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45章 D市新主,刺魂第45章 D市新主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45章 D市新主

  
      只不过,我没想过,这名D市新主除了一曲安魂之外,竟还精通奇门遁甲之术,难怪旧主修为如何再高,也被其取代!
  
      新主驭百鬼而来,将鬼组成奇门阵法,将我们困在阵法中心,我抬头看去,上面三重鬼,地下必定也有几重鬼,这是要上天无能下地也无能!
  
      里三层、外三层,也是硬闯不出去。
  
      我并不精通奇门遁甲之术,只是知道一些浅显的道理,知道一个阵法里必有生门和死门组成,找到生门则生,踏入死门则死!
  
      可这百鬼随笛声而动,变化极快,我连这阵法都没看清楚,又怎么去找生门呢?
  
      但百鬼只是绕着我们而转,暂时没有攻击我们,这说明新主暂时还没有杀我们的意思,就算要杀,也得见过面后才杀!
  
      奇怪,这时候怎么那么安静呢?
  
      我低头一看,发现范雪琦双眼迷离,身体摇摇晃晃,竟像是快睡着了。
  
      她是听不见安魂曲,可不这代表安魂曲对她不起效果。
  
      “范雪琦!”我扶住她,她直接靠在我的肩膀上,合上眼睛,竟然睡着了,我怎么拍她的脸、怎么唤她的名字,她都醒不过来。
  
      这D市新主不知是敌是友,在她的安魂曲之中睡下,只怕会被她勾了魂去。我情急之下,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捧住她的脸,吻住她的唇,舌头探入她嘴中,卷出她的舌尖到嘴里用力一咬!
  
      “啊!”她惊醒过来,用力推开我,脸蛋红得跟烧起来似的,她捂住嘴,慌慌张张地问:“吴深,你在做什么?”
  
      我看她眼神清醒得很,也就放下心来了。
  
      人的身上有三处精血,一处指尖血,二处舌尖血,三处心头血,这三处精血力量逐级递增,范雪琦不是修行之人,咬破指尖也没有,唯有咬破舌尖才能保持清醒。
  
      我严肃地对她说:“你要是还想睡觉,就咬自己的舌头,在我们没有安全离开之前,你绝对不能睡下,不然会有生命危险!”
  
      范雪琦疑惑地问:“危险?怎么了?”
  
      她只是肉眼凡胎,根本看不清我们被百鬼围困的景象,我本不愿让一个普通人看到过多的异象,但是就现在的困境来说,她看不见反而会更加麻烦,于是我就趁她没有防备,用力戳了一下她的眉心,施法帮她打开了天眼。
  
      “你干嘛!”范雪琦生气地叫了一声,结果看了一眼周围,就两眼一直,直挺挺倒下。
  
      我扶住她,用力抽了她一耳光:“喂!说好不能睡的!”
  
      “说得也是哟!”她赶紧清醒过来,但是小脸被吓得一片苍白,躲在我身后,小小声地问:“吴深,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
  
      我叹口气:“被人困住了。”
  
      现在,我真想把这个没用的人踹得远远的,但是转念一想,人是我带来的,这个时候就嫌她没用,未免太没担当了,于是就没有再怪她什么,而是专心地想着怎么解决眼前的困境。
  
      只可惜,我才疏学浅,实在看不破这个阵。
  
      百鬼转了半个小时之久,新主都没有现身,而我也被磨得没有耐性了,开口说道:“黑岩吴深,误闯宝地,还希望这里的朋友不要见怪。如果愿意交个朋友,就出来见个面;如果不愿结交朋友,就放我们离开,下次吴深再来,必定携拜帖而来。”
  
      话音刚落,沉默的百鬼阵立显杀气,有一支鬼化作长枪朝我们袭来!
  
      看来,是不愿意和平解决了。
  
      这新主刚上任,锐气十足,还不懂得做人情,只想立威风啊!
  
      但我也不虚,被困半个小时不动手,是个D市新主一个面子,尽量不伤和气,但这不代表我就这样认输了。
  
      我召业火将那鬼拍开,但是我并没有伤他,毕竟刚在车上教导过小朋友鬼是人变的,不能乱杀,现在就当着小朋友的面杀鬼,我这脸不疼吗?
  
      所以我就没有杀鬼。
  
      可是我不杀鬼,鬼要杀我呀。
  
      他们被安魂师的笛声操纵着,舍生忘死,朝我袭来是要我的命!
  
      刚开始我推开野鬼,那新主便大概知道我的水准不是一个小小的鬼就能对付得了的,她的百鬼阵流动起来了,一环扣一环,我想杀一个鬼时,便有另一支小队将那鬼救回去,这根本没法杀,没法打,我迟早是会被这百鬼阵的多重变化而耗死!
  
      应战十来分钟,我感受到百鬼越战越勇,刚开始我以为新主上任,锐气太盛,想要压倒其他人,过过招试试彼此能力罢了,还不到要生死相对的地步,所以我就耐心陪她过过招。
  
      但后来我发现百鬼来势凶猛,根本不留一点活路——这D市新主太凶,不留余地,如此一来,我也恼了。
  
      你要我的命是吧?我还和你客气什么呢?
  
      你拿百鬼阵来困我,但你可知红莲业火就是鬼魂克星,任你组个千变万化的百鬼阵、还是千鬼阵、万鬼阵,我都能通通烧个干净!
  
      于是我放出红莲业火。
  
      刹那间,火光烧亮了夜空!
  
      待红莲业火淡去,刚才困扰着我们的孤魂野鬼都不见了。
  
      一名白衣女子站在空荡荡的街道上,手里握着一只白玉笛子,显得慌张失措。
  
      这就是D市新主?
  
      竟这么年轻漂亮?
  
      我的老友竟然被这样的一个嫩丫头给打败了?
  
      我颇感不可思议。
  
      “你好狠!”白衣女子回过神来,对我说道:“黑岩吴深,你竟然用火烧掉了所有的鬼魂,他们虽是孤魂野鬼,还没登录阴籍,可也算是归阴间管辖的,你说杀就杀了,一个都不留,这可是有百鬼之数!你活着时,没人计较你杀了多少鬼,但这笔血债会记在你的阴德之上,等你死后,到了阴曹地府,就不怕阎王把这笔账算清楚?”
  
      我耸耸肩:“是你先驭百鬼结阵,是你先把他们当做兵器来使,他们灰飞烟灭了,这笔账,你以为就和你没有关系吗?有损阴德,你损我也损,到了阎王判官面前,谁也不亏谁。”
  
      我一抬手,地面上升起星星点点,但夜风一吹,火点燃起,化作朵朵金莲绽放,虽只有巴掌大小,但是乍一眼看过去,是鲜花铺满一地,照亮冰冷的夜,绚美极了。
  
      而花蕊之中,缀着一粒白色的光辉,那不是光辉,而是灵魂。
  
      方才的百鬼,已被我收服。
  
      焚灭百鬼算什么本事?能让天性就克鬼的业火与鬼魂和平包容,这才是真本事。
  
      女子看到这,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我哼了一声:“请恕我直言,你的修为比包浮生差得远了,你能打赢她,应该是依仗了奇门遁甲之术将她打败的吧?若是论安魂曲,你应该是比不过她的。”
  
      “你懂什么?我是没料到你修炼火术,才会用了会被你克制的法术与你对战,但如此下次再与你对战,谁输谁赢还说不定呢!”女子不服气地说:“再说了,你又不懂乐理,哪儿分得出来我和包浮生谁强谁弱?反正她在我面前,就是输得一塌涂地,她自己也承认,轮不到你这个门外汉指指点点。”
  
      我自然知道眼前这名女子修为比老友浮生高的,可是她行事这么过分,我又怎么可能不帮浮生灭她威风呢?
  
      原本,这是他们D市的事情,谁做主人我并不关心,也没必要插手,但这丫头锐气太盛,一上来就想弄死我,光就这一点,我就必须得锉锉她锐气,免得她不知道隔壁村还有一帅哥叫吴深!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