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9章 失落的手指头,刺魂第9章 失落的手指头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9章 失落的手指头

  “切!”留给我的,是年轻人的不以为然,小王已经推开落地窗,走进屋内。\r
  这也就是我担心的地方。\r
  不信邪的人阳火一般都比较旺,所以很难撞邪,哪怕和阴邪之物擦肩而过也不会有太大的感觉,他看不见,自然也就不会害怕了。\r
  可正也因为不会害怕,所以不一定会把我的话太放在心上,就怕他会有所疏漏。\r
  幸好,我让他手机和我连着视频,从视频看得出来,小王确实有些马大哈,幸好他疏漏的地方被我给抓住了,在通话里严肃地提醒他必须把符贴到窗上去!\r
  看在钱的份上,小王做得毫无怨言,但……\r
  “厨房那个抽油烟机的通风口也给我贴上去!”我在手机这端指挥。\r
  小王:“卧槽,你不是说只贴门窗吗?怎么通风口也要贴?”\r
  我说:“反正符那么多,你省着用干嘛?”\r
  “……”他无奈地爬上去封住了通风口。\r
  “所有水管都贴一张。”\r
  “……”他任劳任怨。\r
  “厕所里也有通风口,封掉。”\r
  看在钱的份上,他照做。\r
  “马桶……”\r
  “卧槽!马桶也要封?”小王整个人都不好了!\r
  我笑呵呵地说道:“百密不能有一疏总是好的。”\r
  小王不悦地蹲下来,在马桶池边贴上了符。\r
  贴到这程度,他的不悦已经积攒到一定程度了,一边贴就一边抱怨说道:“说好的只贴门窗,怎么连水管马桶都要贴啊!我还以为你是叫我过来拍点鬼东西回去好写小说的,没想到我从进这屋子到现在,就是一直贴符、一直贴符!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拍到呢!”\r
  我好声好气地安抚他:“贴完再拍也不迟呀。这毕竟是个鬼屋,咱们多贴点符,做好安全措施之后,咱们拍什么都行,你说是不是?”\r
  小王哼了一声,轻蔑地笑了:“怕鬼还写什么灵异小说呀?照我看呀,你贴了那么多符,就算这屋里真的有鬼,他也不敢出来了。他不出来,你就看不到真正的鬼,你看不到真正的鬼,又怎么可能写得出好故事呢?”\r
  我笑了笑:“开篇一张图,后面全靠编。”\r
  “切!”\r
  约莫忙了半个小时,小王终于把所有的出入口都贴上了符,并且,还细细地检查了一遍,我确认没有任何疏漏了。\r
  “大作家,符贴好了,你也检查过一遍了。现在呢?你打算先从什么地方考察开始?你觉得,那个地方更容易撞鬼?”小王在那端调皮地转着各种角度来问我想要参观哪里:“厕所?主卧?侧卧?厨房?还是……”他对准正门,调皮地问:“还是要我从这儿开门走回去?”\r
  我说:“主卧,你脱光衣服到床上躺下。”\r
  “脱光衣服!!”小王瞪大了眼睛,心慌慌地捂住自己的胸,“大作家,你该、该不会是有什么癖好吧?喂,我妈还在看着呢!你、你不要做得太过分!”\r
  是的,王阿姨因为太担心儿子了,所以在小王爬过去之后,就一直和我盯着手机看,但是我怕她麻烦,就把她弄晕了,抱回客厅里放着,自己又到阳台上来监听隔壁的动静了。\r
  但我弄晕王阿姨的事不能和小王说。\r
  所以我不动声色地和小王说:“阿姨不在。”\r
  “我妈去哪儿了?”\r
  “房间里。”\r
  小王从视频中看不到自己亲妈在身边,也就放松了下来。\r
  我看他放松了,才说:“只是要你躺一下,做完这最后一件事,你就可以回来了。”\r
  “这是最后一件事?”小王吃惊地问。\r
  “嗯。”我点头。\r
  小王皱着眉问:“一般来说这‘最后一件事’都意义非凡,你为什么要我脱光衣服睡在人家床上呀?”\r
  我耐心地解释道:“不是要‘睡’,是要你‘躺’一下,五分钟就行了。”\r
  “你为什么要我这么做呀?你、你该不会是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打算吧?你、你可别以为一万块就能让我卖身呀!”虽然小王这么说着,但是他的身体却很诚实地朝主卧移去。\r
  所以我就不用解释了:“你躺五分钟之后就知道为什么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留下什么不雅照片和视频的。”\r
  “真的?”\r
  “我那样做有什么意义?”话音刚落,我就看到在小王身后似乎有什么东西闪过。\r
  小王也有所感应,回过头看了一眼。\r
  那地方是厨房。\r
  “有什么东西吗?”小王谨慎地问,并且已经转过身,似乎是打算去厨房一探究竟了。\r
  我抬头看了一眼隔壁阳台上的铃铛,微风拂过,纤细的绳子带着铃铛晃了一晃,却依然没有任何动响。\r
  “不用去厨房看了,没必要。”我说。\r
  小王却有点不满:“喂喂喂!大作家,别这样嘛!我到这儿来是做什么的?不就是为了给你寻找素材和灵感吗?现在好不容易疑是有‘鬼’的东西出现了,你不过去看看,你这小说还用写吗?”\r
  “不用了,‘它’不是我要找的。”\r
  小王的脸色变了一下,然后噗嗤一笑,指着手机说:“真不愧是写灵异小说的大作家,你刚才那句话真的把我给吓到了!”\r
  我谦虚地笑了笑。\r
  小王听从我的话,继续朝卧室走去。\r
  剁剁剁!\r
  小王僵住了身体,停止了脚步!\r
  “什、什么声音!”他惊恐地问,并想转头回去看。\r
  “别回头。”我制止住了他,柔声道,“相信我,你后面什么都没有。”\r
  “可那声音……”\r
  “也许是其他屋子的人在切菜呢?毕竟你们这大楼的隔音效果真的很差。”我诚恳地说道。\r
  “哦。”他继续朝卧室走去,但是看得出来他已经起了疑心,脚步变得沉重了许多,虽然是在走,却是在刻意放慢脚步,似乎是很想回过头看一眼厨房里有什么。\r
  厨房里,什么都没有。\r
  只不过有一把菜刀在剁砧板上的半截手指头。\r
  但剁了半天,也没见剁刀手指头上,我估计它是在剁指甲——无聊的把戏。\r
  虽然无聊,但是伴随着小王越发的接近主卧,那菜刀剁砧板的频率就越高、更急促!\r
  “这真的是别人在切菜吗?为什么我听起来觉得太清晰了,好像……好像就是在我背后发出来的?”小王问,听起来,有点怯了。\r
  国人总吐槽国产恐怖片全靠音效撑着,现在看来,音效比鬼还更令人容易产生恐惧。\r
  我笑了笑,安抚道:“你背后什么都没有。”\r
  “真……真的?”\r
  “如果真的有鬼,你看我还能这么平静地和你说话吗?”我微笑着说。\r
  “说的也是。”他放松了。\r
  与此同时,他也走到了主卧门前。\r
  但我想他应该还是有点害怕的,不然他早就回头看一眼了。\r
  他深呼吸一口气,伸手去拧门把,而就在他的手放到门把上的那一刹那——\r
  “哐当!”\r
  砧板上的菜刀倒下去了!\r
  又想搞事?\r
  我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r
  “怎、怎么了!”小王紧张地问!\r
  我看了一眼视频,看到那半截手指头放弃了菜刀,朝小王飞来,就快到了。\r
  我估算了一下时间,觉得时间还够,于是就和小王说:“没什么,把你的手抬起来。”\r
  他抬起了手:“干什么?”\r
  “可不可以把你的手掌摊平。”\r
  他把手指都伸直了。\r
  “我数一二三,你就180度转身去看看你身后有什么。”\r
  “好。”\r
  “三!”\r
  “卧槽!你这也算是数一二三?”他生气地叫着,但还是180度转身,当他手掌“啪”的一下,拍到什么东西的时候,他凝滞了,世界忽然变得格外安静……\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