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29章 要生了,刺魂第29章 要生了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29章 要生了

  
      这个时候,我是希望左正回答:是啊,我就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的人!
  
      然后我就说:哇塞,捡到宝了!
  
      这种特殊时刻出生的人,天生自带一身正气,万邪莫侵,而且身体发肤样样是宝,比黑狗还更能辟邪。而用我们玄学道上的专业话来说,就是:骚年,你骨骼惊奇,就是天生修炼我们这条道道的人才呐!
  
      然而,现实却是左正皱了一下眉:“你在说什么呢?什么‘生辰八字’?有人会像你这样说话的吗?我们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你还不清楚吗?我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呀?我身份证上写的日期还是我去孤儿院的那一天!”
  
      呃。
  
      对哦,我们都是孤儿,所以怎么可能会知道自己的真实出生日期呢?
  
      但我转念一想就不太明白了,想当年师父收我为徒时,说的是见我八字奇特,骨骼惊奇,适合做他徒弟……可我连我自己是哪一天出生的都不知道,他怎么会知道呢?
  
      “别说这个了,我先送你上医院吧。”左正扶起我,说。
  
      “嘶……”他一动我,就牵扯到我的伤口,痛得我不停地倒抽凉气!
  
      我这伤得多惨烈?
  
      用一句话形容就是:浑身上下一片焦黑,几乎没有一块好的皮肤了!还,特别的香,闻着这味,我自己都饿了。
  
      我的身一直残留着业火的灼热,但是左正的身体相对我来说却是凉的,我靠在他的身上,就有一种业火的余热被他吸收过去的感觉,这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因此我几乎可以确定,左正就是那种得天独厚的时辰出生的人才,专门治邪的!
  
      真是万万没想到呀,一个不知道自己生日的孤儿,竟有可能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阳刻出生的纯阳之体!
  
      而更有趣的是,我看似不可解的死劫到了左正身边,似乎就有化解的迹象了。用命理学来解释,他就是化解我死劫的“贵人”!
  
      太好了,我不用死了!
  
      这点让我感动得喜极而泣,没有接触过死亡的人不会有这种感动!
  
      “卧槽!哭啥?有这么疼吗?是个男人的,给我憋着,我马上送你上医院哈!”左正说着,将我扛到了背上,这一用力,扯动我被烧烂的皮,任他身体再如何的冰凉,都疼死我了!这一下,我是真的疼得泪飙了。
  
      他背上我,刚要走,范雪琦就叫了起来:“等等,我姐姐怎么办?”
  
      顺着她的手指看去,范月兰趴在地上,赤裸的背上黑血纵横交错,依然掩盖不了被我抠了一半的纹身。她安安静静的,不知是死死活。我当时给她剜肉的时候,太过心急,连剜具都没用,徒手就上了,没有顾得上克制力道,也不知道我下手那么狠,范月兰是否还能活着?
  
      这时左正也才注意到像具尸体一样躺着的范月兰,他犹豫了一下,问我:“阿深,你还撑得住吗?”
  
      “我没事。”
  
      于是他放下我,快步朝范月兰走去,想要检查她是否还活着。
  
      而就在当他弯下腰去触碰范月兰的时候,范月兰背上的纹身忽然扭曲出来,变成触爪伸了出来,朝左正缠去!
  
      但是很可惜,触爪刚一触碰到左正的皮肤,就立马像是被灼烧一样,收了回去。这更印证了我的想法,左正的生辰八字就算不是纯阳也是极重的命格,这才能把一切阴邪之物克得死死的!
  
      这时候,狗冲了过去,咬住了一条触爪,它嗷呜着——嚼起了那条触爪。
  
      卧槽,死狗,这个时候你还吃嘛嘛香!
  
      而左正这个无神论者终于撞了第一次邪,对这骇人的一幕,等他反应过来后,他只大声地说了五个字:“卧槽!什么鬼!”
  
      曹仁化作的触爪在面对左正和狗这两个强敌的时候,只能是无奈地收回了范月兰的背上,凝成了半张人脸。
  
      是的,半张人脸——我之前就已经剜下部分刺青,剩下的刺青再幻化做曹仁的脸的时候,也只够凝聚成下半张脸了。
  
      愤怒的半张人脸宛如穷途的野兽,他嚎叫着朝狗咬去,虽然没有咬到,但是鬼咬狗还是把怂包狗吓了一跳,狗委屈地嗷呜叫了一声,就逃到一边去了。
  
      果然不能指望它能有什么用。
  
      预感到自己死期的曹仁如丧家之犬地喊道:“好,吴深,是你赢了!我斗不过你!我没想到你竟会拼着性命不要来将我从月兰的身体里剜出去!我更没想到的这个时候你竟然还能找来这么厉害的帮手!我斗不过你,但你也别想阻止我!我就算化为恶鬼堕入地狱,我也要将她一并带去!”
  
      说完,曹仁的半张脸便隐入残缺的纹身中。
  
      与此同时,范月兰醒来,她翻过身,面朝我们。我看见她脸上的五官拧在一起,眼睛打不开,泪水却不断地流,发出的哀叫声堪比杀猪声,我有生以来从没有听过这么惨烈的叫声,听一遍后,我发誓我有生之年都不愿意再听到这种声音!
  
      “姐姐,你怎么了?”在场最关心范月兰的人莫过于她的亲妹妹范雪琦了。范雪琦不顾范月兰之前是什么狰狞的样子,在看到范月兰这个样子的时候,她不忍心地抱住了范月兰,无措地问。
  
      范月兰痛苦地说:“我……我要生了!”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范月兰一直在捂着肚子,手指的指关节都捂得发白了,原来折磨着她的痛苦根源就是她的肚子。
  
      可是她不是才怀孕一个月吗?这么快就能生了?
  
      范月兰的肚子大得惊人,和我前两天看见的时候,生生大了两倍——哦,我想起来了,她的肚子在吃下白洁的头颅之后,又增大不少,如今看起来,只和待产孕妇只差一点!
  
      “啊?要生了?喜事啊!你等等,我现在马上就给你叫救护车!小姐你撑住,孩子一定能平安生下来的!”左正掏出了手机,迅速拨了120,现场除了范月兰的惨叫,就属他最大声:“是急救中心吗?我这里有孕妇要生孩子了,地址是黑岩路87号!”
  
      听完这句话,我只想说:左正你是2B吗?你忘记刚刚看到什么鬼了吗?
  
      “姐姐……姐姐这是要生了吗?”范雪琦抬头看向我,眼神里充满了迷茫和无助,她之所以看向我,显然她也不相信范月兰是真的要生孩子了。
  
      一个怀孕实际才一个月的女人,生什么?
  
      范月兰这两天肚子长得太快了!
  
      我也不知道她究竟能生出什么来,一个人,还是一个鬼?
  
      可看范月兰痛苦的样子,我终究还是不忍心。
  
      我叹了一口气,走过去。
  
      “曹仁,一夜夫妻百日恩,你何必恨到这种程度呢?”我困惑地问。
  
      但是曹仁没有回答我。
  
      正面是范月兰,背面是曹仁。
  
      当范月兰面对我的时候,背面的曹仁是听不见我说话的。
  
      我再次叹了一口气,弯下腰,捡起剜具,走近范月兰,扶正她的身体。
  
      范雪琦看懂了我的意思,她抓住我的手:“吴深,我姐姐要生了,这时候你还想着把我姐夫挖出来?你能不能先处理我姐姐的肚子?”
  
      我说:“你姐姐的肚子是你姐夫种的邪,根源是你姐夫,只要将你姐夫除掉,就能破了这个邪。”
  
      范雪琦无奈,但她选择了相信我,放开了我的手,让我继续除灵。
  
      然而在我要下刀的时候,左正又抓住了我:“吴深你不能这么做,医生很快就到了!”
  
      这头猪!
  
      我翻了一个白眼。
  
      “让他做吧,只有他能治得好我姐姐!”范雪琦说。
  
      “……”左正疑惑地看了我一下,也不知他想了什么,最后还是放开了我。
  
      可我也没有下得了手,范月兰脸色一变,说道:“出……出来了!”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