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65章 怪怪的,刺魂第65章 怪怪的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65章 怪怪的

  
      我坐在门口,仰头45度角忧伤地看着夜空,身边坐的是范雪琦。
  
      许久,
  
      我开口:“刚刚你都看见了?”
  
      范雪琦:“嗯……”
  
      我:“都忘掉吧。”
  
      范雪琦:“好……”
  
      继续,沉默。
  
      唉,我长这么大啊,都没碰到过这么窘迫的事情,总觉得脸烫烫的,我可能是装了一个假脸。
  
      这种沉默直到艾婷婷醒过来才打破。
  
      “唔……我怎么忽然间睡着了?”
  
      听到身后传来艾婷婷的声音,我额头上掉下一滴豆大的汗珠,擦,把人弄晕之后,忘记叫醒了……不过这种小细节就不用在意啦!
  
      “你们在干嘛?在做门神吗?”艾婷婷走过来问,“对了,吴深,刚刚我睡着前,你好像问了雪儿什么问题?是不是你弄晕我?上一次在学校里,我好像也是莫名其妙晕倒在你怀里呢!”
  
      “这些都不重要,我想问你几个重要的问题。”我抬头看向她,真挚而诚恳:“我帅吗?”
  
      “……”艾婷婷一脸“你有病吧?”,过了片刻,为了照顾我的自尊心,她很勉强地点头了:“还行。”
  
      我问第二个重要的问题:“你爱上我了吗?”
  
      “……”艾婷婷已经觉得我病得不轻了,她伸手过来摸摸我的额头:“没发烧啊,你干嘛这么问?”
  
      我真挚而诚恳地说:“没发烧,我是认真的。艾婷婷,你爱上我了吗?”
  
      “……没有。”
  
      “一点点的‘好感’都没有吗?”
  
      “友谊至上,恋人未满。”艾婷婷冲我挑了挑眉,笑着问:“怎么?前几天我问你要不要当我男朋友的时候,你拒绝得那么绝,现在后悔了?想追我了?”
  
      “没有。”我问出第三个重要的问题:“张晓平死了吗?”
  
      艾婷婷歪着头,纳闷地看着我,最后还是回答了我这个“重症患者”的问题:“谁知道呢?那渣男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一声不吭地转学了,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谁知道他去哪儿了呢?”
  
      我:“你高中的时候,是不是有一个女人疯狂地迷恋你?”
  
      艾婷婷“切”了一声,转头看了范雪琦一样:“这家伙把我弄晕过去后,雪儿你是不是用跆拳道狠狠教训了他一顿?把他脑袋踢坏了?”
  
      范雪琦摇摇头。
  
      “没有。”艾婷婷回答我,“虽然我现在不喜欢男人,但这不代表我是个弯的,谢谢!”
  
      所以……
  
      为毛咬我?
  
      艾婷婷又没有爱上我,咱们最多也就算是普通朋友吧,死虫子不是附在艾婷婷身上吗?艾婷婷是什么想法,难道它不清楚?所以为什么咬我?
  
      我是上个月没烧香求师父保佑吗?怎么我就一个专业客服人士就被扯进去,莫名其妙地被死虫子当成了敌人(or“情敌”)?
  
      幸好那死虫子是个善鬼,不太懂得作恶,不然我那一泡尿也撒不完……
  
      唉!
  
      忽然觉得自己好冤枉,莫名其妙地就被一只鬼针对了!
  
      “吴深,你问完了吧?问完了,就到我问你了吧?”艾婷婷插着腰,倒立眉毛问:“你为什么弄晕我!?”
  
      “没有!”我立马睁眼说瞎话:“是你自己莫名其妙就晕过去的。是吧,雪琦?”
  
      我戳了一下范雪琦,范雪琦立马会意过来,也睁着眼说瞎话:“呃……对!对的!你是自己晕过去的,不管小师叔的事!”
  
      艾婷婷:“小师叔?”
  
      范雪琦呆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我只好开口解围:“是‘叔叔’。我是这丫头的叔叔。”
  
      “叔叔?”艾婷婷奇怪地看着我,“你好像比雪儿大不了几岁吧?”
  
      我说:“这有什么奇怪的?有些人的侄子都比自己大上十来岁的都有。亲戚多了,辈分就有点乱。对吧,雪儿?”
  
      “嗯嗯!”范雪琦连忙点点头。
  
      “你们两个怪怪的……”艾婷婷看着我俩是满脸的可惜,她过去一直误会我和范雪琦的关系,就算这段时间往来的时候,她也没少打趣我和范雪琦的关系,现在我给我俩套上了这么一个“亲戚关系”,艾婷婷的误会解开了,但是满脸的可惜,好像觉得我们“这一对”不能成真的太可惜了。
  
      但我和范雪琦真不是她所想的那样。
  
      “算了,纹身机也坏了,我们回去吧。”艾婷婷无奈地拉起了范雪琦,两个人准备回去了。
  
      在她们走之前,我忍不住交代道:“艾婷婷,未来10天里,你不用来找我了,10天后,我会亲自去找你的。”
  
      艾婷婷纳闷地回过身看着我:“吴深,你今天怎么了?怎么怪怪的?你凭什么觉得我未来10天里一定会来找你呢?还有,你干嘛要10天以后才来找我?有事吗?”
  
      “未来10天里,你真的不要来找我了。”我抬起受伤的手指头,绝望地说道,“现在我见你一次就倒霉一次,下次再见你,搞不好被咬断的就是我的脑袋了!所以,你千万不要来找我了!”
  
      艾婷婷脸色一变,有点生气地说:“你开什么玩笑?糖宝不是那么的虫!它只是……只是调皮,不小心咬到你了而已,才不是有心的!你一个成年人,和一个不到三个月大的小宝宝计较那么多干嘛呀?”
  
      我虚弱地摇着受伤的手:“不管它有心没心,反正下一次再和你见面的时候,我的下场一定比这个更惨。”
  
      艾婷婷:“……”
  
      “好好照顾婷婷,别出事。”我低声对范雪琦说。
  
      范雪琦点点头:“嗯。”
  
      交代清楚后,我挥挥手,和俩女孩告别,转身回店里去了。
  
      “神经病!”艾婷婷在我背后郁闷地低声咒骂,然而她的声音里已经多出了几许不自信,如今的强撑场面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我往贵妃椅上一躺,就不想再起来了。
  
      死虫子。
  
      管你是什么鬼,反正还有10天,10日一过,不管你在想什么,我都会把你揪出来。
  
      是的,只要10日一过,我就把你揪出来。
  
      只要10日……
  
      只要……
  
      去你大爷的!
  
      第二天,我又出现在NN大学外语系的教室里,嗯,没错,就是艾婷婷和范雪琦的学院!
  
      死虫子,你敢咬我,还在我上厕所的时候整蛊我,呵呵,你以为就这样能算了?!
  
      美的你!
  
      我很少梳妆打扮,但今天我特地把压箱底的休闲西装扒了出来,发型也特地整了一遍,确定镜子里的自己像个尊贵的斯文败类后,就戴上墨镜,又酷又拉风地出门了。
  
      在教室里一见到艾婷婷,我就立马把订购的99朵红玫瑰花束递给了她,并绅士而深情地凝视着她:“送你的。”
  
      她张大嘴巴,呆呆地看了我许久,终于,一转身,把手里的玫瑰花束塞进了范雪琦手里:“送你的。”
  
      不收我的花?
  
      我挑挑眉,看了范雪琦一眼。
  
      这丫头现在悟性极高,只需我一个眼神就马上明白我的意思,赶紧把玫瑰花塞回到艾婷婷的手里:“婷婷别装傻了,我小……小叔叔买花就是送给你的。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然后,她的“有事”就是从倒数第二排的座位跑到前面第一排去坐。
  
      艾婷婷傻了。
  
      我对她展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浮生说过,只要我想,连女鬼都会被我迷倒。所以我对我的魅力还是很自信的。
  
      但,艾婷婷咽了咽口水:“吴深呐,你今天到底怎么了?这花好多呀……花了不少钱吧?”
  
      一边说着,她一边默默地把玫瑰花塞了回来……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