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35章 吴深你又出来害人了?!,刺魂第35章 吴深你又出来害人了?!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35章 吴深你又出来害人了?!

  
      范雪琦?
  
      虽然一个月没有见到这个女孩了,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她太让我记忆深刻了,这并不是她本人有什么特殊的魅力值得我记住,而是她姐姐让我记忆深刻,一辈子都忘不掉——那是血之教训呀!我的职业生涯里第一次失手就是失手在范雪琦的姐姐上,如果不是身边有个福星左正,我恐怕就死在那一次失误上了。
  
      可这和范雪琦有什么关系?
  
      自从范月兰的事一了,我给范家退还了10万元,还垫付了医药费,这就应该两清了,从此不再有任何瓜葛才对,可是今天范雪琦怎么跑到我这里来兴师问罪了?
  
      难道是说范月兰又怎么了?
  
      “吴深!你这王八蛋又出来害人了?!”范雪琦揪着我的衣领,愤怒地质问。
  
      我纳闷:“我怎么了?”
  
      “艾婷婷,你还记得艾婷婷吧?”
  
      “谁?”我满头雾水,搜索了一遍记忆库,想来想去,也没想得出来这是那位美女的名字。再说我上个月被业火烧得皮开肉绽,毁容十级,出门都会把小孩子吓得哇哇大哭,直到最近开始长了新肉,又用了肉白骨,这才开始慢慢地恢复过去白净的样子——天地可鉴,我毁容期间可没出去招惹什么风流债啊!
  
      “装!”范雪琦咬牙骂道:“我问你,前几天是不是有个女的来你这里纹身?她就是艾婷婷!”
  
      “哦,是她呀。”我这才把范雪琦说的名字和那个女孩联系起来。
  
      我问:“她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不知道怎么了?”范雪琦指着自己的手腕,气呼呼地说道:“你在她这里纹了条毛毛虫啊!”
  
      提到我的杰作,我露出了自豪的笑,脑海里浮现起了艾婷婷那日接受自己新纹身时说的话,她说这虫子纹得就跟真的一样,拿去吓人,效果肯定不错。
  
      看范雪琦这样子,难道被艾婷婷捉弄成功了?
  
      “笑?笑什么笑!”范雪琦红着眼,看来是真的又气又急:“你难道忘记我姐姐了吗?你这邪恶的纹身师,把鬼纹在人的身上!上一次是我姐姐,这一次是我的好朋友,你到底还要害死多少人?难道你还要用刀挖婷婷的肉吗?这个地方有什么肉可以给你挖?婷婷过去已经割腕自杀一次了,难道你这一次还要割她的手腕?你到底还要害多少人才够!”
  
      我无辜极了。
  
      “我不管!吴深,我不允许你伤害我的好朋友,趁现在那个鬼还没有开始伤害婷婷,你马上去把那个鬼收回来!不然!”范雪琦推开我,高高抬起腿来。
  
      这姿势,难道是……?
  
      就在我疑惑时,范雪琦已经一脚重重踢下,脚落在我的脑袋胖,咔嚓一声,我好端端的贵妃椅就这么被她硬生生地踹烂了一个脚。
  
      (╰_╯)#
  
      我青筋暴跳,心疼死自己的贵妃椅了,我店里就两张贵妃椅,一张是给客人纹身时躺的,一张是给自己纹身后躺的,像我这种日常散漫的人,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一天24小时,除了吃喝拉撒和纹身以外,几乎有20个小时是躺在贵妃椅上的,可想而知贵妃椅对我有多么重要!
  
      但是今天,范雪琦她让我价值不菲的贵妃椅上破了一个洞!
  
      我恼怒地看向范雪琦,而后者是一挑眉,完全没把这种破坏当做公德心的丧失,甚至还嚣张地挑衅道:“如果你不马上把你的鬼收回来,你的下场就是这个!”
  
      “……唉!”也不知怎么,看了范雪琦一眼后,我的火气却是消了下去。
  
      没脾气。
  
      真的没脾气,我看到范雪琦就想到她姐姐,想到自己过去犯下的错、经历的死劫,竟把对范月兰的愧疚放到了她妹妹的身上,心想就这样算了吧,不和她一般见识了。
  
      “我只是一个刺魂师,不是专门收鬼的,你这样不是太强人所难了吗?”我平心静气,耐心地和她解释说道。
  
      范雪琦怒气冲冲地问:“你为什么还要做刺魂师?你害人害得还不够惨吗?我以为经过上一次的教训之后,你就不会再做这种害人的事了,没想到,你竟然又出来害人了!吴深,你到底还要害多少人才够?”
  
      “唉……”我叹着气,不知道该怎么和一个门外汉解释,也不想向她解释什么,现在只后悔当初为什么不用一条失忆蛊在范雪琦的身上,也许用了,她就不会记得我,不记得那天的事,也就不会像今天这样,对我有这么深的成见了。
  
      我起来给她到了一杯茶。
  
      “我不喝!我姐姐说你这里的茶有问题,喝了就会睡觉。”范雪琦嫉恶如仇地瞪着我的茶,说。
  
      “……好吧。”我只好自己喝来压压惊了。
  
      喝了茶后,我忖度了一下,对范雪琦说道:“三个月后,我会亲自去把种在艾婷婷身上的鬼接回来的。你放心,只要时间到了,不管他们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我都会亲自去把‘ta’接回来的。”
  
      “ta?”范雪琦疑惑地问,“说的是那个纹身鬼吗?”
  
      “嗯。”
  
      这一说,范雪琦又火气上头了:“三个月?三个月也太久了吧?我姐姐一个月就被你折磨得不像人样了!你还让鬼附在婷婷身上三个月?那婷婷会变成什么样子?不行!不能拖三个月那么久!我要你马上把那只鬼收走!”
  
      “如果不收,你真的会打我吗?”我拍拍被她踢烂的贵妃椅,无畏地直视她的双眼:“就像这椅子一样?”
  
      “你!”
  
      她不敢。
  
      毕竟,随便打人是犯法的。
  
      我看她气焰降下去了,就请她坐下,但是她对我成见太深,所以对我的客气置若罔闻,甚至还不屑地别过头去哼了一声。
  
      我无奈,只好就这样对她说:“那个纹身和艾婷婷有缘,所以我才会把它纹在艾婷婷的身上。我不知道‘ta’和艾婷婷有什么关系,但是当艾婷婷走进我这个店的时候,‘ta’就不停地摇着铃铛,如果我不把‘ta’纹在艾婷婷的身上,恐怕会被‘ta’烦死呢。”
  
      “你就是怕烦,所以才会把一只鬼纹在人的身上?”
  
      “是。”
  
      “你到底是做什么的?鬼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只要是鬼的请求,你就一定会照办?”范雪琦气急败坏地说,“上一次你也是说你不会拒绝鬼的,所以才会把我姐夫的鬼魂纹到我姐姐身上的!”
  
      她一提她姐姐,我心里就生愧,面对她过激的言论,就更不会去计较了。
  
      我耐着性子和她解释:“职责所在,我不得不这么做。”
  
      “职责?!”范雪琦像是听到了这个世上最好笑、最讽刺的话,“你别跟我扯什么职责!像你这样的职业根本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你们刺魂师就不应该存在!你们把鬼魂纹到人的身上就是害人呀,我看你年纪轻轻、仪表堂堂的,为什么你就不能够做一点好事,非要做这种帮鬼害人的事情呢?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怕,但我还是要这么做。”我平静地说。
  
      刺魂师的报应比天谴、比渡劫还更残酷,只要做错一点,就要灰飞烟灭,连来世都不再有。师父被业火焚烧十天十夜的惨景永远是我忘不掉的阴影,只要一想到那个场面,我就会对死亡产生难以言表的恐惧!
  
      但,那又能怎么样呢?
  
      有些事,总得有人去做。
  
      我没有那么高尚,也没有去拯救迷途亡灵的想法,我只是想到我师父穷极一生都在做这一件事,我就觉得他能如此,我也应该如此。
  
      面对成见极深的范雪琦,我在想,我要不要把真话告诉她?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