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3章 见鬼说鬼话,刺魂第23章 见鬼说鬼话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3章 见鬼说鬼话

  这是一个女人的眼睛。\r
  屋里没开灯,她又不把门打开,长发披落下来,盖住苍白的面孔,一时间,我竟分不清站在门背后窥看我们的究竟是范月兰还是白洁。\r
  这可就麻烦了。\r
  自从我的身体应劫开始,左手的天眼便流血泪闭合了。\r
  和右手的业火专门治鬼相比,天眼有点鸡肋,应战时打不出伤害。可它毕竟是我的第三只眼,能让我看清阴阳、明辨是非,如今天眼闭合,我是无法再像从前一眼,看出眼前的女子究竟是人是鬼了。\r
  她静静地看着我们,也不开口说话,样子十分诡异。\r
  片刻后,我回过神来,拉了拉范雪琦,让她出声,这小妮子反应过来,对屋里的女人说道:“白洁,我来找我姐姐。”\r
  咳!这小妮子还真的不会掩饰一下!\r
  “她不在。”门背后的女子阴恻恻地说,“你回去吧。”\r
  “汪!”狗冲着她不断地叫!\r
  我再看白洁的脸色,苍白的面容没有产生一丝变化,就连那空洞的眼神也是没有因为狗叫声而产生波动。\r
  这不对劲!\r
  我的狗都叫得这么凶了,若不是用绳子拴着,早就扑上去咬人了,正常人看到这样的狗,就算不害怕,也会有点表情吧?\r
  可白洁就是很平静,好像没有听到狗叫声一样。\r
  难道是已经中邪了?\r
  那这可就麻烦了!\r
  多一个人中邪,就意味着曹仁会多出一个帮手,而此刻我们还没有见到曹仁,我就不会轻易出手帮白洁治邪的,不然打草惊蛇就难办了。\r
  我眼珠子一转,将声音转变成了另一个调子(这叫口技):“我是曹仁的哥哥,我叫曹剑。我听说你和我弟弟生前是好朋友,所以想来和你见个面。”\r
  白洁听到“曹仁”的名字,脸色动了一动:“曹仁的哥哥?我从没听曹仁说过他有个哥哥呀……”\r
  我笑了一笑:“曹仁应该很少和你谈起我们家的事情吧?”\r
  “是。”\r
  “可曹仁过去却和我提过你。”\r
  “提我?”白洁僵硬的面容变得松动,眼里闪出了水光,看上去很是复杂,她打开了门,让我看清了她的样子,在看清她时候,我是很吃惊的。\r
  ——她怀孕了!\r
  那肚子,看上去竟比范月兰的大一点!\r
  那起码有五个月身孕了吧。\r
  我盯着她凸起的肚子,忍不住在心里感叹曹仁虽然是个贱鬼,可没想到竟然有两个女人心甘情愿地为他怀孕,这真是没道理!\r
  “曹仁都说了我什么?”白洁低低地问。\r
  我仔细地打量着她的微表情,一般小心翼翼地说道:“他说他爱上了一个叫白洁的女人,要和老婆离婚,然后和你一起组建家庭,想要给你长长久久的幸福。但可惜他还来不及做这些事,就出意外死了。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你怀上了曹仁的孩子,现在打算来把你接回我们老家去住,好好照顾你到孩子生下来。曹仁没能照顾你们母子,就让我这个做哥哥的来照顾你们吧!”\r
  “他……他真这么说?”白洁流下泪,嘴角抖动,像是笑、又像是哭。\r
  “嗯。”\r
  “你们进来说话吧。”白洁终于打开了门。\r
  屋里很黑,窗帘拉得死死的,外面的光透不进来,让人有种压抑的感觉。\r
  我进屋后,伸手在玄关的墙壁上摸了摸,想要开灯。但在手指触碰到开关的时候,一只冰冷的手迅速地抓住了我的手,白洁在旁阴恻恻地说:“不要开灯!”\r
  我吓了一跳:“可是屋里这么黑。”\r
  白洁说:“我喜欢黑。”\r
  “好吧……”我讪讪地把手收回,眉头皱紧。\r
  如今天眼闭合,在黑暗中我无法视物,等会儿也不知道会遇上什么突发状况,可以说是处在出现当中了!而且最糟糕的是,我还戴着墨镜,戴着墨镜走黑路,简直就跟瞎子一样!\r
  这墨镜偏偏还不能摘,常人是不能在黑暗中视物,可这不代表着鬼魂在黑暗中眼睛也是瞎的呀!\r
  “你们先坐,我给你们泡点茶。”白洁说。\r
  我听见脚步轻盈离开的声音,看来她是去厨房泡茶了。\r
  白洁一走,就有人紧张地抓住了我的手臂,范雪琦害怕的声音低低地传了来:“吴深,我什么都看不见!她让我们坐,我们坐哪里呀?”\r
  我轻轻拍了她一下手,轻声说:“旺财,带路。”\r
  话刚说完,便听到范雪琦欣喜的笑声,她拉起了我的手,牵我走。狗的绳子是抓在范雪琦手里的,所以在狗带路的时候,她是第一个知道该往什么方向走的。不一会儿,我们便坐到了沙发上。\r
  坐下后,范雪琦松开了我的手,但感觉到她有些紧张:“吴深,为什么不能开灯?这么黑,万一白洁拿刀出来捅我们怎么办?”\r
  我笑了笑,打开工具箱,在里面寻找到了蜡烛和打火机。\r
  当烛火点起,视觉就没那么难受了。\r
  “谁让你点蜡烛的?”身边飘来一个阴恻恻的声音,白洁不知什么时候端着茶托站在我们身边,也许是范雪琦的呼吸变得沉重了,以至于我都没有听到白洁走过来的脚步声。\r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你只是说不要开灯,但你并没有说不许点蜡烛呀。”\r
  她没说什么,把茶托放在了茶几上,把茶托上的茶杯一一摆放在了我和范雪琦的面前。\r
  范雪琦看到茶杯里的“茶”,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r
  是血!\r
  那不是茶,是血!\r
  再看白洁的手腕,还在滴答滴答地流着血——原来她刚刚进厨房里泡茶,实际上是找刀子给自己放血了!\r
  她在我们面前坐下,面容竟没有多大的表情,仿佛流的不是自己的血一样。\r
  她用流血的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是要我们喝“茶”。\r
  范雪琦自然是脸色难看,不愿喝下这样的茶。但我早就见惯了这种场面,面不改色地端起茶杯,佯装自己是一位上道的茶客,把茶杯放在鼻子下嗅了嗅,这才放到嘴边,抿了一口——是“抿”,是装作喝了的样子,但实际上却没有喝下半滴血,那血仅仅只是沾了唇而已。\r
  “抿”一口过后,我就放下了茶杯,微笑道:“好茶!这茶清澈透亮,香味浓郁,喝到嘴里更是香气十足,清香绵柔,醒脑提神。这绝对是人间精品,做这茶的人起码是花费了二十几年的心血,才能养出这般好茶呀!”\r
  白洁笑了,对我的品评十分满意。\r
  她转头看向范雪琦,那丫头正目瞪口呆地看着我,满脸写着“你说啥呢”,这时忽然撞上白洁的眼神,她吓了一跳。\r
  白洁看到她,脸色冷了下来:“你怎么不喝茶呀?是不喜欢我给你泡的茶吗?”\r
  “呃……”范雪琦嘴角抽抽,面对这样的茶,当然是喝不下口了!\r
  我开口替她解围,对白洁说:“她不喜欢喝茶,喜欢喝咖啡。”\r
  白洁起身:“那我去给她泡杯咖啡。”\r
  “不用了!”范雪琦赶紧说!\r
  “用!”白洁忽然脸色变得凶狠,把范雪琦生生吓呆了!\r
  我凑到范雪琦耳边,低声道:“喝。”\r
  “你……”她委屈地看了我一眼,我用眼神示意她看了一眼白洁受伤的手腕,这小妮子不算笨,其实她早就猜到了白洁将要泡的“咖啡”是什么样子的,无非是再在自己的身上开一刀,她就算不干了这杯“茶”,也得干了下一杯“咖啡”,何必呢?\r
  于是小妮子两眼一闭,端起茶杯,豁出去了,一饮而尽!\r
  豪气!\r
  我都想为她鼓掌了。\r
  “喝完了!你的茶非常好喝,反正我是没办法像他一样吹得那么牛逼啦!反正你的茶就是好茶,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出比这更好的茶了!”范雪琦快哭了!\r
  “噗噗……”我努力憋着笑。\r
  听到我的笑声,范雪琦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把这火气全都迁到我头上了。\r
  她重重放下茶杯,没好气地说道:“这样行了吧?茶喝过了,夸也快夸过了,白洁,你现在能告诉我,我姐姐在什么地方了吗?”\r
  白洁说:“还要再来一杯吗?”\r
  “呃?!”范雪琦傻逼了。\r
  我再一次噗噗地憋笑起来,果然带新人就是欢乐多,总是能看到新人出糗的样子,哈哈!\r
  “不用了!”反应过来的范雪琦赶紧拒绝。\r
  “用的。”白洁依然强势,握着自己受伤的手移到范雪琦的茶杯上,用力挤着自己的伤口,血就顺着她纤细的手指,圆润地滑入了范雪琦的茶杯中。\r
  不多时,茶杯又满了。\r
  范雪琦脸全黑了。\r
  “请。”白洁真客气。\r
  范雪琦天人交战,脸色又青又白的,瞪着眼前的茶杯就犹如盯着十恶不赦的仇人一般,但是很快,她就抓起茶杯,干了!\r
  “再来。”白洁又给她“倒”了一杯。\r
  “!!”范雪琦整张脸都变得扭曲了,但是她还是很霸气地干了白洁的“茶”,这就让我对这小妮子刮目相看了,万万没想到一个女孩子竟然能有这种魄力,除了第一杯的犹豫,到后面她几乎没有任何拒绝的!\r
  行,我竟然觉得她有做我们这一行的资质!\r
  “喝死你!”范雪琦狠狠地瞪着白洁,满口血地说,“我看你能给我还能倒多少杯!”\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