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1章 收魂,刺魂第31章 收魂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1章 收魂

  
      发出恶毒的诅咒后,范月兰也用光了所有的力气,双眼一闭,直挺挺地倒了下来。
  
      “姐姐!”
  
      但是我比范雪琦和左正更快一步,接住了范月兰的身体。
  
      她的身体变得很轻很轻。
  
      脚边是她一手剔下的肉,入行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为自己剜肉除灵的人。
  
      这样也好,自己亲手斩断情根,总比他人帮手了解的好。
  
      这世间的情爱真是令人参不透,相爱时,恨不得将对方揉入自己的身体中,永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而分手时,就像这剜肉剔骨一样,决绝地将对方在自己的生命中所留下的印记全部剜除!
  
      范月兰的背已经血肉模糊。
  
      她对曹仁是恨透了,连带对自己都不留情了,看这伤势,她是不留余力地剜得极深,都快到骨头的部位了!
  
      为母则强。
  
      女人真的是做了母亲之后,就不再是从前那个只知道和男人情爱的小女生了。曹仁应该也万万没有想到,范月兰竟然会为了他制造出来的一个虚假的孩子,而亲自把他剜掉吧?
  
      就连我也以为,在看到自己生出来的肉泥之后,范月兰会崩溃,会疯掉,可没想到她竟然会坚强地拿起刀子呢?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曹仁出轨,不仅仅是肉体出轨,就连精神也出轨了,他爱上了别的女人,自然也就嫌恶上了束缚住自己的范月兰;
  
      两人不合,于是经常出现了争吵,范月兰渐渐知道了白洁的事情,她找到白洁,想要让白洁离开自己的丈夫,但是两个女人撕破了脸,她推了白洁一下(不知道她当时是否知道白洁是有孕在身的),白洁流产了;
  
      白洁流产,让范月兰和曹仁夫妻俩的感情变得更加糟糕,他们吵架,跑到了马路上,不是我之前所得知的版本,曹仁不是为了救冲动的范月兰而死的,他是被范月兰推出去而死的;
  
      曹仁死后,化作怨灵,缠住了范月兰;
  
      他让范月兰“怀孕”,就是想让她也尝尝失去孩子的痛苦!
  
      这时,范雪琦拧开了药瓶的塞子,迫不及待地就要为范月兰上药。
  
      我阻止了她。
  
      “?”她不解地看向我。
  
      其实范月兰并没有把背后的腐肉剜干净,曹仁的恶灵依然藏在她的骨血深处。
  
      我把范月兰放下来,拿起剜具,掏出火机,给刀口消了消毒,这才进行专业的手术,将范月兰背上的腐肉一点一滴地剔个干净。
  
      随后,我从工具箱里拿出一卷宣纸,展开贴在范月兰的背上,拓出了血印,捏着法诀按在宣纸上,再把宣纸拿起的时候,“曹仁之墓”四个大字已经到了宣纸上,而曹仁的魂也吸到了宣纸上。
  
      我捏起法诀,将曹仁这个恶灵封印在了宣纸上,然后卷起宣纸,用狗血小红绳把宣纸束了起来。
  
      一气呵成。
  
      这一回施法,我没感觉到哪里不顺畅,看来我的死劫也伴随着范月兰和曹仁的孽缘的结束而化解了。
  
      我看范雪琦人还傻乎乎的,于是无奈地冲她使了一个眼色,她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把肉白骨的伤药敷到范月兰的背上。
  
      范月兰的伤势极广,幸好我带的肉白骨伤药充足,范雪琦为她涂了足足十瓶肉白骨,这才涂满了背。
  
      涂完伤药后,范雪琦抬起头,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就像是个求助的孩子。
  
      我说:“药不是立马就生效的,明天新肉就会慢慢长好,只不过新肉生长的出来的时候会很痒,你记得明天多留心你姐姐一点,让她不要去挠伤口,这样会好得快一点。”
  
      “嗯!”
  
      “阿深。”左正突然拽住了我,他严肃地盯着我,“你是不是应该和我解释一下?”
  
      我问:“解释什么?”
  
      左正说:“那辆车!”
  
      “……”左正你个二比,见到了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你竟然还在纠结我的车上?
  
      “你是从哪里偷来的?别和我说是你买的,以你的收入连狗粮都买不起,你怎么可能买得起车呢?快告诉我,你那部车是从哪里入手的?我警告你,你可别给我做什么违法犯纪的事了,不然我第一个捉的就是你!”
  
      我:“……”
  
      左正还有其他的十万个为什么:“还有刚刚我见到的都是什么鬼?你到底是做什么的?你怎么摇身一变,就变成了捉鬼天师了呢?我看电视剧里的捉鬼天师都是画画符舞舞桃木剑再跳跳大神,就能捉鬼了,你怎么还上刀子了呢,当着女孩子的面搞得那么血腥,你以后还想要老婆吗?”
  
      我:“……”
  
      左正:“别闭着嘴不吭声!快把所有的事情都给我解释清楚!你以为你能瞒得过我?我可是刑侦队大队长!你就算不说,我也会把事情的经过都查个水落石出。你说吧,你是选择坦白交代呢?还是要我亲自动手查清楚?”
  
      我:“……”
  
      左正怒了:“说话!”
  
      我叹了一口气,终于开了口:“你想知道呀?”
  
      “嗯。”
  
      “张口。”
  
      “干嘛?”左正不解,但还是张开了嘴。
  
      我说:“再大一点。”
  
      “啊……”他听话的,把嘴张大到了极致。
  
      就这么一个近的距离,我往他嘴里扔了一条虫子。
  
      左正傻了。
  
      我不想说话。
  
      “咳咳!吴深你个王八羔子!!”左正气急败坏地卡住自己的脖子,伸出手指去挖自己的喉咙,但是怎么吐也不可能吐出来了,失忆蛊是会自动导航,寻找到人的大脑的海马体,吃掉最近两天内的记忆的。
  
      很快,左正就两眼发直,看来,失忆蛊是已经找到他的记忆了。
  
      他身体晃了晃,看样子是准备要晕了,但是他有很不甘愿就这样晕过去,他抓住我的领子,在晕过去之前仍执意说:“小崽子,你先给我解释清楚那辆车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倒。
  
      我接住了他的身体,他已经闭上了眼睛。
  
      但是失忆蛊的晕眩作用只是片刻的,他很快就会醒来,但是我不愿意他在这个地方醒过来,因为这个地方一片狼藉,都是血、都是肉,就怕他醒过来后,又要发挥刑警大队长的职业本能,追究到底了。所以我施法封住了他的灵识,让他睡得更久一点。
  
      狗已经在清理现场了。
  
      它从来都是担任这个清道夫的角色。
  
      一转头,发现范雪琦在看着我。
  
      “你给他吃了什么?”范雪琦问。
  
      我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了第三条失忆蛊。
  
      我耗了三年的心血,只培养出了三条失忆蛊,没想到这几天一下子就全都用出去。心有点儿疼,但不后悔。
  
      我把最后一条失忆蛊放在了范月兰耳边,失忆蛊找到了耳洞,自己钻了进去。
  
      看到这场面,范雪琦吓得两眼瞪得圆溜溜的,想要把失忆蛊从范月兰的耳洞里拔出来,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失忆蛊已经钻进去!
  
      “这到底是什么呀?”范雪琦生气地叫了起来,“吴深,你难道又要害我姐姐?你把她害成这个样子还不够吗?”
  
      我低声解释道:“这虫子不会害人的。它进入人的身体里,最多也就只能活一个小时,在这一个小时里,它会吃掉人的最近两天的记忆。虽然不能消除你姐姐所有伤心的记忆,但是这两天发生的事太多了,你姐姐忘记了,也许会好受一些。等她醒来,你们家人好好陪伴她,她迟早会走出来的。”
  
      “哦。”范雪琦松了一口气,她看了昏迷的左正一眼,“那他呢?他不是你的好朋友吗?你为什么也要消除他的记忆呢?”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