有一次,王阿姨悄悄地走近了听,听见:\r
  “阿仁,东西已经收拾好了,搬家公司也找了。今天我们就去别的地方住了,你会不会嫌弃我找的新家很简陋?我,好舍不得我们的家呀!”\r
  阿仁?!\r
  她吓了一跳,那不是范月兰死去的丈夫吗?\r
  而这时候,范月兰从镜子里面发现了她的靠近,猛地拉下镜子,转过头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看什么看?!”\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