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3章 虫脸,刺魂第13章 虫脸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3章 虫脸

  他一边吐着一边把图截了下来,想着这些都是钱,便就不那么难受了。\r
  这个过程持续了一整夜,女人仿佛在和看不见的男人行欢作乐,刚开始在享受,到后面累了承受不了的时候就不断地开口求饶,但是她背上好像压着什么东西一样,压得她翻不了身,也逃不下这张床!\r
  他以为这是一场酷刑,但是床单“弄脏”了,证明女人的生理反应很激烈、是实实在在的!\r
  这哪里“爽”了?明明就是虫子在吃人呐!\r
  到黎明时分,女人房间里的光线亮起来了,这场诡异的“运动”终于停止,女人撅起的屁股终于放下去了,双腿无力地吊在床边,合不拢了。\r
  女人疲惫地休息了一会儿,忽然间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慌慌张张地从枕头底下摸出一面镜子:“阿仁!”\r
  他赶紧把这一幕拍下来!\r
  可是,在他拍的时候,忽然发现女人的镜子里出现了一个人!\r
  “人”?\r
  女人的房间里没有人呀!\r
  “阿仁你怎么了?平常都不见你这么卖力……”女人半是埋怨半是撒娇地对着镜子说道。\r
  他把镜子的画面扩大,当他看清镜子里面多出来的第二张人脸是什么的时候,吓得从椅子上摔到地上去了!\r
  是一张男人的脸。\r
  他记得之前自己在翻找曹仁资料的时候,见过曹仁的照片,镜子里多出来的第二张脸就和曹仁的照片极其相似!\r
  可是,仔细一看,那又不是一个人!\r
  像是虫子组成的人脸!\r
  它不是死人腐朽后被蛆虫侵占的脸,而就是实实在在的由虫子组成的人脸!\r
  白色的虫子组成了苍白的肤色,墨绿色的虫子点缀出了充满邪气的眼珠,看起来是明明是一群低等的生物,却偏偏挤作成团,蠕动着,堆出了人类的五官。\r
  那虫,就和范月兰背上的虫子是同一类!\r
  侦探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可怕的虫脸!\r
  等他冷静下来,从地上爬起来,再从镜头里看,晨曦的光已经照进了女人的房间里,在阳光下,她洁白如牛乳的皮肤就像一尊艺术品,给侦探留下深刻印象的纹身也不再是虫子的模样,而是一个很正常的纹身,只不过,纹身的颜色变了,昨夜看的时候,还是墨绿偏黑色的纹身,如今已成红色,像一大块疮疤,黏在了女人洁白的皮肤上。\r
  镜子里,自然也什么都没有。\r
  女人趴着睡着了,嘴角勾勒出了甜美幸福的微笑。\r
  仿佛他昨夜整整一宿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幻梦一场……\r
  *\r
  说完昨夜的故事,侦探身体的颤栗已经少了很多,但是脸色还是很苍白,显然受惊不小。\r
  他看向我,诚恳地对我说:“吴先生,如果你还想继续调查下去的话,只要付足够的资金,我愿意继续调查下去!”\r
  真是不怕死。\r
  我给他倒了一杯茶,笑了笑,说:“是你自己想调查下去吧?”\r
  他很诧异于我的反应,问:“难道您就不关心那是怎么一回事吗?纹身怎么变成了虫,死去的人怎么会出现在镜子里?难道,你觉得我是在说谎?可是我拍了那么多照片!还有U盘,没有洗出来的照片都还存在U盘里!你不信的话,你可以看呀!”\r
  看他情绪激动,我赶紧安抚他:“看了,照片我都看了。”\r
  “那你……”\r
  “我知道原因。”我微笑着,指了指递到他面前的茶杯,请他喝茶冷静一下。\r
  他满脸的疑问,但他还是端起了茶杯,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了求知欲,他想在我这里找到他想要得到的答案。\r
  可是当他喝了半口茶下去的时候,脸色就变了。\r
  他吃到了茶叶,还嚼了几下,但觉得好像哪里不对,终于还是认不出,吐在了手掌上。\r
  而当他看清自己吐出来的是什么的时候,脸色刷的就变青了!\r
  *\r
  过去有一个笑话,说的是:“一个人在吃苹果的时候,发现自己吃的苹果里面有一条虫子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发现苹果里有‘半条虫子’。”\r
  现在,侦探吐出来的,就是半条虫子。\r
  他颤抖地举起半条虫子,打量了半天,最后才满满地转过头,打量了一下了我的店。\r
  “是你……范月兰背上的刺青是你纹上去的!”他终于猜到了,“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和范月兰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啊!”\r
  他痛苦地叫起来,捂住了头。\r
  “你给我吃……了……什……么……?”他挣扎地问。\r
  我平静地喝着茶,告诉他:“这是一种失忆蛊,品种极为珍稀,进入人体后最多只能活一个小时,但是在这一个小时里,它会迅速地寻找到人的大脑,找到一个叫‘海马体’的部位,海马体是人类大脑掌管短时记忆的部位。它不会吃下太多海马体的,撑死了也就48小时内的短时记忆。”\r
  “你……”他感到恐慌,不敢再继续待在我的纹身店里了,他站起来,挣扎着朝店门口走去。\r
  然而就在他准备踏出我的店门口的时候,旁边蹿出一只口,吠叫着咬住了他的裤脚,把他拽倒了。\r
  他倒下去之后,就再也没能起来。\r
  过了一会儿,他就闭上了双眼。\r
  等店内变得清净之后,我这才走过去,把侦探扶到沙发上,点一株熏香,放在他头边,不过须臾时间,他的表情就舒缓了许多。\r
  “汪!”狗在沙发旁边欢快地蹦来蹦去,口水也流了一地。\r
  我伸脚踢了它一下,低喝道:“滚,这不是你能吃的!”\r
  “汪……”它怏怏地走开了。\r
  *\r
  等我收拾好桌上凌乱的资料,侦探也正好醒过来了。\r
  “我、我怎么会在这里?”侦探迷茫地问。\r
  我换上了服务人员标志性的嘴脸,客气地对侦探说道:“先生,您醒啦?”\r
  侦探迷茫地打量着四周,问我:“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儿?”\r
  他会这么问,看来已经忘记了这两天内发生的事情,剩下的,编过去就行。\r
  我说:“这里是我的纹身店,先生,您昨天自己走进来的时候,好像是喝了很多酒,醉得很厉害,不知怎么的就走进来了。进来后,您看清了这是什么店后,就嚷着要纹身,可是你还没说好要纹什么,就倒在沙发上睡着了。这一睡就睡到了现在。”\r
  “纹身?”他一脸懵,“我真这么说?”\r
  “嗯。”\r
  “哦哦,那就纹吧,你这有什么?”他似乎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误以为自己醉酒惹了麻烦,竟然真的提出了要“纹身”的要求!\r
  我哭笑不得,连忙说:“不好意思,先生,我这个店不是随便给人纹身的。”\r
  “啊?”他又疑惑脸:“那你要什么条件才会给人纹身?”\r
  “随缘。”我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指着店门,逐客之意已经很明白了。\r
  他尴尬地站起来,对我笑笑,这就低着头要走出去。\r
  “等等,你东西还没拿走。”我指着茶几上的包,对他说。\r
  “这不是我东西。”他疑惑地说。\r
  我也坚定地告诉他:“您昨夜过来的时候就带了这个包。”\r
  “真的吗?”他吃惊地说,但是他想不起来这48小时之内发生的事情,所以只能听从我的编造。\r
  他拿起包,打开看了一眼,就双眼放光,吓得连忙合起了包口:“钱?怎么会怎么多钱?”\r
  我说:“你自己带来的东西,怎么会不知道是什么呢?难道这包不是你的?”\r
  “不!这就是我的东西!”他赶紧笑了起来,像是怕被抢钱一样,把包紧紧地搂在怀里,就驼着背,快步走出了我的店。\r
  在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我的视野之内后,我终于卸下了服务人员的嘴脸,垮在了沙发上。\r
  真是一桩亏本生意啊!\r
  从业这么久,还是第一次亏成这样。\r
  失忆蛊珍稀得很,我悉心养了三年,也就养出了三条,现在就没了一条,心在滴血。\r
  那些是我准备的,虽然把人的记忆消除了,但是答应支付的报酬还是不能少的——毕竟,“不义之财”还是尽快散掉才好。\r
  我坐下来,开始认真地斟酌侦探给我带来的照片。\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