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48章 为老不尊,刺魂第48章 为老不尊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48章 为老不尊

  
      都是老朋友了,没有必要客套那么多,于是我就把魂铃的事和浮生说了一遍,只是隐瞒了这件事关乎我性命,免得浮生有压力。
  
      “不知道你是否能帮我找回那走失的灵魂们,我当时也只是突发奇想,觉得安魂师的安魂曲有给亡灵指引方向的力量,所以你有可能帮我把他们引回来。如果不行,我再想别的法子。”我对浮生说。
  
      是,安魂曲确实有引渡灵魂的功效。
  
      可是一个城市里有诸多游荡的野鬼,从我纹身店里逃出去的鬼混迹入这些鬼之中,浮生要怎么找?她总不能把所有的亡灵都召集到我面前,让我一个个分辨吧?
  
      咳,就算浮生把所有鬼都召集到我面前,我也没办法分辨出哪些鬼是从我店里出去的,哪些鬼不是——他们在我店里时都是封在魂铃里,其实我也没见过他们的模样。
  
      唉!
  
      但浮生微微一笑,说:“行的。你不是说,你店里还留有一串风铃在吗?那风铃就是你和那些鬼魂的约定俗成,虽然你们分开了,但是他们还会记得那串风铃的声音,我只需用那风铃作乐,就能将他们招引回来。”
  
      我一喜:“那真的是太感谢你了!”
  
      浮生笑道:“小事一桩而已,瞧你严重的!你呀,打一个电话过来就行了,干嘛还特地连夜开车过来呢?”
  
      我笑嘻嘻地说:“浮生你在我心里就是‘女神级’的,对于‘女神’,我怎么可以用一个电话就把你请过去呢?我当然得亲自登门来接才能显出我的诚意嘛!”
  
      “油腔滑调,我可不是女神级,论年纪,我都可以做你奶奶了。”浮生哈哈笑道,她看了一眼躺在车后座上的范雪琦,揶揄道:“这女孩儿和你什么关系呀?她可什么都不会,你怎么还把她带过来?”
  
      我说:“我以为只是过来接你而已,不会遇到什么意外的,谁想到一来就碰到你们D市新旧主交替,我们就变成了擅闯者。你也别误会,我带她过来没别的关系,只是希望她看到这件事和平解决后,能够放下心里的愧疚,这样才好和我断个干净,回她的普通人群去好好学习,做个社会栋梁。”
  
      浮生笑了笑:“干嘛要这么绝情呢?吴深,你知道我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最大的遗憾是什么吗?”
  
      “是什么?”
  
      “就是我活到这把岁数,连个男人都没碰过呀!”
  
      “咳!”我脸红了。
  
      老奶奶,你这么饥渴,对一个年轻小伙子说这话,合适吗?!
  
      浮生瞪我一眼,苦笑着说:“你别这么看着我,我是过来人,就担心你会步我后尘呀。我从小就跟着师父学安魂曲,天天和死人、鬼魂缠在一块儿,时间久了,平常人看我就像是看个怪人一样。和我走得近了,他们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了,就立马滚蛋了。所以呀,我到现在都没结婚。吴深,你年纪老大不小了,难得有小妹妹看上你,而且长得也不错,你就赶紧下手吧,免得以后变成孤寡老人。”
  
      我想也不想就说:“范雪琦,我和她不可能。”
  
      浮生:“那席红雨怎么样?走的时候,我看她瞪着你的眼神里好像有点情意呀!”
  
      “噗!”我简直一口老血喷在车窗上了!
  
      老奶奶,您是人老了闲着没蛋也疼的吗?别看到一个稍微有点姿色的姑娘就马上觉得她和我有戏呀!
  
      席红雨就更不可能了好吧?
  
      我跟她根本就没过几招呢,她要因恨生爱,那也得先有恨呀,要恨她应该最恨的是把自己揍成猪头的范雪琦吧?跟我能有什么关系?
  
      “席红雨其实不错呀,人挺漂亮的,天赋也极高,最重要的是她还是我们道上的呢,你们互相扶持的话,可比和普通人过一生好多了呀。”浮生说着,脸上浮出了和蔼的笑,“要不,有空你带点小礼物去和她赔礼道谢一下,顺便看看有没有可能?”
  
      “咳咳!”
  
      浮生和我挤了挤眼睛:“得嘞,就这么说定嘞!这次我帮你把走失的鬼魂找回来,但是我要报酬,我的报酬就是事后你得带点小礼物过来和席红雨赔礼道歉哟!”
  
      我咳了咳,压低声严厉地说道:“浮生,我才二十三!”
  
      “二十三?”浮生讶异:“你才二十三?”
  
      “对!”
  
      “那就不急,二十三还小,还可以慢慢物色,我们吴深呀,肯定要配一个最好的女孩!”浮生笑眯眯地说,“不过还是要赔礼道歉,广撒网,一个都不能错过呀!”
  
      黑线!
  
      浮生你这是把我当孙子了么?这么愁娶?
  
      我无奈:“浮生,席红雨可是你的对手呀,你竟然撮合我和她??”
  
      脑子有病吧!
  
      浮生笑着说:“都过去的事了,谁还记这桩呀?你的终身大事更重要。”
  
      “……”
  
      “先说好,反正我不管,你不和席红雨道歉,我就不帮你招魂!”浮生跟个小姑娘一样撒起泼来了。唉,别人说的是真的,人越老就越像个小孩子!
  
      我无奈地应下来,但是想起离开D市时,和席红雨互相放出的狠话,说得那么绝,还要我回头道歉,那是要我老命吧?再说了,这是我错吗?一上来就要打的也不是我呀!
  
      唉!
  
      但不过浮生会这么说,就说明她是真的放下D市了,她真的看开了,愿意为后辈让道了。
  
      车后座的范雪琦睡得很沉很香,我想她这一晚上是精神绷得太紧了,所以在浮生的安魂曲下,睡得比平常还沉……
  
      *
  
      我们回到纹身店时,已经下午了。
  
      浮生把风铃拆下来,检查过风铃的零件没有任何瑕疵,试过音色之后,便在我面前试着拨了一首小曲子。我不知道是什么曲,但听浮生的演奏就是一种享受。
  
      “如何?”拨完后,浮生笑眯眯地问我。
  
      我说:“可以,真没想到风铃这样不是乐器的乐器也能被你演奏出一首完整的曲子。”
  
      浮生笑了笑,说:“任何能发出声音的东西都能演奏乐章的,只是你不懂而已。”
  
      说完,她又在拨弄风铃了。
  
      我知道她还在调试音,想要弹奏出一首更合适的安魂曲。
  
      我看她这么上道,看来今天晚上就能把所有走失的鬼魂召回来了,于是也就放下心了。
  
      这时,范雪琦醒过来了,她走过来时表情还迷离得很,满脸写着:“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做什么?”
  
      她扶着椅子,并没有闹腾,而是安安静静地听着浮生演奏完曲子,显然也是被浮生的曲子吸引住了。我就说了,浮生是这天下间最好的安魂师,席红雨在音乐上的造诣远不及浮生,谁都会爱上她的音乐的。
  
      浮生演完一曲,就停了下来,她抬头看向范雪琦,笑眯眯而又亲切地问:“小妹妹起床了?”
  
      那眼神!
  
      我头疼地扶住了脑袋!
  
      奶奶啊,孙子我都还没愁娶,您就表那么饥渴好不?
  
      “嗯……”范雪琦还迷糊着。
  
      浮生笑眯眯地问:“睡得还好吗?”
  
      “嗯,很好……”
  
      我无奈地摇摇头,范雪琦这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睡着吧?她会睡着,全是拜眼前的老奶奶所赐呀!不过范雪琦应该是还没见到浮生的样子就先睡着了,会不知道浮生的厉害也是正常的。
  
      “我……我怎么回到这里来了?我……我睡着之前不是还在D市吗?”范雪琦迷迷糊糊地问。
  
      “D市的事已经解决了,所以我们就回来了。”我指着浮生,向她介绍:“啊,这位是我的老朋友,这次我去D市就是为了请她。她叫包浮生,我们道上都尊称她为‘浮生婆婆’。”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