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52章 魂兮归来,刺魂第52章 魂兮归来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52章 魂兮归来

  
      风铃到底是怎么动起来的?
  
      风向也变了,是范雪琦吹动起来的?
  
      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范雪琦仰起头,抬起笛子,那风铃第一下抖动、接着第二下抖动,发出叮铃声渐渐地能和范雪琦的笛声合在一起了!
  
      这怎么做到的?
  
      范雪琦的笛声转为喜悦,风铃声也变得欢快许多。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作用,吹了几分钟,仍然不见有任何孤魂野鬼被她吸引过来。
  
      终究,还是不成吗?
  
      范雪琦显然也察觉到了孤魂野鬼们对她的安魂曲没有任何反应,开始变得着急了,乐声开始乱了节奏。
  
      我苦笑着抚着额头,别过脸去,不忍直视了。
  
      初学者就是初学者,根本就没有办法招魂,甚至,还那么轻易地把自己的节奏给乱掉了,一个乱了节奏的安魂曲还能算是安魂曲吗?
  
      罢了。
  
      还是等她吹完,就让她回学校去吧。
  
      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笛声转哀乐,但范雪琦始终没有停下来了。
  
      她不停地吹、不停地吹,忽然间啪嗒一下,一粒水珠竟然掉在我的手背上,迸溅出绚丽的水花。
  
      “?”
  
      我不敢置信,抬起手,摸了一下自己的眼角,才发现自己竟然流出了眼泪。
  
      直到这一刻,我才注意到范雪琦的笛声变了!
  
      是哀,但不是悲哀,是哀求!
  
      若说浮生的安魂曲是温柔的引导,那范雪琦的安魂曲就是哀求,她在用尽全力,在向这个天地发出她最大声的哀求!求那些走丢的亡灵们回来!
  
      我听着她的哀求,忽然间想起了那一年,我跪在那人的面前,愿用一切与她交换,只求她能令我灰飞烟灭的师父能有重入轮回的机会!
  
      令一个灰飞烟灭的人重入轮回——多荒诞!
  
      但我愿意用我的一切去交换这个机会!
  
      那就是我的哀求!
  
      范雪琦的乐声让我想起了我失去我师父时的痛苦,想起了我跪在阎王殿前苦苦哀求而不得的绝望!
  
      所以我控制不住我的眼泪,一直在流。
  
      这时,外面的夜空升起了许多白色的灵魂,乘着风而来,飞入房间中,当他们经过风铃时,拨动了风铃,令风铃的声音变成了另一种乐章。
  
      他们飞到我的身边,环绕着我而转。
  
      范雪琦欣喜地转过身来,那两只肿得像核桃一样的眼睛配上她的笑容,显得更加可笑了。
  
      “吴深,你数一数,看看够不够108个?”她欢喜地说着,但一说完,便脸色一白,吐出一口鲜血,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一个初学者才练两天就强行召唤108只鬼魂,必定呕心沥血!
  
      浮生取了风铃下来,轻轻摇着风铃,一边将环绕在我身上的鬼魂收入风铃中,就一边数着鬼魂的数量。等她把所有的鬼魂都收入风铃中,她对我说:“齐了,108只灵魂都回来了!”
  
      我看向她,不解地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范雪琦明明只是一个初学者,你是怎么让她做到这种程度的?”
  
      浮生笑着说:“因为在这个时间段里,只有她的感情最浓烈,而且持久不淡,谁都比不过她。她越不想你死,她的感情就会越浓烈。安魂曲只是一种形式,真正的力量是她此刻浓烈的感情,这种感情很容易感染周围的一切,所以这个时期里即便她只是一个初学者,她也能达到高级安魂师的水准。当鬼魂们能听到她的心声,听到她心里最大的哀求,便会起共鸣,寻她而来。你和她,还有那些鬼魂的目的是差不多的,所以你们才更容易起共鸣。”
  
      目的一样?
  
      范雪琦哀求那些鬼魂回归,是愧疚,是想弥补过错和为自己赎罪;
  
      那些鬼魂回来,是想要在我这里求我帮助他们解脱,所以他们回来时会围绕在我的身边;
  
      而我,求的是师父……
  
      虽然想的都不一样,但基本出发点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希望这些鬼回来。
  
      我擦干眼泪,收拾好心情,弯下腰把昏迷的范雪琦抱上床,为她盖好被子后,一回头,看到浮生提着风铃在对我得意地笑:“吴深,我终于赢你一回了!”
  
      我从她手里接过风铃,白了她一眼,说:“又不是你亲自动的手!”
  
      老太婆咧着一口白牙,得意地说:“但却是我教出来的好徒弟!怎么样?我说了,她能成就是能成,她不仅能成,还成功让你掉下眼泪了。哈哈!这是我的徒弟!我的徒弟厉不厉害?”
  
      过去我没为老太婆的音乐迷惑过,如今却被一个只练了两天安魂曲的初学者弄掉了眼泪,这让我感到十分尴尬啊!
  
      “巧合,只不过是巧合而已!”我咬牙说!
  
      老太婆哈哈笑:“对,就是巧合,谁让成千上万个人之中,只有她范雪琦一个人知道你完整的故事呢?吴深,你再也不是无懈可击啦!”
  
      我黑着脸,甩上了酒店的房门!
  
      mmp,我把这死老太婆当朋友,她丫的天天想坑我!
  
      但她说的也没错,范雪琦知道我太多事了,她知道魂铃的事、知道我和我师父的事,所以她的乐声才会轻而易举地侵入我的心灵,做到了浮生过去几年想要做却又做不到的事情!
  
      但绝不会有下一次的。
  
      我怎么可能会在一个初学者身上栽倒第二次?
  
      范雪琦只不过是在这几天里面,一生的情绪浓烈到了最高点,这不代表着她往后还能这样。这一次只不过是种种可能性碰撞在一起而产生的巧合,你以为她还能再有下一次?
  
      浮生你是高兴得太早了!
  
      回到纹身店后,我把风铃重新挂在原来的位置上,用其他物件暂时先代替魂铃作为鬼魂的栖息地,然后花钱让人用黄金打造了一批新的铃铛——他喵的,真金不怕火来烧,我看下一回谁再闯我的暗房时还能烧我的魂铃!
  
      第三天天亮之前,我都没有见到那可怕的黑衣使者出现,想来是那边接受了这个结果,不再计较我的过失,所以就没有派黑衣使者过来勾我的魂了。
  
      这件事似乎就这么翻篇了。
  
      几天过后,我看店的时候,狗跑了进来,它直接跑到我的面前,嘴里面含着一封信,也不知道是谁给我的。
  
      我拆开一看,看到熟悉的字迹,这才知道是浮生寄给我的信,那老东西看起来身体康健,穿衣很潮,实际上在很多地方都已经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了,比如说她只会用老人手机,至今不会用手机发短信……
  
      信上说,她走了,一个城市里不需要两个领主,她伤好后就离开了黑岩市,去寻找一片空的领地,重新占山为王。等她找到新的落脚点之后,她会再来信通知我。
  
      这是她的骄傲,骄傲不允许她在我的地方落脚,甘心栖息在我的羽翼之下,做我的附属者。
  
      除此之外,她还说她已经收下范雪琦为徒,只不过范雪琦还有大学学业没修完,所以她就不好意思中断范雪琦的学业,将她带在身边,传授毕生所学。所以托我替她好好照顾她的新徒儿,有事没事多多指点她一二。
  
      话虽如此,在浮生走后,我始终没有见到范雪琦来找我,兴许她是有愧,无颜面对我;又或者是她兑现了她的诺言,在这件事了后,不会再出现在我的面前纠缠我。
  
      但我们俩也不可能永远都不见面。
  
      在两个月后,一个女孩突然跑进了店里找我,那个人就是艾婷婷。
  
      她的纹身发生了变化,而她也留意到自己的身边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