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58章 第三次纹身,刺魂第58章 第3次纹身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58章 第三次纹身

  
      又了几个小时……
  
      “吴深!我做梦了!我真的做梦了!”艾婷婷忽然尖叫着叫了起来。
  
      我赶紧走过去,刚走到她身边,她就扑到我的身上,紧紧抓着我说道:“吴深,我梦见糖宝出现在我的梦里面,对我说……”
  
      她松开我,理了一下衣服,握着小拳头,低下头,摆出一个很可怜很萌萌哒的表情,用小奶音可怜兮兮地说:“娘亲,我饿~”
  
      我:“……”
  
      妹子,你是开玩笑吧?
  
      我印象中,鬼只会……
  
      披散着头发,双手垂在胸前,低着头,头上打下一束冷光,照出那惨白惨白的皮肤和血盆大口,一张嘴,三尺长的血红舌头掉了下来,并且阴森森地说:“我饿了……给我血……”
  
      但你怎么就演绎出了萌萌哒的版本?
  
      对了,因为艾婷婷提过《花千骨》这部热播剧,所以我看店时无聊的时候就特地去看了一下,这个“娘亲,我饿~”的语调好像就是那个热播剧里“糖宝”演绎者的语调呀!
  
      所以……
  
      妹子你确实在逗我。
  
      我嘴角一抽,转身就走:“不是梦这个……”
  
      我还以为,真的“饿”坏了虫子,说不定它就被逼得不得不托梦给艾婷婷,告诉她自己的执念是什么,然后事情就完美解决了,没想到,艾婷婷还是没有梦见“ta”。
  
      我看了一眼墙上的挂历。
  
      3月27日,距离期限有16天。
  
      这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很短了呀,“ta”怎么还能沉得住气?难道“ta”真的不想结束自己的遗憾了吗?
  
      艾婷婷跌跌撞撞地从贵妃椅上跳下来,着急地对我说:“吴深,你不是要我做梦就可以为我纹身了吗?现在我已经梦见糖宝啦,它都和我说它很饿了,想吃东西,难道这还不够吗?”
  
      “不是这个……”
  
      “不是这个,那是什么?你到底要我做什么样的梦?不对!”她跑到我面前,紧紧地盯着我瞧:“你怎么会知道我会做什么样的梦?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我平静地看着她,就在她以为我就要告诉她答案的时候,我说:“我不知道。”
  
      “你一定知道什么,不然不会这么说的。”艾婷婷紧追不舍。
  
      我想了很久,还是把纹身机给拿下来了,她看到纹身机,马上重新展露了笑容。
  
      我并不是心慈手软,而是担心呀。虽然艾婷婷做的只是自己心中所想,而不是鬼托梦,可越是没有诉求的鬼越让我担忧。从我这里出去的鬼,哪一个不是在奈何桥上不愿意喝孟婆汤的鬼?执念那么深,连孟婆都没办法,只能送到我这里来,可见“他们”执念有多深!
  
      可这一次,这只鬼竟然没有“诉求”?
  
      “ta”没诉求,谁能帮得了“ta”?说不定到最后真的会因为太“饿”了,自己爬出来,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呢?
  
      狗在艾婷婷脚下打转,表情很友好,也不像是有问题的样子。
  
      但我就是担心会出事,只好先顺应艾婷婷的要求,为她纹上叶子。
  
      “我可以给你纹第三次,但是你要回答我一些问题。”我说。
  
      “好~!”艾婷婷高兴地点点头。
  
      我回屋拿了瓶肉白骨,抽屉里的肉白骨已经不多了,我一年也就能只能做出12瓶来,前面业火烧伤太重,就用了7瓶,现在,抽屉里就只剩下两瓶了。
  
      我用肉白骨给艾婷婷治疗她过敏的皮肤,让她等到皮肤变好后,我再给她纹身。这丫头看到我竟然有这么神奇的药,就更加放肆了,说既然有这么神奇的药,那她可以天天来纹身,也不怕皮肤被弄坏了!
  
      我特么的……
  
      心头在滴血啊!
  
      你以为这药是地摊白菜,说有就有的呀?
  
      “这是最后一次了,不会再给你纹第四次了。虫子都已经长这么大了,你就不怕把它的胃口喂得越来越大,它就开始……”
  
      “开始什么?”
  
      我决定吓唬吓唬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于是咬着牙,阴森森地说:“到时候,它就再也不吃纹身了,开始吃旁边的东西,比如说你碰到的桌子呀、墙壁呀、铁门啊,什么都吃!哦不,说不定,它会吃你……!”
  
      艾婷婷把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显然是被吓到了!
  
      许久,她才小心翼翼地问:“会……会这样吗?”
  
      “这世上无奇不有,谁知道呢?”我恢复常态,平静地告诉她:“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
  
      “嗯。”
  
      我托起她的手,给她纹身。
  
      “啊!”才第一笔,她就马上叫了出来,显然是痛极了。
  
      我让她喝茶,并告诉她肉白骨虽然能够让她皮肤新生,但新生的皮肤就和婴儿一样脆弱敏感,所以会比上一次还更疼!
  
      尽管如此,艾婷婷依然是咬着牙坚持着,不愿意放弃。我给她画上一片片叶子,这还没纹到几片,她就已经脸色变得无比苍白,衣服也浸湿了大片,感觉是已经差不多濒临极限了。
  
      “吴……吴深,你刚刚……不是说要问我问题吗?你怎么……都不问?”疼痛难忍的艾婷婷忍不住开口,“你和我说说话……也许,我就能……转移注意力了,就……不会感到那么疼了……嘶……”
  
      不,我就是在等这一个时刻。
  
      一个人濒临极限时,意识是最薄弱的时候,也是最没有防范的时候,这时候,是最不会撒谎的时候。
  
      我点点头,问她:“婷婷,你这一辈子有没有遇上过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事情或者人?”
  
      “好多呀,你问的是哪一件?”
  
      “我也不知道问的是哪一件,你想说哪一件就说哪一件吧。”
  
      她困惑地想了很久:“那就很多啦,要一件一件说……那得多久呀?”
  
      我说:“那就慢慢说吧!”
  
      这时候,我的指腹触碰到了一块小小的凸起,正是虫尾所在的地方。我忽然想起艾婷婷手腕上的伤疤,对了,当初她走进我纹身店里的时候,提出的要求就是让我用纹身帮她遮挡住她手腕上的伤疤。
  
      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地在自己的手腕上留下伤疤的,会在这个地方留下伤疤的人过去都不简单。
  
      于是我有了主意:“要不,你和我说说你手腕上的伤疤的事情?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介意把你的伤心事告诉我吧?”
  
      “有什么不好说的?我答应过你,只要你给我纹身,你问什么我都会告诉你的。”艾婷婷坐起来,喝了一口花茶,勉强地把疼痛压下去后,和我说:“这道疤是我十六岁的时候留下的……”
  
      女孩的十六岁,是如花一样的年纪,在那个美丽的年龄里,艾婷婷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女孩,在高中学校里就和在大学一样,走到哪儿都是光芒四射的,追她的人很多,每天上学,抽屉里都塞满了情书,但是她从来都没有看过。
  
      那一年,她交往了一个男朋友,那男孩叫张晓平,人长得帅,但是学习很一般。
  
      他们那时候感情很好,做了男女朋友该做的事情,没过多久,艾婷婷就怀孕了。
  
      怀孕对于一个十六岁、还在读书的女孩来说并没有多少经验,直到肚子大起来的时候,艾婷婷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那时候,胎儿已经四个多月了。
  
      她很害怕,找来张晓平来商量孩子的事情。她很想为自己喜欢的男孩生下孩子,但是他们还要上学,如果要把孩子生下来,那他们就不用再继续上学了!
  
      在争吵和商量一个多星期之后,艾婷婷终于决定,把孩子打掉……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