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49章 重伤,刺魂第49章 重伤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49章 重伤

  
      “浮生婆婆。”范雪琦乖乖地叫了一声。
  
      浮生笑眯眯地问:“小丫头,觉不觉得这风铃好玩呀?”
  
      “好玩。”
  
      “想不想学呀?”
  
      “想……”
  
      “来,过来过来,婆婆教你!”浮生就像是只摇着大尾巴的狼,也不管人家小姑娘说的是不是敷衍的话,就把她招了过去。
  
      范雪琦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下我的脸色,生怕自己再做错什么一样。我知道她现在心里充满恐惧,只想求我一个原谅,但是,有些东西是没法原谅的。
  
      我不会怪她,只是不原谅而已。
  
      但浮生在场,我不好意思扫了她的兴,就用眼神示意范雪琦去顺顺浮生的心意,等她们坐下开始玩音乐的时候,我站起来,把场地腾出给了她们。
  
      幸好浮生对范雪琦很感兴趣,把她给拉住了,所以她也就没机会缠着我了。
  
      我走出去,给左正打了个电话,免得他提前去找王政律师去拿我留给他的东西了。
  
      “阿深,你有什么东西要给我呀?直接给我不就行了吗?干嘛还要放在别人那里呀?”左正问。
  
      我蹲在街上,抓了抓头发,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反正,以后哪一天你找不到我了,你再去找那个律师,平常没事的时候,不用去找他。”
  
      “为什么?”
  
      “你傻呀,和律师聊天是按分钟计费的,你有那个闲钱吗?”
  
      “艹!”
  
      我挂了电话,回到店里,见她们俩玩个风铃玩得很嗨,就没打扰,回自己房间去睡了,刚躺下来,就听到浮生大叫:“吴深!你让我们俩在辛辛苦苦地编曲,你自己就睡觉?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我抬高手,挥挥:“浮生,有你在,我相信没问题的!”
  
      “那你的店呢?万一有人来找你纹身,咋办?”
  
      “放心,没人会来的。”说完,我就缩回被子下睡觉去了,这50多个小时都在车上,累惨我了。我比谁都更清楚我这个纹身店的行情,一年就接那么几单生意,平常根本就没人会进我这店里来。
  
      *
  
      入夜。
  
      我订了市中心楼层最高的酒店,带着浮生和范雪琦来了。
  
      这就是安魂师的条件,入夜时分,她们需要在城市中心最高的地方,又或者是城市中心最宽广且风最大的地方奏响安魂曲,这样才能够确保自己的安魂曲传遍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安抚到所有的灵魂。
  
      到了午夜12点,终于是鬼魂们最活跃的时刻,浮生打开了窗户,风吹拂了进来。
  
      今夜有风有浮生,真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呀。
  
      她小心翼翼地取出风铃,悬挂在窗户上,刚挂上,风就吹了进来,拂动了风铃,叮铃作响。
  
      “婆婆,这风吹动了风铃,会不会有影响呀?”范雪琦担忧地问。
  
      浮生笑眯眯地说:“不会。”
  
      接着,浮生将她的宝贝笛子取了出来,真是巧了,D市新主席红雨拿的也是笛子。然而我后来听浮生说,席红雨是故意拿着和她一样的乐器去击败她的,而不是自己最擅长的乐器,这说明席红雨在音乐方面确实有过人的天赋!
  
      她吹响了安魂曲,当她吹了第一段音阶后,风向就变了,原本被风拨乱的风铃静止了下来。外面的风依然存在,但却好像被格挡在了风铃外圈,触碰不到风铃。
  
      而第二段吹出过后,风铃便跃动了起来,随着她的笛声翩翩起舞,变作了安魂曲的和声,笛声和叮铃声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变得更加动听,令人感到仿佛春风抚过心田的温柔,不禁陶醉其中……
  
      “噗!”
  
      音乐戛然而止,浮生突然吐了一口血!
  
      “浮生!”我大吃一惊,赶紧扶住了她!
  
      这时浮生面容憔悴,脸色如纸的一般的苍白,竟然是重伤的模样!
  
      我吃惊地问:“浮生,你什么时候受的伤?”
  
      浮生苦笑一声,说:“强者相斗,又怎么可能有全身而退的道理?”
  
      她说的,是她和席红雨的争斗?
  
      席红雨确实很强,如果那日范雪琦用最粗鄙的方式揍了席红雨,单纯从斗法上,我也说不清要和她斗上多少时间才能分出胜负来。浮生与她相斗,以席红雨跋扈的心性,下手肯定不会留有余地,所以浮生在和席红雨斗法时,便受了重伤!
  
      知道这件事后,我又气又恼,紧紧抓着浮生的手,骂道:“你受伤了怎么不早说?”
  
      最过分的,这一路上,她和我说说笑笑,连我的终身大事都拿出来开玩笑,俨然一副“老娘退休了”的酸爽样,在我店里调音,还教范雪琦安魂曲,这完全就看不出受伤的模样!
  
      结果现在一吹响安魂曲,都没有吹得几段,就引发内伤了!
  
      受伤了不好好养着,这不是找死吗?
  
      浮生笑了一声,无奈地说:“这有什么好说的?你来D市找我,要为我出头,所以你拜托的事,我当然要竭尽全力去帮你做成了。可没想到,那席红雨是不世出的天才,把我伤得那么重,让我想吹一段安魂曲都不成!咳咳!”
  
      范雪琦着急地说道:“不是呀,婆婆!在D市的时候,你不是还一下子就催眠了我吗?那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浮生说:“在D市的时候,我之所以能催眠你,是因为你那个时候情绪和精神都已经绷紧到了极点,又正好发泄得七七八八了,所以当我催眠你的时候,才能轻易地找到你心间的空隙,引发你心灵的共鸣,这样才能顺利把你催眠,让你做一个好梦。可是……”
  
      浮生无奈地看了我一眼:“可是吴深的鬼执念太重了!”
  
      “执念太重?是什么意思?”范雪琦不解地问。
  
      我叹口气,无奈地说:“在这个世界上,99%的人在死的时候都不是自愿离开人世的,他们死之前肯定有很多遗憾没有结束,所以才会变成鬼魂,徘徊于世间而不得转世。而让他们能残留在世上的,叫做‘执念’,只有结束了他们的遗憾,解开他们的执念,他们才能重新进入轮回转世。在我店里的,是一群连孟婆汤都洗不掉执念的鬼,他们逗留在我的店内,等待着能够帮他们结束遗憾的人,那就是他们等的‘缘’。你的同学艾婷婷正好是能够帮助我店里其中一只鬼解脱的人,所以我将那只鬼纹到艾婷婷的身上,让‘ta’借艾婷婷的身体去完成自己生前的遗愿,三个月后,不管‘ta’究竟是否得到解脱,我都会去把‘ta’接回来,送去冥府,让‘ta’转世。“
  
      范雪琦的泪水掉了下来,她哀怨地看着我:“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我以为在你店里的都是恶鬼,你要纹到人的身上去害人!如果你早点告诉我,他们都是什么样的鬼,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就不会有这种误会,也就不会去做这种错事了!”
  
      我无奈:“我告诉你干嘛?你对我来说,你只是一个路人甲呀,三个月过后,我把艾婷婷的鬼接走,你就再也不会和我有任何瓜葛了呀,我和你说这个有意思?”
  
      “可是你和我说了,我就不会那样做了呀!”范雪琦伤心地叫着,嗓子都破音了:“你就是什么都不说!上次你带我去找姐姐的时候,你只和我说你会让姐姐回来的,但是你不告诉我你有死劫,你在我面前就差点被火烧死了!这一次也是这样!你明明只要说几句话,你告诉我你是做什么的,我就不会犯错,我就不会害你啦!可你就是什么都不说!”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