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14章 撑大的胎儿,刺魂第14章 撑大的胎儿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14章 撑大的胎儿

  为什么我要让人给我拍照片呢?\r
  因为有时会相片能够记录下一些不可思议的画面,比人的肉眼还可靠。\r
  我开始审视侦探给我带来的资料,照片只洗了一部分,全部的照片和视频都存在U盘里做备份,但我只要看照片就够了。\r
  我先看了范月兰纹身的照片,具象化成虫子噬肉的照片只有几张,照片里的虫吃了肉,变成了粉红色的疤,再变回字的时候,从外表上看根本看不出差别来。\r
  哦,忘了说了,这不是普通的虫,它的学名叫魂蛊。\r
  我不是专业养蛊的蛊师,但是有一种蛊我是必须要养的,这种蛊就是魂蛊。\r
  来我这儿请愿做纹身的鬼魂不计其数,我只是一介凡人,要收留那么多鬼魂、又要养魂,只能是养魂蛊作为鬼魂的容器,令“他们”依附在魂蛊上,等到合适的时机,再将魂蛊制作成颜料,刺在合适的人的身上。\r
  曹仁的蛊已经食血变红了。\r
  从纹身变色的程度上看,曹仁受了伤之后,不顾夫妻情谊,迫不及待地吃范月兰的血肉来疗自己的伤,要是他再这样疯狂地索取范月兰,不出七日,曹仁的伤会好全,甚至吃了生肉的他会变得更厉害!\r
  再看镜子的照片,照片倒是洗不出侦探说的“虫脸”,却是洗出了一张模糊的人脸,那脸仿佛是白烟熏出来的,在眼睛和嘴巴的部位留了三个扭曲的黑洞,一眼看去,真是狰狞吓人的鬼脸!\r
  拿起范月兰的孕检报告,那就有意思了。\r
  孕检的各项指数正常,就连B超图都有,看上去,就像正常的胎儿没有什么差别,就连给范月兰做检查的专业医师都看不出毛病来,我当然也看不出来了。\r
  这真的是活生生的胎儿吗?\r
  若“怀孕”只是范月兰的幻想,B超图也可以和照片一样,偶尔呈现出不可思议的画面——可孕检指数又怎么解释?这些孕检项目可是通过孕妇的血液、尿液来做的检查呀!\r
  照片可是“虚”的,人的身体指标不会是假的。\r
  范月兰怀孕了,肚子里确实有个胎儿了。\r
  可是,人和鬼的胎儿会是活物吗?生出来后,算是人还是鬼?\r
  鬼胎只是一个民间传说,我从未遇到真实案例,所以我也不知道范月兰肚子里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又该如何化解。\r
  如果是鬼,除之;\r
  可如果是人呢?我该发发慈悲心,让他活下来吗?\r
  真是个难题。\r
  我盯着范月兰的B超图看了许久,就在苦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忽然一道灵光闯入我的脑海里,惊得我跳了起来!\r
  不!\r
  我想偏了!\r
  要想知道范月兰肚子里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恐怕最清楚原因的就是曹仁吧!\r
  如果那真的是“他”的孩子,“他”昨晚上又怎么会对孩子的母亲索取无度?如果不是天亮了,恐怕他为了疗伤,是不会停下对范月兰的索求!\r
  为了疗伤,“他”需要人的生气;\r
  但养一个鬼胎,鬼胎也更需要人的生气才对!\r
  短期间之内索取范月兰的生气,曹仁是不顾鬼胎了吗?\r
  这有两个解释,要么曹仁知道鬼胎生不下来;要么就是曹仁已经泯灭人性,连亲儿子都不顾了!\r
  现在范月兰的身上不单只是养了曹仁一个鬼,还有鬼胎!\r
  同时养两个鬼,普通的凡人根本做不到!\r
  而不管鬼胎到底是人是鬼,照曹仁这样索取方式,范月兰是危在旦夕了。\r
  还好,侦探把最重要的资料给我找到了,那就是——范月兰的现住地址!\r
  她住的地方就在那日左正请我吃饭的餐厅附近,从店里赶过去大概是10分钟的路程。我把店关了,这就匆忙赶了过去。\r
  *\r
  但我并没有去到范月兰家。\r
  因为刚走到范月兰家附近,就正好撞上了出门散步的她。\r
  她看到我,倒是没有曹仁看到我那样惶恐,而是喜滋滋地迎上来——哦,对了,其实每次都是她主动走过来和我打招呼呢!这一次也是一样,我还没看见她,她就先看到了我。\r
  “吴老板,你又出来和朋友吃饭吗?”范月兰扶着腰,笑着和我搭讪。\r
  我看了看她的脸色:肤色暗沉、黑眼圈重、双眼无神,和上次见面时……不,应该说是和侦探偷拍的照片相比,已仿佛是两个人的区别!\r
  这是被阴魂索取过量生气所致。\r
  而顺着她的手,看到她扶着的腰身,我的脸色再也无法维持平静!\r
  四天前见面时,范月兰肚子还是平平的;\r
  可现在,她小腹隆起,不算很大,但已经显怀了。\r
  我连忙回想刚到手的照片,照片里,范月兰是拍着的,看不见肚子,自然就没法和现在做个对比了。可是作为一个母亲,如果肚子长到这种程度了,应就不会愿意趴着了吧?\r
  范月兰这肚子到底是在这4天里慢慢长大的,还是一夜之间变成这样的呢?\r
  见我脸色凝重,范月兰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吴老板,是不是觉得我这肚子……长得太快了?”\r
  我回过神,发现她虽然面带微笑,但是眼神闪烁,充满了忐忑不安。\r
  她会这么问,就代表着她目前还不知道我和曹仁的事,心里还是把我当值得信任的人说道:来对待,甚至还有些感恩。如果是这样,那事情就好办多了。\r
  我开口道:“是呀,我记得四天前我们碰面时你肚子没有那么大,怎么才四天不见就这么大了?”\r
  范月兰看了我一会儿,不知道在思考什么,等她做好定夺后,她沉下笑容,压低了声音对我“在吴老板面前,我还掩饰什么呢?如果这世上没有一个人可以相信了,但吴老板肯定是值得我信任的人!我这肚子,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今天下午醒来,我肚子忽然就变这么大了。我现在正想去医院检查一下,还想检查完后,去你的纹身店找你一趟。”\r
  找我?\r
  我眼珠一转,就明白她为何要找我了。\r
  纹身是我给她纹的,孩子是鬼胎,想要弄明白鬼胎的事,当然是找我比找医生更靠谱了。\r
  我说:“这可正好,我的店离这里并不远,你要不要到我店里坐坐?这样我也方便给你做个检查。”\r
  “嗯!”\r
  *\r
  幸好范月兰这个时段里还是愿意相信我的,我并没有费多大的功夫就让她心甘情愿地和我走了。\r
  这还多亏了曹仁当初选择让我将“他”纹在范月兰的背后,这虽然让他们夫妻俩难以相见,但在某方面上,曹仁是无法得知范月兰“背”着他都遇上了什么事、见了什么人。\r
  在日落之前,在范月兰拿出镜子和曹仁见面之前,曹仁是不知道我现在和范月兰说了什么的。\r
  在路上,她告诉我,她睡到下午3点多醒来,觉得浑身酸痛至极(废话,被鬼压了一个通宵),起来时发现肚子竟然变得和四个月一样大小,不由得吃了一惊!\r
  她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也叫不出曹仁来问个清楚,只好打算起来清洗身体后,就马上去医院做个孕检。\r
  而就在她洗澡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脸变得毫无光泽,像是变了另一个人一样!\r
  也是在这时候,她发现自己背上的纹身变成了粉红色。\r
  这些变化让她感到十分害怕,赶紧趁着家人还没回来之前,匆促离开了家。\r
  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刚出门就转角遇上了我!\r
  我终于忍不住把我心中存在已久的疑虑问了出来:“在你丈夫生前,你们之间是不是闹过什么‘不愉快’?”\r
  听完我的问题,范月兰脸色一变,但很快就强撑起笑容,说道:“没有。”\r
  她语气那么虚,说“没有”,谁信呢?\r
  “真的没有?”我质疑道,“到了这个地步,你最好不要说谎。”\r
  “没有,真的没有。”她可怜兮兮地看着我,柔弱地说道,“就算我们夫妻俩过去有什么不愉快,但那都是过去了,现在我和阿仁感情这么好,过去有什么矛盾早就开解了呀!”\r
  不肯说实话?\r
  我皱了一下眉,想起了这件事的源头就正是这对夫妻没有和我说实话,才会让我沦落到散财消灾、命悬一线的地步!\r
  就是为了这对满嘴谎言的夫妻!\r
  我看着眼前楚楚可怜的女人,忽然觉得世人伪善的嘴脸比鬼魂的脸更难测,她“演”得这么真,怕是连自己都信了自己编的谎言吧!\r
  “怎、怎么了?”范月兰忐忑地问,“吴老板,你、你怎么这么看着我呢?难道说我这孩子有什么不对吗?阿仁又怎么了?”\r
  我收回眼神,心里忖度道:曹仁现在已经对我起了防心,但是范月兰还没有,如果让范月兰也对我起了防心,那我以后就真的一点近身的机会都没有了!所以现在还是先不要打草惊蛇的好。\r
  于是我说道:“没什么,先进店吧,我给你做个检查,等检查完后,我再把结果告诉你。”\r
  “嗯。”\r
  此时,我们已经到了店门口。\r
  我掏出钥匙,就要打开卷帘门的时候,站在我背后的范月兰终究是忍不住心里的害怕,问道:“吴老板,你说,我和阿仁的孩子到底是人还是鬼呢?”\r
  原来,不止我有这个疑问,就连孩子的母亲也有这个疑问!\r
  我想了想,说:“不知道,得检查过后才知道是人是鬼。难道,你丈夫没有和你说过这孩子的事吗?”\r
  范月兰说:“我……我也有问过阿仁这个问题,他说,我们的孩子由我的肉身来孕育,所以他生出来后当然是人!而且我也去做了检查,医生都说没问题,所以我想他应该会是人。可是,今天他忽然变得这么大,我……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人了!”\r
  “生下来是人?你丈夫真的这么说吗?”我疑惑地问,心想,曹仁是鬼,满嘴鬼话,“他”会不会是骗范月兰的?\r
  “阿仁不会骗我的!”范月兰话音刚落,忽然间,店里面冲出一只疯狗,狂吠着扑到了她的身上!\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