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0章 变态作家,刺魂第10章 变态作家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0章 变态作家

  小王:“……”\r
  我故意问:“你身后有什么东西吗?”\r
  “什么都没有。”他无语极了。\r
  我笑了一下,说:“是的,我就说了,你身后什么都没有。快进卧房去吧,把这最后一件事做完,取材就结束了。”\r
  “嗯。”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小王变得比之前更冷静了。他进主卧后,把手机放在床上,一边脱衣服就一边问:“大作家,我问你,刚刚真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吗?”\r
  “嗯。”\r
  “那你刚才叫我抬手转身是什么意思?该不会是我身后站着一个鬼,我回头就正好抽了ta一巴掌吧?我刚刚真的好像打到了什么东西。”\r
  我看小王说这话的语态很平静,就坦白了:“是啊。”\r
  小王好奇地问:“那是什么样的鬼呀?男的还是女的?”\r
  “你还记得你的前邻居在这房子里丢过半截手指头吗?它被主人遗弃在这个房间的垃圾桶里,未得安息,故而化作为灵。当察觉到有生人气息,它便从垃圾桶里复苏,你听到的切菜声正是它还连在主人身体上的最后一份记忆。它如鬼魂一般,重复上演着自己生前的最后一份记忆,但实际上它只是灵,拥有的力量并不强大,不足以为惧。”\r
  小王听后,无限感慨:“真不愧是写小说的呀,一张口就能马上改编我妈刚讲过的故事,一根手指头还能成灵作祟?呵呵,那我每个月都去理发店剪头发呢!那我那些被剪掉的头发是不是要成灵作祟呀?”\r
  我扑哧一笑:“那倒不会。”\r
  小王问:“大作家,那手指头搞出那些声音,是想干嘛呀?”\r
  我说:“手指头是因邪灵作祟而被切下来的,所以它很害怕那个伤害过它主人的邪灵。它之所以弄出这些动静来,是想阻止你进卧室,也许,它有预感到你进入卧室里将会遇上什么可怕的事情……”\r
  小王打了一声冷颤!\r
  我哈哈笑了起来:“我的故事编得怎么样?”\r
  小王翻了一个白眼,说:“厉害!你都快把我这个本来不相信鬼的人给吓得有点怕了,看来你写的书肯定更厉害,不红没道理!”\r
  “谢谢。”\r
  这时,他已经脱好衣服了,就剩下一条内裤,询问我的意见:“脱到这程度就行了吧?大作家,给我留点底线,我不是卖的。”\r
  我点头:“行。”\r
  他躺下来,举着自拍杆问:“现在还要我做什么?”\r
  “把被子盖上。”\r
  他把被子扯过来盖好,表情变得自然许多。他笑着对我说:“我还以为大作家要偷窥我的八块腹肌呢!没想到我刚脱光,你就让我盖上被子了,怎么,你是嫌弃我的身材不好吗?”\r
  “在被窝里面滚几圈。”\r
  “啊?”\r
  我点点头,表示我没开玩笑。\r
  小王虽然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但是他都做到这最后一步了,一万块就要心安理得地拿下了,他也没有什么意见,在被窝里滚了几下。\r
  我嫌他在床上折腾得不够厉害:“双腿夹着被子,摩擦几下。”\r
  他脸色立马变黑:“干嘛!!”\r
  我耐心地哄道:“最后一步了,再坚持五分钟,一切就结束了。你想想,一万块肯定不是只叫你做一些简单的事呀,你再摩擦被子一下,就结束了。我保证这绝对是最后一次!真的~!”\r
  “你是不是变态啊!!”他一边骂着,但是身体还是很诚实地化作金钱的努力,把被子夹在双腿间用力地摩擦了起来,没几下,我就发现他表情出现了微妙的变化。\r
  我低笑着问:“是不是起反应了?”\r
  “变态!你、你绝对是变态!”小王脸色更青了,“我、我听说大作家都是有点奇奇怪怪的癖好的,我、我现在是终于见识到了!”\r
  我捏紧拳头为他打气:“加油,再用力点!为了一万块!!”\r
  “啊!老子为什么要收下那一万块!以后,谁再给钱,我都不会再做这种事情!!”小王气疯了一般地大叫着,索性闭上眼,放弃治疗了一般地用力地搓着被子。\r
  “加油!”我只能在精神上给小王鼓励!\r
  叮当……铛铛……\r
  隔壁阳台落地窗上的铃铛响了起来。\r
  我抬头看去,只见一阵阴风刮了进去!\r
  来了!\r
  苦心经营一小时,终于等到了!\r
  我把手机装入口袋里,立马跳上阳台爬过去。我大声说道:“小王!现在什么都不要做!闭好眼睛,听着,等会儿不管你听到什么声音、不管发生什么事,你最好都不要睁开眼睛!!”\r
  刚说完,我已经跳入范月兰的阳台上了。\r
  进屋后,我把阳台的落地窗带上,封死了这最后一道出口!\r
  我这一番引来的曹仁的鬼魂,在听王阿姨讲故事的时候,我就知道,虽然范月兰带着曹仁的鬼魂离开了这里,但是曹仁仍然放不下这个地方,所以当有新主人入住之时,曹仁虽远在千里,但只要一察觉到这房屋里多出生人的气息的时候,就会赶回来作祟,驱走外来者!\r
  但是曹仁见过我,他认得我的气息,我若是进他的屋,他就不会来,因为他知道我是他惹不了的人。\r
  所以我只能以陌生人的生气为饵,将曹仁引来。\r
  床,是范月兰的床,也是当初她请魂上身、与曹仁契约结成的地点,不仅如此,在过去一个月里,他们俩定是夜夜都在那张床上缠绵。\r
  我让小王在那张意义非凡的床上行猥亵之事,曹仁必定会勃然大怒,说什么都会赶回来的!\r
  小王有危险!\r
  做诱饵的,永远站在生命危险的第一线!\r
  当我冲进主卧,正好看见一把菜刀飞到闭着眼享受的小王的脑袋上!\r
  我把门甩上,跳上床去,抓住了砍下去的菜刀!\r
  说时迟那时快,小王听到摔门声,也是本能地睁开眼,正好看到我跨在他身上,弯腰抓着一把菜刀,而菜刀的锋刃距离他的鼻子只有三寸之距!\r
  小王完全被吓呆了,我在他的眼眸里看到面目如霜的自己。\r
  “盖好被子,闭上眼,不管等会儿听到什么声音、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睁开眼睛,我保你平安无事。”我说。\r
  菜刀近在咫尺,小王就算不看在一万块的份上,也看在菜刀的份上闭上了眼!\r
  在他闭上眼之后,我回头把菜刀朝曹仁的鬼魂甩去!\r
  Duang!\r
  菜刀插到了墙上!\r
  阴风被定形,一道模糊的人影显现了出来,“他”受伤了,凄惨地哀叫着,挣扎了许久,这才从菜刀上挣脱出去。\r
  挣脱后,“他”寻找逃跑的出口,撞上窗口上的符,被反弹回去;“他”改换门,怎知门上也贴了符,撞上门上的符,再一次反弹回去。\r
  “他”不服输,在门窗之间轮流冲撞,想要逃出去,但是那是徒劳无功的,门窗上的符的力量虽然随着他的冲撞次数而渐渐衰弱,但他一时之间是无法挣脱出去的。\r
  我摘下右手手套,召唤红莲业火。\r
  “啊!”曹仁感受到了业火的可怕,瞬间吓得蜷缩在角落里,捂住双眼,不敢直视红莲业火发出的光芒!\r
  “吴老板,你想做什么?把那火收起来!如果你只是为了床上的那个男人而亮出法宝,我向你发誓,我以后都不会再找他的麻烦!放了我吧,月兰还在家里等我!”曹仁求饶道。\r
  但,他开口时,戾气从喉部混着声音穿透而出,变得低沉模糊,落在人耳里有无形的压迫感。\r
  已经产生戾气的怨灵,我又怎么能放过他?\r
  “曹仁,不瞒你说,是我故意让他这么做,目的就是为了把你引来。今日不论如何,我都不会再让你离开这个屋子!”\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