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62章 给你个作业,刺魂第62章 给你个作业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62章 给你个作业

  
      “我听听?”我把耳朵贴到了艾婷婷的手臂上。
  
      但我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忽然耳朵一痛,我“嗷呜”一声,弹了起来,只感觉耳朵上有什么液体缓缓落下。
  
      “啊!”艾婷婷吃惊地捂住了嘴!
  
      我伸手摸了一下,是血。
  
      再看那该死的虫子,嘴边一滴殷红。
  
      我……
  
      怎么鬼都是那么没良心的东西?老子就算平常没有对“他们”有过什么大恩大德,但他们在我纹身店里被当做魂铃供奉着的时候,我就算没功劳也算是有苦劳吧?
  
      但尼玛说咬就咬?!
  
      我这暴脾气……!
  
      “冷静!吴深,冷静!”在我抓狂前,艾婷婷赶紧抱着手臂,倒退了好几步,她小心翼翼地陪着笑,对我说道:“糖宝、糖宝它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它还只是一个两个月大的小baby,不懂事儿,你别和小婴儿计较嘛。你要是想不出办法让糖宝吃东西的声音变小,你就说嘛……”
  
      我没说我没办法啊!
  
      但艾婷婷根本就没给我插话的机会,“我准备上课了,再见!”说完,脚底一抹油,赶紧溜回教室去了!
  
      “早知道就不让你给那该死的虫子起名字了!”我生气地冲她背影说道!
  
      也不知道她听没听得到,反正人很快就钻进教室里面去了。
  
      名字,其实有着一种超越法术以上的力量,那种力量,我们称之为“羁绊”。如今,虫子咬我的那一口证明了它对艾婷婷已经产生了感情羁绊。咬我,是因为它把我当做了敌人,一个可以斩断她们羁绊的敌人。
  
      我现在有种不太妙的预感,15天之后,那该死的虫子不一定会心甘情愿地离开艾婷婷!
  
      昨天晚上,“ta”在背后偷袭我,我想原因和今天咬我的原因不是同一个,它该不会是怀疑我和艾婷婷的关系,所以偷袭我吧?
  
      “ta”是为什么偷袭我,原因并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ta”现在具有暂时能离开契主身体的力量了!
  
      这才是最麻烦的,不知道“ta”是否会借助这个力量去做坏事……
  
      “就是他!他最近和艾婷婷走得好近呀,有人说他就是艾婷婷的男朋友呢!”
  
      “不会吧?这两个月来,艾婷婷不是跟个灾星一样吗?谁靠近她,谁就倒霉。过去多少缠着她的男生都跟中了邪一样,受伤住院,现在谁还敢追艾婷婷呀?”
  
      “说不定就因为这个帅哥没有倒霉,所以艾婷婷才会和他在一起呢?诶,你不觉得他长得挺帅的吗?”
  
      “糟糕,他看过来了!嘻嘻……”
  
      女孩们红着脸,低下头,笑嘻嘻地从我身边走过,快步走进了教室里。
  
      我看着她们走进教室,这才把被虫子咬伤的怒气压了下去。
  
      她们刚刚说的是……艾婷婷?
  
      看起来,在过去两个月里,艾婷婷身边不太平,只不过麻烦事是出在别人的身上,而不是出现在艾婷婷的身上,所以她才从来没有和我提起来过。
  
      也许,那死虫子不是没有“诉求”,而是“ta”早已施行……
  
      就在这时候,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上楼梯,她看到了我,抱着书本和玉笛的手臂紧了紧,很快就马上低下头,匆匆走过。
  
      我凸(艹皿艹)!
  
      范雪琦你什么意思!
  
      心里还有一口怒火呢,又正好碰上看到我马上就走的范雪琦,我这压下去的怒火就嗖嗖往上飙起来了!
  
      “回来!”我叫道。
  
      但……
  
      范雪琦转身走进了教室里。
  
      “……”风萧萧兮易水寒。
  
      我抓抓头发,决定不和“学生”计较,不和“学生”计较……
  
      去你大爷的!
  
      我掏出手机,找了老半天,终于找到了旮旯缝隙里的范雪琦的电话,铃声响了很久,她才接。
  
      “十秒钟,要么你自己走出来,要么我进去提你出来。”我阴沉沉地说。
  
      挂了。
  
      没到三秒钟,就看到范雪琦慌张地从教室里面跑出来了,她手里还抓着那把玉笛,玉笛是浮生的法宝,看来是当做收徒礼转赠给范雪琦了,而范雪琦对这玉笛也稀罕得很,上课下课都带着,爱不释手。
  
      她扭扭捏捏地走到我的面前,低着头,小小声地叫了一声:“小师叔。”
  
      “噗!”我立马没绷住,喷了出来,整个人好懵逼:“你……你叫我什么?”
  
      “小师叔。”范雪琦小心翼翼地说道,“师父说,您和她是平辈论交,所以按辈分,我得叫您一声‘小师叔’。”
  
      “咳咳……”我顿时跟吃了shi一样,心里暗道:浮生你这老滑头,知道我和范雪琦有过节,所以故意让她这么叫我的,是不是?现在范雪琦自称晚辈,我这个做“长辈”的,当然就更不能小肚鸡肠,把过去的事放在心上了。甚至,还真的得帮浮生那老滑头教教“徒弟”了!
  
      这时候,学校的上课铃已经响了……关我屁事?
  
      跟着艾婷婷的这几天里,我也大概摸清楚了大学的上课规律,这大学和高中是不一样的,学生经常逃课,还有一句话说的是“没有逃过课的大学的是不完整的大学”,所以范雪琦现在去不去上课都不是那么重要。
  
      我冷静了一下,决定对这从天而降的“师侄”,行使一下“师叔”的权利。
  
      “还知道我是师叔呀?”我挑眉问。
  
      “嗯。”范雪琦真乖宝宝。
  
      我哼了一声,说:“既然叫我师叔,那你应该知道你师父走的时候,让我指点你一二吧?可是这已经两个月多了,你一直都没有联系我,是不是你觉得你的安魂曲练得没问题,所以不需要师叔我的指点呀?”
  
      “不是……”
  
      “吹个给我听听。”我指着她的笛子,说道。
  
      然后,我撑起身体,坐在了他们教学楼的窗户上,已经做好洗耳恭听的准备了。
  
      范雪琦犹豫了一下,这才把玉笛放在嘴边,吹了起来。
  
      刚吹了两个拍子,我的嘴角就已经抽起来了。
  
      第三个拍子,我已经翻起了白眼。
  
      等她吹完一曲,我才忍无可忍地问:“你吹的这是安魂曲吗?”
  
      “我……”她欲言又止。
  
      我很火大:“你这吹得和普通人有什么区别?你是比普通人更差!再普通的初学者,练习两个月都能把哆啦咪发嗦吹顺了,你这算什么东西?你既然不会,为什么不来找我?我虽然不会安魂曲,但你师父既然把你托付给我,我就会尽我所能帮你入门!”
  
      范雪琦委屈地皱起小脸,可怜兮兮地说道:“不是这样的,我……我本来吹得可以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小师叔,我就变得特别紧张,所以才……”
  
      “你的意思是说,你已经有点安魂的能力了,对吗?”我问。
  
      她用力地点点头,但是看表情,她很害怕我会不相信她的话。
  
      其实我信她的话。
  
      她在我面前,心很乱,是吹不出真正的安魂曲的,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了。
  
      “行,既然你有点安魂的能力了,现在我就布置一个练习作业来测测你的水平。”我说。
  
      范雪琦乖宝宝地问:“什么作业?”
  
      我说:“艾婷婷手上有只鬼,这件事你还记得吧?”
  
      她点点头。
  
      “现在她遇到一点麻烦了,那条虫子在上课的时候会发出沙沙的声音,会影响到周围的人上课。你可不可以想个办法,让那条虫子睡着,免得它再影响别人?”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
  
      我这就放心了,心里有点暗爽,以公谋私原来就是这种爽爽的感觉呀?
  
      我笑眯眯地挥挥手:“去吧。”
  
      但是,范雪琦并没有转身走回教室,而是犹豫了一会儿,才压低了声音问我:“小师叔,你现在管的是艾婷婷的事吗?”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