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4章 手腕上的毛毛虫,刺魂第34章 手腕上的毛毛虫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4章 手腕上的毛毛虫

  
      没过几天,那女孩又来了。
  
      她没有进店之前,风铃就叮铃作响,响得急切,仿佛是怕人听不见一般。
  
      铃声太吵,我无奈地走过去,抬手停住了风铃的抖动,再松开手的时候,它不响了。
  
      “你这风铃是电动的吗?这个角落里根本就不透风,它怎么还会自己响起来呢?”声音从我身后飘来,我转过头,看到女孩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身后。
  
      我对她笑了笑:“你说是就是吧。”
  
      她笑了一下,似乎在说“又装逼”!
  
      但她没有把这话说出来,笑过之后,对我说道:“我这几天去其他纹身店看过了,但是别的店的选图都千篇一律的,没有什么特色。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你这里的选图风格比较讨我欢心。所以我又回来了。”
  
      “欢迎回来。”我微笑着点点头,对待客人,我从来都是温柔以待的。
  
      女孩转头浏览了一下展示墙上的画,指着其中一幅画说:“我喜欢这个图案,你给我纹上吧。”
  
      这一次她指出来并没有多少犹豫,显然上一次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喜欢上这个图了,所以第二来的时候才能这么快地指出那副图的位置。
  
      但……
  
      我摇了摇头:“它不适合你。”
  
      “嗯?”
  
      我轻声说:“我的这个纹身店和别的纹身店不一样,所有的纹身都是独一无二的,不会重样。你指的那幅图早就有人纹过了,所以我不会再纹到你的身上。如果你相信我,我会为你设计独一无二的专属纹身。”
  
      女孩笑了起来,这次她再也忍不住了:“又装逼!不过,你装逼的方式还蛮特别的,我喜欢你的调调。专属纹身——不错,有意思,那我就看看你会给我纹上什么样的东西?”
  
      我抬起手,请她入座:“你先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很快就回来。”
  
      我推开挂有风铃的门,年轻的女孩好奇地往房间里面看了看,但我只打开了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缝隙,迅速地钻进去,就合上了门。
  
      “切!”门外响起了女孩不悦的嘘声。
  
      *
  
      我拿了东西之后,就马上出来。
  
      女孩已经在贵妃椅上躺好了,等我出来,她问:“喂,你打算我纹什么?”
  
      我在她身边点上熏香,但没想到她刚闻到味,就马上皱起了眉,不悦地说:“你别点这些玩意儿,我不喜欢。”
  
      我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只好掐灭了。
  
      给她泡花茶,她也不愿意喝,不断地催促我快点儿给她纹身。
  
      我叹了一口气,看来过去对顾客们用的那一套是没有办法用在女孩的身上了。
  
      我将工具准备好,就在她的伤疤上刺下了第一针。
  
      “啊!”她立刻叫了出来,小脸变得煞白,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
  
      我看了她一眼:“如果觉得痛,就喝一口花茶,有止痛的功效。”
  
      她马上喝了一口,刚刚还嫌弃花茶的味道古怪,现在却是顾不上花茶是什么味道了,一口就喝干了杯。
  
      但花茶的止痛功效并不是马上就起来的,我耐心地等她疼痛退下去了,这才继续下第二针。
  
      纹魂不同普通纹身,所以经受者会感到非一般的痛苦,花茶和熏香就是为了降低这种疼痛而准备的,如今女孩只是喝了茶,而没有点起熏香,所以这功效是大打折扣的。
  
      “纹身都是这么痛的吗?”女孩问。
  
      我漫不经心地回答道:“会比你当初割腕的时候痛吗?”
  
      女孩愣了一下,很快就笑了:“好像更疼。”
  
      顿了顿,她和我说:“当初我割那一刀的时候,其实一点都不疼,因为心更疼,所以也就不觉得身体上会有多疼痛了。”
  
      尽管喝了花茶,但是疼痛还是存在的,我每下一针,她就疼得身体抖一抖,但她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子,自始自终都没有再叫一声,只有疼得不行的时候,再喝一口花茶把疼痛压下去。
  
      我看她实在太疼了,就忍不住停下来说:“要不,我把香点上吧。那香有安神的功效,会减少你的痛苦的。”
  
      她这才明白香和茶都有什么作用,没有像之前那么抵触了:“安神?安神是什么意思?”
  
      “就是会睡一觉,等你睡一觉醒来,我就纹好了。”我说。
  
      她立马升起警惕,护着胸,往后缩了一下身体。我好笑又好气地说:“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我保证,在你睡着的时候,除了纹身,我不会对你做其他事情。”
  
      “真的?”
  
      “嗯。”
  
      她嘴一撇,嘀咕了一句:“注孤生!”
  
      “什么?”我没听明白。
  
      她翻一个白眼,说:“快去把香点起来吧!我明明听人家说,纹身不怎么痛的,怎么到了你这里,就疼得要命?”
  
      我笑了一下,起身把香点上,过不了多久,她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呵欠,合上眼睛,沉沉地睡了下去。
  
      *
  
      等她醒来,我已经纹好了。
  
      一如从前,每次纹身都让我损耗极大的元气,身体感到十分疲惫,女孩起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另一旁的椅子上躺下来了。
  
      “你怎么给我纹了这么难看的东西!!”她一醒来,看见自己手腕上纹的东西,整个人就炸了。
  
      因为,我给她纹的,是一条青色的虫子,画风细腻到连虫子皮上的细细的绒毛都纹出来了——没错,这是所有人都望而生怯的毛毛虫!
  
      女生都不喜欢虫子,甚至有人还会害怕到尖叫。
  
      这个女孩算得上胆子很大了,看到自己手腕上多出一只栩栩如生的毛毛虫,并没有害怕,而是愤怒。但我此时元气损耗得厉害,疲惫得连跟手指头都懒得抬起来,就更不想和她解释那么多了,于是冷着脸说:“纹都纹了,不管你喜欢与否,它都在你身上了。”
  
      “你!”她气极了,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毛毛虫,暗自生气了一会儿之后,最后还是无可奈何地接受了这个现实:“毛毛虫总比伤疤好看多了。其实,你的纹身做得不错,看起来就像是真的虫子一样,我如果拿去吓人,不知道会不会把别人吓到?”
  
      我:“会的。”
  
      这两个字让女孩转怒为喜:“我去试试!”
  
      我:“去吧。”
  
      “你……”她被我的态度弄得好笑又好气,她走到我面前,端详了我一下,发现我脸色不太好,这才问:“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我淡淡地说:“没事,只是有点困了。”
  
      “真的?”
  
      “嗯。”
  
      她看我不太舒服,就不敢再继续留在店里面打扰我,直接问:“你这纹身多少钱?”
  
      我说:“你想给多少就给多少吧。”
  
      “如果我要你免费呢?”
  
      “可以。”
  
      “你……”她无可奈何地笑了一下,但她最后还是把钱压在了茶杯下,转身轻轻地走了出去。
  
      在她将要跨出店门的那一刻,我开口说道:“三个月后,我会亲自去接‘ta’回来。”
  
      “嗯?”女孩停住脚步,回过头,不解地看了我一眼。
  
      但我没有解释什么,而是闭目养神。
  
      她不好意思打扰我休息,停留一下,很快就离开了。
  
      在她离开后,我起来看了一眼她留下的钱,茶杯底下压着的是一张100元的钱,看来我的纹身在她心里面就值这个价了。
  
      我以为,我和女孩的下一次见面起码在三个月后,可谁想到,不用三个月,只过三天,我就和这手腕上有伤疤的女孩有了第三次交集。
  
      那一天,我敞开着店门,而自己躺在贵妃椅上睡得正香时,忽然有个人用力地把我从贵妃椅上揪了起来!
  
      “吴深!你这王八蛋又出来害人了?!”
  
      我还没清醒就听到耳边犹如雷声炸开一样的怒吼声!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当我看清眼前揪着我的是谁的时候,我愣住了。
  
      ……范雪琦?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