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7章 动摇,刺魂第27章 动摇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7章 动摇

  “你怎么救她?”我抓住她的肩膀,吼住了她。\r
  范雪琦虽然被我用指尖精血保住了灵台的清明,不再容易被邪灵所迷惑,但是在她心里已经认定了范月兰现在非常需要她的帮助,不管范月兰变成了什么样子,都是她最亲的姐姐,她是不会抛下她不管的。\r
  但我最怕的就是现在范雪琦会去做无用功!\r
  她根本不知道怎么救范月兰的办法,傻乎乎地顺应着范月兰的召唤过去,那不是等于送人头吗?\r
  就在我准备要开口说服范雪琦听从我的指挥的时候,范雪琦看着我的眼神忽然从迷茫转变成了憎恶:\r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如果不是你,我姐姐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你是你很厉害,可是我根本没见你有什么用!我不会再相信你了!我要用我自己的方式去救回我姐姐!”\r
  说完,她使劲地挣脱开了我的手。\r
  我想阻止她,但是她已经大步流星地朝范月兰走去。我看她态度那么坚决,于是也就没再拦着她,看看她能做什么。\r
  她走到范月兰面前,凝视着她的双眼:“姐姐,我来了。”\r
  范月兰的脸色立即变得狰狞,抬起双手掐住范雪琦的脖子!\r
  真掐!\r
  范月兰的手指关节都发白了!\r
  范雪琦还说自己是跆拳道黑带,按理来说她应该有本事对抗这种直白的袭击,但是她没有,她是心甘情愿落入范月兰手里面的——难道她想用苦肉计?\r
  苦肉计,就能唤回一个入魔的女人?\r
  “姐……我是雪儿呀,你忘了吗?从小,你比爸爸妈妈还更疼我,有什么好吃的你都会先拿给我吃、有什么好玩的你都会送给我玩,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你对我更好的人了!”范雪琦动情地说:\r
  “你还记得吗?我今年考上大学了,这都是为什么?我们家很穷,本来只供得了一个女儿去读书。三年前是你主动和爸爸妈妈说你不考大学了,你年龄比较大,你可以出去打工了。你还说雪儿比较聪明,继续读书会有出息的。你那一天和爸妈说的话我全都记得,还有后来你让我好好读书,回报爸爸妈妈,我都记得!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姐姐,你快点想起来吧,爸爸妈妈都在家里等我们回去呢!”\r
  苦肉计有点效果,范月兰听着听着就慢慢松开了手。\r
  从这些只言片语,我是听不出她们姐妹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故事,但是范月兰有反应、会松手,就说明她是真心疼爱她妹妹的,所以终究是狠不下心去杀她。\r
  只要范雪琦能唤醒范月兰内心里的一丝温情,或许事情就会有转机。\r
  然而就在我以为有转机的时候,范月兰脸色再次变得狰狞,重新用力地掐住了范雪琦纤细的脖子:\r
  “不!你错了!那些东西不是我想给你的!是爸妈想给你的!他们总说做姐姐的要让一让妹妹,我不想让,可是我有什么办法,你只要一哭,他们就会把所有的错全都怪在我的头上!读书的机会也不是我想要让给你的,是我听见爸妈在房里面说家里没钱了,只能送一个女儿去读书,还说你比较聪明,把钱放在你身上会更有价值。我知道他们主意已经定了,与其让他们亲口来和我说,还不如我亲自去和他们说,这样他们还会觉得我很懂事,对我还会好一点!你以为我就真的愿意放弃高考?谁不知道,只要考上大学就能改变命运?你以为我想那么快就进入社会去打工?去看人脸色?”\r
  “那你杀了我呀!”范雪琦叫了出来,“如果你真的那么心不甘情不愿,那么恨我的话,你就杀了我呀!”\r
  听到范雪琦的呐喊,范月兰一怔,又松开了手。\r
  范雪琦凝视着她,说:“姐姐,我不信你真的不把我当妹妹了。你疼了我十八年,我不相信十八年里的一朝一夕都是你伪装出来的。你醒醒吧,不要再受姐夫的操纵了!”\r
  “……”范月兰的意识出现了恢复的迹象,没想到电视剧里狗血的呐吼桥段真的有效!\r
  但是,范月兰只是出现了动摇,并没有马上恢复正常的意识,她双眼迷离空洞,不知在看向什么地方:“不,我恨,恨死范家人了……如果他们当年没有把我生下来,这样阿仁就不会遇上我,他不会遇上我就不会和我结婚,不和我结婚就不会出轨,不会出轨我们就不会争吵,不会争吵阿仁就不会死……都是他们的错,谁让他们把我生下来!”\r
  “啊?”范雪琦被范月兰的这种神逻辑给弄懵逼了。\r
  但我见怪不怪,被恶灵附体的人,脑洞不是咱们这种正常人能理解的!\r
  听她说的,竟把曹仁的死怪罪到自己的双亲的头上了,这理由何其牵强,可是她本人却根深蒂固,执念甚深!\r
  这种神逻辑不是正常人能想得出来的,一定是曹仁的枕边鬼语慢慢地侵蚀了范月兰的心智,鬼的言语本就有惑乱人心的力量,曹仁与范月兰耳鬓厮磨一个月,这鬼语的力量定是深入范月兰的心灵,想要通过几句话的功夫就能够拔除掉鬼语的影响,那是我们想得太天真了。\r
  可是……\r
  “把我生在这个世上,是他们的错……可是,和雪儿有什么关系?她又不是生我的人……”范月兰低低地喃语。\r
  这一刻,我看到了希望!\r
  曹仁用自己的鬼话为范月兰编造了一个谎言世界,将她诓在这个世界里,变成他的奴隶。然而这一套谎言里出现了漏洞,曹仁在迷惑范月兰的时候,肯定忘记把范雪琦算进去了!\r
  有漏洞,就说明我们有机会唤醒范月兰的神智……\r
  忽然!\r
  范月兰背后的触手迅速地朝范雪琦刺来!想要就此终结范雪琦的性命!\r
  是曹仁怕了。\r
  范月兰动摇了,但是曹仁并不会为范雪琦而动摇,他依然要杀死所有和范月兰亲近的人!\r
  我冲上去,在曹仁刺穿范雪琦之前,将她拉出来,右手迅速地捏出法诀,虚画一个圈,业火就挡下曹仁的触手,熊熊业火焚烧世间一些不净之灵,曹仁惨叫着缩了回去,顷刻间,刚刚还耀武扬威的触手群消失不见——他是躲回纹身中,借助纹身的力量挡住了业火。\r
  可我就没那么幸运了。\r
  业火焚烧着我整条手臂,这一次情急之下甩出业火,并没有注意控制,就用力过猛,令反噬来得更凶猛,整只胳膊都被业火焚烧,灼痛深入脑里,痛得我脸色苍白,浑身虚汗,几乎想要晕厥过去!\r
  但现在不行。\r
  我还有事没做完……\r
  我尽力地将业火压制在肩关处,灭是暂时灭不了了,但我可以压制着它,不让它那么快就把我烧死。\r
  “吴深你怎么了?”这现象,反而是把范雪琦给吓得小脸苍白。\r
  我把她推开,朝范月兰走去。\r
  “吴深!”范雪琦担忧地叫了一声!\r
  我会把她姐姐找回来的,我刚刚承诺过,哪怕是拼了性命也会把范雪琦的姐姐找回来的。\r
  当我走到范月兰的面前,范月兰忽然闭上了双眼,垂下了头。\r
  “???”\r
  就在我疑惑时,范月兰转过了身。\r
  她依然垂着头,这姿势就像是被人操纵的提线人偶一般。\r
  而她背过身后,袒露的雪背呈现在了我面前,上面刺青已变成暗红色,但刻在范月兰的背后依然显得是那么的显目——【曹仁之墓】。\r
  那刺青忽然扭曲起来,慢慢地融成了一张暗红色的人脸,是曹仁的脸。\r
  在刺青里躲了几秒钟后,他终于避开了业火之劫!\r
  我现在明白了:正面是范月兰,背过来就是曹仁。\r
  曹仁的鬼脸尽情地嘲笑我:“这就是华南一带最厉害的刺魂师!被自己做的刺青弄得没办法了吧?你的业火可以焚烧天下间不净之灵,可是你拿你自己纹的刺青没办法!就算你想和我同归于尽,你也没办法破解自己施的术,要被业火烧死的人只有你一个!你就尽量地施展你的法术吧,你用得越多,死得越快!吴深,这是你的死劫,你是逃不掉的!”\r
  我脸色一变,他竟然看出了我想要同归于尽的想法?\r
  他说得是真的吗?我做的纹身在庇护着他,最后业火烧死的只会是我一个人!\r
  自己破不了自己的术,我这是应该骄傲呢,还是该觉得可笑呢?\r
  这一刻我倍感屈辱,但是三秒过后,我抬起头,吃惊地问:“你怎么会那么清楚死劫的事?”\r
  是的。\r
  我到现在才注意到曹仁太嚣张了,就算他知道躲回纹身里就能躲开业火,可是他知道我死劫的事?怎么知道我会拿自己纹的刺青没办法?\r
  犹记得,上一次对战时,他初见业火,明明是被吓得屁滚尿流!\r
  怎么这一次底气这么足?\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