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5章 最恨的人,刺魂第25章 最恨的人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5章 最恨的人

  我本来是打算把范雪琦和狗一起放在客厅里的,但是白洁一说“跟我来”,范雪琦就按捺不住了,就算装不舒服,也要跟来看看。\r
  于是我牵着狗,扶着范雪琦,跟着白洁走进了厨房里。\r
  “大哥,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我做的点心很好吃吗?这就是原因。”白洁打开了冰箱。\r
  冰箱里的灯光倾泄出来,照亮了冰箱里的东西。\r
  “啊!”装死的范雪琦看了一眼就吓得跳了起来,小脸彻底地失去了血色,盯着冰箱里的东西,久久说不出话来。\r
  冰箱里,是一个被肢解的人。\r
  脑袋侧摆在最上一层,面孔朝着我们,正是范雪琦的姐姐范月兰。\r
  那张美丽的脸几乎看不出原样了。\r
  范月兰的双眼和舌头被挖出来,两颗发青的眼珠和舌头就摆在头颅旁边,这让人感到凶手对她的恨意——把人大卸八块也就算了,还要挖眼割舌,这究竟得多大的仇、多大的恨呀!\r
  她的身体被卸成无数块,无序地摆放在冰箱的隔层里的,流出的血液在冰箱里凝结成霜,看上去是放入冰箱里有很长一段时间了。\r
  白洁杀了范月兰?\r
  是,她是有理由去恨范月兰、是有理由杀死范月兰的……\r
  不!\r
  不是这样的!\r
  我很快就反应过来,这冰箱里摆放的绝对不会是范月兰!\r
  这所有的诡象都是曹仁这个鬼造成的,他寄宿在范月兰的身上,有纹身压制着他的自由,所以他是不可能再依附到别人的身上了,就算他爱白洁而不是范月兰,他也不可能为了爱而从范月兰的身上转附到白洁的身上!\r
  师父说过,自从见到鬼的第一眼起,就将会陷入鬼的幻象之中,我们五感所感知到的东西不一定就是真实的,所有一切幻象,不过是鬼取人心之恐惧而化。\r
  所以我们喝的茶也许是真的茶,而不是血;我现在看到的范月兰的分尸也有可能不是范月兰的分尸!\r
  可如果不是范月兰的分尸,那会是谁的分尸?\r
  站在我们身边的人就一定是“白洁”吗?\r
  我偷偷看了一眼狗,狗对冰箱没有半点兴趣,而是盯着“白洁”流口水。\r
  这一下,我心里有底了。\r
  我的天眼闭合了,看不清阴阳,但是狗的眼睛还是明亮的,它始终能看得到我们人类肉眼所看不到的东西!\r
  在范雪琦将要尖叫出来之前,我迅速地捂住了她的嘴,将她扣在自己的怀里,免得她控制不住情绪,坏了事。\r
  我问“白洁”:“这是谁?”\r
  “唔唔唔……!”范雪琦情绪已经在崩溃边缘,我一只手控制不住她,只好两只手紧紧地将她扣在怀里,任她是跆拳道黑带还是彩带,在这一刻也无法挣脱出去。\r
  “白洁”面无表情地盯着冰箱,低低地说:“她是一个贱女人。在这天下间,有那么多的男人她不去勾引,偏偏要去勾引有妇之夫,你说她贱不贱?”\r
  “贱。”\r
  “对呀,她就是太贱了,如果没有她,阿仁就不会死。如果那天她不和阿仁吵架,不跑出家,不跑到车道上,阿仁就不会为了救她而死!这一切都是她的错,都是她的错……”\r
  “白洁”说着,伸手从冰箱里抱出“范月兰”的头颅,手里不知什时候多了一把水果刀,她把“范月兰”的头颅抱在怀里,一边用水果刀不断地插着“范月兰”的头颅,一边无声地流下来两道血泪,看样子是恨极了、伤透了心!\r
  “唔唔唔!”看到亲人尸体被辱,范雪琦更是愤怒,但是因为她无法挣脱开我的桎梏,所以流下了愤怒和无力的泪水。\r
  我冷静地看着“白洁”,问:“你说的是谁?”\r
  “什么?”“白洁”木讷地问。\r
  我说:“你说勾引有妇之夫的是谁?你说和阿仁吵架、把阿仁害死的又是谁?你恨的到底是谁?”\r
  “白洁”呆住了。\r
  如果我没记错,勾引有妇之夫的人是白洁,而和曹仁吵架的是范月兰,可到了“白洁”口里,竟变成了同一个人。\r
  许久,“白洁”指着冰箱说:“我恨的是她呀!”\r
  我说:“哦,原来你最恨的是你自己。”\r
  “?”“白洁”不解地看着我。\r
  “唔?”就连范雪琦也停止了挣扎。\r
  我直视“白洁”的双眼,说:“你说那女人勾引有妇之夫的时候,只说‘贱’;可你说到吵架的时候,就是‘恨’了。这冰箱里面躺的是你最恨的人,所以你最恨的人是范月兰,也就是你自己,而不是抢走了你丈夫的女人。”\r
  “白洁”心虚地避开了我的视线:“你在说什么?我不懂!我不是范月兰,我不是!我是白洁,我是白洁!”\r
  “你不是,你是范月兰。”我紧紧盯着她说,“你以为你自己是白洁,是因为你觉得曹仁真正爱的人是她而不是你,你羡慕和嫉妒白洁,但你更想要变作她,这样你就是曹仁最爱的女人了。你不愿意把自己当做范月兰,是因为你一直记得曹仁死去的事情,你把他的死归咎到自己的头上,所以这么久以来你一直恨自己,也对曹仁心存愧疚,正因为这两种心情,所以你才会事事顺从曹仁,他要你生孩子你就生孩子,他要你割至亲的肉喂养他,你就割至亲的肉!你说你是白洁,那你为什么还要伤害自己的肉体?你割自己的手腕,是因为你恨范月兰,所以你才要报复她,对不对?你骗不了自己的,你永远都做不成白洁,你只是那一个害死曹仁的范月兰!”\r
  “呵呵呵……”“白洁”阴阴地笑了起来。\r
  被我戳破之后,她就慢慢变回了范月兰的样子,而冰箱里的分尸则是变成了白洁的样子。\r
  “!”范雪琦被自己看到的事情震惊了,但她不再以为死的是自己的姐姐后,就变得平静了许多,所以我松开了她。\r
  这当然不是什么变化之术,是我们被鬼迷了眼,所以我们看到的是范月兰想要我们看到的东西。\r
  只可惜我们来迟了一步,白洁已经被范月兰杀死了。\r
  范月兰玩弄着白洁的头颅,笑容阴冷又哀怨:“不管是范月兰还是白洁,我都恨!这两个女人一个贱,一个可恶,都该死!你们知道吗?在阿仁死的时候,我就想和他一起去了,我现在也想变成鬼和他永远在一起!可是我有孩子了,我得把阿仁的孩子生下来,才能去阴间陪他。”\r
  说完,她掀开了裙子,露出了隆起的小腹,那肚子东西起来,里面仿佛有什么怪兽在涌动一般!\r
  忽然,她肚皮上裂开了一道大口子,将白洁的头颅吞了进去!\r
  之后肚皮的口子就合了起来,就像是从没裂开过一样。\r
  但是范月兰的肚子变得更大了。\r
  不仅如此,她肚皮还一起一伏的,就像是里面藏了一只吃人的野兽,躲在里面正细细地将白洁的头颅嚼成粉末!\r
  “呕……”范雪琦已经吐了。\r
  范月兰看向范雪琦,阴恻恻地说:“我的孩子需要吃很多很多的东西才能快快长大,等他长大了,我就能把他生出来了。你们既然来了,就别走了。”\r
  “?”范雪琦一脸愣。\r
  我拍拍她的后背,算是安抚她了。\r
  我问范月兰:“那你想先吃我还是先吃她?”\r
  “她。”范月兰指向范雪琦。\r
  “!”范雪琦吃惊地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这是亲姐姐的决定!\r
  范月兰说:“你是阿仁的哥哥,我不舍得杀你。范月兰害死了阿仁,她该死,范家的人也都该死!”\r
  听到这里,我已经明白了她心里所想是什么,忍不住叹气:“为了一个男人,值得吗?”\r
  对一个刚见面的人手下留情,只因为他自称是曹仁的“哥哥”,这是爱屋及乌。可对一起长大的亲为了一个男人,值得吗妹妹那么狠心绝情,那是恨屋及屋。范月兰的心里究竟是多扭曲,才能憎恨上和自己一起长大的亲妹妹、养育自己长大成人的双亲?\r
  就因为一个曹仁,让她变得不是人!\r
  “大哥,你等等,我让孩子把雪儿吃了,这样他就能再长大一些,这样,等我跟你回到老家去,孩子也就能生下来了。”忽然,范月兰语调降了下来,变得格外温柔。\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