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8章 大限!,刺魂第28章 大限!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8章 大限!

  我忽然间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r
  会找得来我纹身店的人很少,而且也不是所有顾客走进我的纹身店内,我就会为他们纹身的。\r
  我纹身,看的是缘。\r
  普通人进我的店,如果和我的店没有缘分,我是会拒绝并送客的。这种服务态度惹恼了许多普通人顾客,所以我的纹身店风评很差,而在这种情况下仍然还愿意来我店内求纹身的人都是怀有特殊目的人,就像曹仁、范月兰这样的人。\r
  他们初来到我的纹身店时,我以为是过去我的恩客介绍来的。\r
  可是现在想一想,又觉得没那么简单。\r
  普通亡魂怎么会要求我在活人的背上纹上【曹仁之墓】?\r
  背上刺魂,开始我以为,是曹仁怨恨范月兰,所以不愿意再和她见面;\r
  但是从玄学上说,那是要把人压得一世不得翻身的意思,而且,【曹仁之墓】这刺青形如墓碑,有聚阴养魂的功效,所以经过一个月的修炼,曹仁已经比普通的怨灵更强大了!\r
  ——若是从这方面来说,那曹仁当初的要求不是随便开口要求的,一个新鬼哪里知道那么多玄学上的道理?又怎么知道“死劫”这种专业术语?\r
  当曹仁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我终于觉得眼前的恶灵不是普通的新鬼,他要么是生前就有涉猎过玄学,要么就是死后得到高人指点,知道修炼的法门!\r
  但他不像是会的样子。\r
  懂玄学的人如果希望自己死后灵魂不灭,进而想修炼,是有自己的法门去聚阴养魂的,又何必来借助我的纹身力量?而且还是……死后一个月才找上门的?\r
  人死后有三七,三七之中头七最重要,知道鬼修法门的人一定会抓住最重要的头七时间来凝魂,所以曹仁死后一个月才来找我显得太迟了!\r
  而且他刚来到我纹身店的时候,只不过是一只不起眼的小鬼,没有泄露出半点怨气,这怎么看都不是普通的小鬼能做得到的。\r
  难道是有人指使他来的?\r
  可我向来行事低调,几乎不在道上露面,也不和道上的人打过交道,所以谁会在我背后使坏?用一个恶灵来引诱我犯错,促成我的死劫呢?\r
  我半点头绪都没有。\r
  也许是我经受死劫、业火焚身的样子显得我穷途末路了,所以曹仁放松了警惕,哈哈大笑着说道:“当然是有人告诉我的!我不仅知道你触犯了死劫,还知道你死劫不可解!想想,今天就是你的大限之日了,等天一亮,你就会业火焚身,灰飞烟灭!这样你还怎么对付我?”\r
  他使劲地嘲讽我:“吴深,来呀!我就站在这里,你有本事就过来打我呀!”\r
  我问他:“那个人是谁?”\r
  “你都要死了,问那么多做什么呢?”曹仁冷笑着,“吴深,你说你做这刺魂师有什么意义?不管你平常有多厉害,到头来还是不能犯一点错,不然还是会落到一个引火烧身的下场。你的下场比打入十八层地狱还惨!我若是你,我绝不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r
  又是这个问题!\r
  上一次范雪琦在茶楼里问出这个问题时,就引发了我的心魔,差点就让我死在茶楼里了。\r
  也许是因为早就经历过了心魔,所以当曹仁再次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仅仅只是低落了一下,并没有多大的影响。\r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做这个刺魂师,我只知道我师父是刺魂师,所以我也是刺魂师。我从小到大只学了这一门技艺,我这14年来一直都在做刺魂师的活,所以我不知道我除了做这一行之外,我还能做什么……”我低低地说,心里充满了迷茫和可悲。\r
  迷茫的是我坚持了14年的事情,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做;\r
  可悲的是我大限到了,天一亮,我就要步师父的后尘了,有人设计陷害我,可我却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追究了。\r
  “真可怜,连自己在做什么都不知道,就你这样,你还说自己是华南一带最厉害的刺魂师呐?”曹仁不屑地嘲笑着,他看向范雪琦:“我要在你这厉害的刺魂师面前杀了这女人,让你知道你这一生所做的一切都是错!”\r
  说完,他朝范雪琦走去。\r
  确切的说,是范月兰低垂着头,身体倒退地朝范雪琦走去。\r
  这走路的姿势异常诡异,可范月兰背后长了一张“脸”,倒退走起来竟没有磕碰到任何东西!\r
  这说明曹仁和范月兰的身体已经融合得很完美了,他使用范月兰的身体就像是在使用自己的身体一样,没有出现任何不协调!\r
  在他从我面前走过去的时候,我分离一扑,将他扑倒在地上,翻了个身,让范月兰的背面对着我。\r
  “你干什么?”曹仁没想到垂死的我竟然还有这种狠劲,其实很多人都不觉得我有这狠劲,因为我平常太斯文了。\r
  我抬起手,双指成勾,插进了他的双眼中!\r
  “啊!”他惨叫着,鲜血从他的眼眶中流了下来。\r
  这是业火焚烧的右手,手指带着业火灼烧他的眼睛,这绝对比普通的伤势更重。\r
  我不想说话,这也是我最后的机会了,所以我不顾一切,以指代刀,插入曹仁幻化的鬼脸中,硬生生将那片腐肉挖下来!\r
  是的,腐肉。\r
  从外表上看不出什么。\r
  可当我用手指剜肉的时候,那种触觉就像是插入了一滩烂泥之中,这说明范月兰的纹身早就变了质,纹身吃人,将范月兰好端端的美背化作了“曹仁之墓”字样的腐肉!\r
  我一下下抠着范月兰的腐肉,直到曹仁的鬼脸再也维持不住,幻化回刺青的字样,我这才稍有喘息,这说明曹仁伤重,再也没办法维持诡象了!\r
  “有一句老话,叫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曹仁,我虽然身体出现异常,无法再正常施术,但对于你这种新鬼,还是绰绰有余的!”我呸了一声!\r
  转头看向范雪琦,那小妮子第一次见到这种剜肉的场面,早就吓得灵魂出窍了。\r
  我忍不住叫了一声:“还傻站在那里做什么?地上有我做手术的工具,快拿过来!”\r
  她这才回过神来,快步跑过去,在摔碎的瓷瓶渣渣堆里找工具:“哪一把?”\r
  “你觉得那把像,就拿一把过来。快点儿!”我大声地说。\r
  用手指剜肉,这始终不是办法。\r
  范月兰的纹身被邪灵腐蚀,腐肉里就像是藏有剧毒一样,我这带着业火的手指虽然能除去腐肉,但是时间久了,我的手指竟然感觉到被浓硫酸腐蚀一般巨痛,红莲业火的颜色也被邪气腐蚀成了绿色!\r
  真厉害的邪灵!\r
  范雪琦抓着一大把的小刀过来了,而我也快撑不住了,被业火焚烧的痛苦一直在折磨着我的意志,如果不是死撑着一口气,我早就晕过去了!\r
  就在我接过手术刀的时候,忽然有一个人从背后扑了出来!\r
  谁?\r
  我回过头,看不见那人的头,吓了一跳,但旋即就认出来这是白洁的无头尸!\r
  “她”也被曹仁操纵着!\r
  “她”将我扑倒在地,手持一把刀就要朝我砍下,我下意识地召唤业火护体,然而却忘记了这种时候我无法如常地控制业火!\r
  刹那间,业火化作滔天大火,白洁的无头尸在火中立即灰飞烟灭,而业火也迅速蔓延了我全身!\r
  完了!\r
  就像师父临终那日一样,我将要在业火中结束我的生命!\r
  可我还没有兑现我的诺言,把范月兰找回来还给她妹妹!我还没有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r
  就这样结束,我不甘心!\r
  可是业火焚遍全身,我身体的每一处都是灼痛,痛不欲生,但也无法马上死去!\r
  “啊——!”\r
  我痛苦地哀嚎着,眼前的世界都被火光灼烧,什么都看不见了!\r
  我只听见,范雪琦在惊慌失措地叫着我的名字,就像三年前,我喊师父的样子!\r
  没想到,我死的时候,陪在我身边的竟然是我只认识了一天的女孩!\r
  忽然!\r
  大雨临盆。\r
  火灭了。\r
  呃,灭了?\r
  身上一片清爽,舒服到让我躺在地上,连抬起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意识甚至产生了一时的空白。\r
  来自地狱的红莲业火竟然被水浇灭了?哪来的水这么神?\r
  why?\r
  我自己都懵逼。\r
  接着,有一个人抱起了我。\r
  “阿深!你没事吧?”一个声音闯入我的耳里,慢慢的,视野变得清晰了起来,我看到了谁?\r
  左正!\r
  一个我想也想不到的人竟然出现在了这个场合!、\r
  “汪!”还有一只不讲义气的狗。\r
  这两只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别告诉我,那不讲义气的狗开门出逃不是逃,而是去搬救兵了,可是这救兵来得也太快了吧?\r
  “你跟踪我?”我看着左正问。\r
  左正没好气地说道:“是,我是想看看你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我就想不明白,为什么你做了那么多坏事,惹毛了那么多人,结果后来每个人都对你感恩戴德?臭小子,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个平常开店没生意做的人哪儿来的车?你是上哪里偷的抢的?还有刚刚是怎么一回事?我一来就玩自焚?你想死能不能换一个舒服一点的方式?你这头猪!”\r
  我抓住他的手,但没想到伤得太重,这么小的一个动作就让我痛得直咧嘴!\r
  “先不说这个了,左正,你告诉我你生辰八字是多少?是不是特别牛逼的那种阳年阳月阳日阳时阳刻出生的人?”\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