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46章 这世界残酷的法则,刺魂第46章 这世界残酷的法则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46章 这世界残酷的法则

  
      “不服,咱们来战。按道上规矩,我若打赢了你,D市就归我管了,你就必须滚出D市。”我毫不客气地放狠话,“但是呢,这里的鬼都被我收服了,你是驭百鬼而行的安魂师,没了鬼,你怎么和我打?”
  
      女子自负一笑:“你若以为安魂师只能以音驭鬼,那就是你太肤浅了。我叫席红雨,记住我的名字,因为我将要取代你掌管黑岩市!”
  
      “这什么情况呀?怎么打起来了?”范雪琦在我身后低声问道,“你们过去有仇吗?”
  
      “没有。”
  
      “那怎么打起来了?”
  
      “你知道什么叫‘占地为王’吗?我们玄道上的人有很强的领地意识,一山绝不容二虎,一个地盘上只允许有一个强者。这个D市以前的领主是我的朋友,我想过来找的就是她。但是她很明显在这两天里被人打败了,这座城市已经易主,新主人并不欢迎我们,互相看对方不顺眼就打,就是这么简单。”
  
      范雪琦眉头一皱,说:“怎么听起来像黑社会一样?”
  
      “差不多。”我说。只不过修行的人并不多,而混到拥有“领主”这能力的人才稀少,所以抢地盘的事并没有那么常见,而且大家更喜欢安心地龟缩在一寸小地方里,修自己的道,不问世事。
  
      而像现在这样争地盘的,我还是头一遭遇上。
  
      范雪琦问:“那你朋友呢?她既然曾经是这里的老大,那就说明她很厉害呀,要不你把她叫出来,然后我们一起打,顺便帮你朋友把地盘抢回来?”
  
      好主意,但……
  
      “浮生可能已经不在这城市里了。”我叹着气说,“按道上的规矩,新人打败旧人后,旧人就要马上离开这片土地。”
  
      范雪琦吃了一惊:“为什么?”
  
      我叹气:“一山不容二虎。”
  
      范雪琦问:“对了,那我们黑岩市呢?我们老大是谁呀?”
  
      她不问还好,她一问,我就忍不住给了她一个白眼:“你是猪吗?问我这个问题!”
  
      范雪琦无辜极了:“我问这个问题有什么不对吗?”
  
      太蠢了!
  
      我几乎要被她蠢哭了,无语地摇摇头,把她推到一边去,开口对席红雨说道:“她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们斗我们的,别把普通人卷进来。”
  
      有范雪琦在,我总是束手束脚。
  
      但席红雨冷笑一声,横起笛子,已经吹奏出了第一个音符。
  
      我转过头,刚想叫范雪琦躲远点儿,没想到一转头就看到她一脸迷离……
  
      卧槽,不会吧!
  
      席红雨竟然在操纵人?
  
      以安魂曲操纵人,我不是没听说过,但是我没想到席红雨竟然修炼到了这种地步!
  
      浮生也有这能力,但是我只见过她安抚人入睡,从未见过她操纵人去做事的,所以我并不清楚,浮生是否也有和席红雨这般本事!
  
      “范雪琦……”我现在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了,妞啊,哥真的后悔带你出来了!
  
      我该怎么去对付被席红雨操纵的范雪琦呢?
  
      打她?——不,哥从不打女人。
  
      破术?——暂时不知道怎么破啊……
  
      就在我考虑着要不要揍范雪琦一顿(最好揍脸),以公报私把店里的仇报回去的时候,范雪琦已经抬起了手,对上了我。
  
      而就在我以为她要和我动手的时候,她忽然转过身,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席红雨冲了过去,一脚踢飞了席红雨的笛子!
  
      我!!
  
      席红雨!!
  
      WhatHappened?
  
      “打打打,打你妹啊打,我们只是来找人救命的!很赶时间呀,谁有空陪你斗法斗到天亮?我们又不是专门来跟你抢地盘的,你干嘛那么凶!我们路过不行吗?这条路是你开的吗?我们路过要给你交保护费吗?如果要给你交保护费,那还要警察叔叔来干嘛?”范雪琦这个时候终于发挥了跆拳道黑段的实力,一边揍人,一边骂人,还不带喘气的!
  
      席红雨可就倒霉了,她看起来在拳脚方面就是一个弱鸡呀!
  
      最要命的是,她的笛子被范雪琦踢飞后,又一脚踩断了(好狠),没了武器,她吹不了曲,又被范雪琦一顿暴打打得懵了,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
  
      “吴深!你无耻!明明说好我们斗法的,你竟然让你的人来偷袭我!”席红雨气愤地叫道。
  
      我也觉得这样不对,我堂堂的黑岩NO1,竟然还要其他人帮手才能和别人battle,这传出去得多丢脸呀。
  
      于是我走上前,刚开口说了半句话:“范雪琦住手,这是我们道上的事,你一个外人不要插……”
  
      话还没说完,范雪琦就转过头来,飞来一记眼神杀,刹那间把我给吓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闭嘴!这是我们女人之间的战斗,男人给我滚一边去!”范雪琦说。
  
      我  !
  
      哎哟我去,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于是我退后,谦让了:“你们先。”
  
      席红雨看着我的眼神原本抱有希望,但是在听到我这句话后,脸色一变:“吴深你这贱人!”
  
      但是来不及了,范雪琦已经把人拖到了黑暗的角落里,继续暴行!
  
      可怜。
  
      但作为一个绅士,确实,不好插手进女士们的恩怨中呢,唉!
  
      不过范雪琦究竟是怎么样摆脱席红雨的控制的?这一点我可是很好奇呢,直到席红雨被范雪琦按在地上摩擦时,席红雨终于再也撑不住了,撅起了嘴,吹起了口哨——安魂师真是强,没了笛子,还有嘴,还可以继续作乐呢!
  
      范雪琦毕竟外行,只听了一个调,眼神便涣散了,就在我以为她要被控制住的时候,她忽然眼神一凛,掐住了席红雨的嘴,呸了一口血痰出来,骂道:“吹你妹啊吹!”
  
      继续摩擦!
  
      这时候我才知道,范雪琦为了不受到席红雨的控制,竟然把我之前教的活学活用了!只要她一感受到将要失去意识,就立马咬破舌尖,保持头脑清醒——我去,那她得咬自己舌头多少次呀?
  
      你以为,捂住了席红雨的嘴就有用了吗?
  
      不,她是顶尖的安魂师!
  
      就在我以为她真的黔驴技穷的时候,一个调子从她的腹腔里冒出来了——腹语!
  
      当席红雨用腹语作乐时,这一刻我是惊艳了、折服了,浮生败给席红雨不是没道理的,因为席红雨全身上下都能发出音乐声呀,这样的安魂师绝对我见过的最强大的安魂师!
  
      但……
  
      范雪琦又吐了一口血出去,然后一拳揍在席红雨的肚子上,这一下,席红雨无计可施了。
  
      “哇……”席红雨哭了。
  
      但是哭也没用。
  
      女人的眼泪只对男人起效,对女人不起效,尤其是碰上了范雪琦。
  
      范雪琦是真的飚啊,打起人来根本不懂停的。
  
      这时候我发现范雪琦有一个坏毛病,那就是很容易迁怒到别人头上呢。因为她姐姐的事,她就恼恨了我很久,但是现在她不好意思再把火气迁到我头上了,于是,席红雨成了她的出气包。
  
      真好。
  
      会迁怒也挺好的,反正打的不是我。
  
      我乐呵呵地站在一边,看戏。
  
      席红雨哭惨了。
  
      作为一个天赋极高的安魂师,她应该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对待,也更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又或者说,她应该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竟然会被一个普通人按在地上摩擦,这对于一个高手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
  
      我看差不多了,准备喊停时,一道悠扬的乐声伴随着晨曦而亮起。
  
      当听到这个熟悉的乐声时,我的心就安定下来了。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