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44章 搬救兵,刺魂第44章 搬救兵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44章 搬救兵

  
      “我师父死的时候,愤怒的我闯了不该闯的地方,我去质问那个人,为什么像我师父那样好的人,平生做了那么多好事,为什么只是失手做错了一件事,就要落得灰飞烟灭的下场?我不服,我要报复这个不公正的世界,要让掌管生死秩序者承认自己的错误!然而,我只是一介凡人。”
  
      “我根本就闯不到‘她’的面前就被‘她’的看门狗抓住了。但他们没有杀死我,‘她’也没有杀死我,并且允诺我,只要我在人世间做‘她’的奴隶,为‘她’做事十年,‘她’不仅宽恕我的死罪,还会让我师父回来。”
  
      “我心上的烙印就是‘她’留的,是‘她’对我的惩罚,只要有这个烙印在,我的性命就是‘她’的。”
  
      “你说我不懂你看到你姐姐画的时候的感受,其实我懂。三年过去了,我到现在都还会想起师父被业火焚烧的场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天我失去我最爱的人。我也知道看到最爱的人受伤时、自己爱莫能助的痛苦和煎熬,更知道那一刻为了亲人而奋不顾身、可以站在全世界的对立面也不后悔的冲动是什么样的感受!”
  
      “你除了你姐姐之外,你还有你的爸爸妈妈,可是,我就只有我师父一个而已……”
  
      我平静而苍白地把这些事说了出来。
  
      这么多年了,这些事,我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可是在这一刻,我全都和坐在我身边的女孩说了。
  
      她听完后,很震惊:“你说你要为‘ta’做事十年,那些铃铛就是‘ta’要你做的事?”
  
      “是呀!”我看了她一眼,眼里全是仇恨!“我已经做了三年了,但是现在全被你毁了!”
  
      在纹身店里,我绝望过。
  
      比起死亡,让我感到最绝望的是我坚持了三年的事在一夜之间全化为泡沫幻影,我的师父再也回不来了……
  
      “对不起……”范雪琦难过地道歉。
  
      我收拾好情绪,冷漠地说:“不用对不起,我师父本来就是灰飞烟灭了,没有活过来的可能性了。这么多年来,我也只不过是在抱着一个渺茫的希望等他回来。他要是回不来,这也是命。”
  
      “那你呢?”范雪琦担忧地问,“你说了,那个人要你为‘ta’做事十年才能饶恕你的性命,现在才三年,‘ta’会对怎么样?”
  
      我说:“取走我的性命,打入十八层地狱吧。”
  
      “!”她更吃惊,也更难过了:“对不起……”
  
      我默默地把车开入高速公路:“你不用再说‘对不起’了,我没有怪你。出事只说‘对不起’是最没用的三个字,把事情解决了,这事就翻篇了。”
  
      “要是解决不了呢?”
  
      “解决不了,我就死了,死了更不会怪你。”我看得洒脱,恩怨那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死了以后还计较那么多做什么?
  
      “……对不起。”
  
      “闭嘴,我不想再听到这三个字了。”我冷漠地说。
  
      她无奈,心中有再多的愧疚,也不会再说出这三个字。她低声问:“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呀?车子开上高速公路了,你要去很远的地方?”
  
      我说:“去隔壁省找一个老朋友。我是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把走丢的72个鬼魂找回来了,但如果是她的话,也许能在一夜之间,找回来。”
  
      这个人,是我的一位老朋友,她住在隔壁省,是当地首屈一指的安魂师。
  
      安魂师之所以是安魂师,是因为他们以一首安魂曲成名于世,每当夜幕降临之时,他们就会在城市的上空吹响安魂曲,安抚着城市里四处游荡的孤魂野鬼们,令他们在夜晚不再骚动,不会去打扰这个城市里的活人们——他们以一首安魂曲,维系了活人与亡者之间的和平。
  
      除此之外,安魂师还能以乐曲引渡亡魂去往极乐世界。
  
      你可能不敢相信音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但实际上,真的有。
  
      最浅显、最常见的以音乐安抚亡灵,就是在人死以后,请人在丧礼上为死者吹唢呐、吹丧乐,以安抚死者的在天之灵;有点道行的道士会用招魂铃招魂;赶尸人三步一摇,五步一唱,引领着亡者的尸身回到故乡……
  
      这些都还只是简单的安魂曲。
  
      而真正的安魂师会的可不止是这么简单,他们的音乐可以安抚一整个大城市里所有的亡魂!
  
      在纹身店里时,左正拨弄风铃,风铃的铃声让我想起了音乐,想起了我的老朋友,这让我看到了希望,也许她能够通过音乐,帮我把走失的灵魂找回来呢?
  
      只不过,路途有点儿远。
  
      在车上,范雪琦熬不住,睡了一觉。
  
      等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是凌晨4点多了。
  
      刚进入D市,我便听到了城市上方飘着悠扬的笛声,那笛声曲调轻慢,如山涧溪水般洗涤人的心灵,这一刻,带着身体疲惫与心灵的伤痛而来的我,感觉仿佛伤痕都被这优美的音乐平复了。
  
      最重要的是,这笛声由远至近,正在慢慢朝我们而来。
  
      看来她已经知道我来了,所以正出来迎接我们呢。
  
      主人亲自前来,我当然不能失去了礼数,赶紧下车,准备和老朋友见面。
  
      范雪琦听到车门动响,也醒了过来,她看到我下车,也赶紧跟着下车来,她跌下车来时还满脸迷糊:“到……到了?”
  
      我满心欢喜,笑着说:“对,到了。你听这笛声多优美!她来了!”
  
      “笛声?”范雪琦迷迷糊糊的,不解地说,“我没听到什么笛声呀,吴深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说:“这是安魂曲,是吹给亡灵听的,你是普通人,听不到也是正常的。”
  
      笛声越来越近了。
  
      空气忽然变得凉快了许多。
  
      安魂曲的调子也变了,从刚才的治愈系慢慢地变得紧凑了起来,我听着听着,笑容慢慢僵住,因为我总觉得这安魂曲有点儿不对劲,好像多了点什么的东西……
  
      战意!
  
      是战意!
  
      安魂曲已变作将军令!
  
      我脸色一变,赶紧把范雪琦塞上车:“快走!我们来错地方了!”
  
      范雪琦一脸懵:“来错地方了?开车的人是你吔!你怎么会开错地方呢?”
  
      “不,我们是来对地方了,但现在这地盘已经不是我朋友的了!我们现在这样没有拜帖就擅自前来,是闯入者,现在占领这个地盘的安魂师非常有可能杀了我们这样的闯入者!”
  
      我焦急地问:“你会开车吗?”
  
      她摇头。
  
      “你怎么什么都不会!”我气急败坏地翻了一个白眼。
  
      她无辜地说:“我还没十八,不能学车呀!”
  
      “你……”我真是无语了。
  
      早知道来到这里会有这么大的变故,我就不带范雪琦来了。我带她过来,原本只是以为过来找个老朋友而已,也就是带个小朋友过来遛一个圈,不会有什么意外的,然后解决这件事后,范雪琦也就不会再对这件事怀有愧疚,这样她也就能安安心心地回学校去,不再和我有任何牵绊了。
  
      可谁想到!
  
      这地盘易主了!
  
      本来是我的老朋友占据此地为王的,可没想到竟然易主了,变成别人的地盘了,所以我的到来就变成了擅自闯入,按规矩,这地盘的主人有权利杀了我!
  
      这是什么时候易的主呢?
  
      应该是最近这两天的事,不然我的老朋友早就通知我,也就不会发生这样尴尬的事了。
  
      这是我们道上的事,范雪琦只是一个普通人,所以这地盘的新主人只会找我麻烦,而不会找范雪琦麻烦,所以我希望她能自己开车离开这是非之地,可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不会开车!
  
      这就蛋疼了!
  
      而更蛋疼的是,一群鬼飘了过来,围绕住我们,慢慢变作了五行阵法!
  
      安魂者,可以一首安魂曲安抚万千亡灵,亦可以一首将军令号令百鬼出战!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