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69章 托梦,刺魂第69章 托梦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69章 托梦

  
      “吴深,等会儿吃完饭,我们就去你的纹身店吧?”艾婷婷萌萌哒地对我抛了一记媚眼。
  
      我摇头,面无表情地切起了牛排:“我不会再给你纹身了。你就算去找别的纹身师,恐怕他们也没有我这么高超的技艺,纹出的叶子能够让虫子吃得下去。”
  
      “你干嘛这样!”艾婷婷不悦地拉下了脸,无奈,还带着一点哀求地说道:“糖宝一定会变成漂亮的蝴蝶的!”
  
      我摇头,深切地告诉她一个道理:“万物都自有其生长的规律,如果强行违背自然生长规律,就只有提前夭折的下场。这个世界不是所有的生物都能健康安全地长大的,你养一只小猫,它可能在一两个月的时候就得猫瘟死了;养一只小兔子,它可能在幼年的时候就胃胀气胀死了。它如果再不化蛹,再不成蝶,就有可能在此夭折!”
  
      艾婷婷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吴深!你好端端的,怎么忽然说这么可怕的话?你是在和我说吗?”
  
      不,是和你手臂上的死虫子说的。
  
      我本来只是来报仇的,但是在知道它的执念那么深之后,我忽然觉得我的报仇太孩子气了。
  
      可是,它必须得离开艾婷婷!
  
      如今看来它的执念是比以前更加深沉,更难解脱了。
  
      我是不是应该让“他”认清楚现实呢?
  
      “吴深。”艾婷婷轻轻地拉住我的手,放下刚刚的不悦,她露出可爱而讨好的笑容,轻轻地说:“你不是想要我做你女朋友吗?好呀!我答应你,不过在做了你女朋友后,你就给我纹身,好不好?”
  
      我把眼神从纹身上收回来。
  
      早在这之前,我已经很坚定自己的立场了——我不会再给艾婷婷做新纹身的!
  
      嗯……你真的以为我会这么说吗?
  
      “好。”我答应了。
  
      “耶!”艾婷婷高兴地蹦了起来。
  
      我只是,不屑地笑了。
  
      *
  
      等吃过了饭,我带着艾婷婷回了纹身店,我点了熏香,也泡了花茶,她是记得第一次刺魂时的痛的,所以很配合地喝下了花茶,在熏香中,安然入睡。
  
      在她睡着后,我脱掉了她的上衣。
  
      纹身在露出来的那一瞬间,碧绿色的长虫从皮肤里冲了出来,嘴边那两道口器像道钳子一样就朝我的脑袋上夹来,如果被它夹中,我的脑袋一定变成碎西瓜。
  
      但我闪开了,并且毫无畏惧,捏着法诀就要去抓那死虫子。
  
      可惜死虫子知道我的厉害,迅速地躲回了纹身里,再也不出来了。
  
      我能怎么办?
  
      除了在旁边跳脚大骂之外,我还能怎么办?!
  
      所有鬼都知道,我吴深很牛逼,但就是拿自己的纹身没办法,对吧!!
  
      “你有本事就永远别出来!只要你出来,被我抓住一次,你就别想再回去了!”我指着纹身破口大骂,“你给我记着,我和你订的契约时间不长了,在契约没结束之前,我是拿纹身没办法。但是契约结束之后,不管你是成蛇还是成蝶,我都会亲自把你从艾婷婷身体里揪出来。张、晓、平!”
  
      哼!
  
      死虫子不动了。
  
      怂包一只,是个爷们的,都不敢出来单挑,我还能怎么办?
  
      我虽然答应给艾婷婷纹身,但我并不打算给她做真的纹身,转身去工作间拿了颜料出来,这是一种特殊材料,是专门用来做一次性纹身的,也简称为“彩绘”。
  
      网上经常有新闻说xxx大师给模特做人体彩绘,给她画了条牛仔裤,视觉上能以假乱真,那个模特不用穿裤子,就这样上街去都没人发现——说的就是这种彩绘。
  
      正巧,这种彩绘颜料不怕水洗,最长可以保持一个月,拿来给艾婷婷做个假纹身还是不错的,她自己应该也看不出来。
  
      画完假纹身,我就忙活别的事了。
  
      一个小时过去后,艾婷婷忽然大叫着醒了过来,我连忙放下手中的活,走过去问:“怎么了?”
  
      只见艾婷婷出了一身的汗,像是做了噩梦的样子。
  
      噩梦?
  
      梦?
  
      在最后10天里,死虫子终于忍不住托梦了吗?
  
      “没、没什么……”艾婷婷慌张地避开了我的视线,抓紧小毛毯遮了遮自己赤裸的身体。
  
      但这个梦很关键,所以我必须得问清楚:“你梦到什么了?”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艾婷婷很奇怪,她一直在躲避我的眼神,我觉得很奇怪。如果是死虫子终于给她托梦了,应该是把自己的心愿告诉艾婷婷才对,为何却像是是做噩梦一样?
  
      噩梦,那是怨灵才会托出来的。
  
      而且,避着我的眼神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事情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虫子和艾婷婷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友善”?
  
      艾婷婷过去做了什么对不起人的事?
  
      “我……我的纹身做好了吗?在哪儿呢?”艾婷婷避着我的视线,她看着自己的手臂,那条胳膊都已经被虫子占满了,又哪里还能作画?
  
      我告诉她:“我给你纹在背后了。”
  
      并指了一下镜子。
  
      她裹着小毛毯下了地,走到镜子面前,转过身,小毛毯落下,露出布满彩绘的背,当看到茂盛的叶子的时候,她这才放下心来。
  
      我拿着外套走过去,想给她披上,然而刚触碰到她的肩膀,她就立刻像条泥鳅一样,从我的手掌下哧溜钻了出去。
  
      “怎么?”我苦笑着说,“婷婷,你该不会是在欺骗我感情吧?我刚为你做好了纹身,你就马上反悔了?就算我知道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但你至少要给我点面子,过一两天再反悔嘛。”
  
      “不……不是的!我没后悔!”艾婷婷赶紧说,但是她看着我的眼神却不是那么一回事,她的眼神充满了慌张和恐惧,让我感觉她离我更远了。
  
      是因为那个梦吗?
  
      虫子在梦里面和她说了什么,才让她变成现在这样子?
  
      “我先去穿衣服了!”艾婷婷低下头,避开我的视线,匆忙地从我身边走过去,去找她的衣服。
  
      我暂时不打扰她了,得了虫子的托梦,她心情难免会复杂,就让她先静一静吧,后面,她会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的。
  
      也希望,那死虫子快点化蝶,别再拖了。
  
      *
  
      我去喂狗时,店里面已经没有了艾婷婷的身影,我想她应该是自己回去了。
  
      倒了一盘满满的狗粮到碗里,狗很开心,吃得很欢,我蹲在它的身边,摸摸它的头,回想今天如梦如幻的一天,我自己都有点愣:“旺财呐!你主子我好像脱单了?哇,这脱单是认真的吗?我对那女孩没感觉,那女孩对我也没感觉,然后我们就这样在一起了?搞笑的吧?如果她愿意真的做我女朋友,我也无所谓啊,我总不能像浮生一样,单身一辈子吧?狗,你说是不是?”
  
      “汪!”狗叫了一声,好像是在赞同我。
  
      我摸摸它的脑袋,同情它:“可是这样,以后就只有你是单身狗了哦!你说我是不是应该给你找个女朋友?可是养狗的人都有门户之见啊,他们都希望配有名贵血统的狗。唉,你说你一只小土狗该怎么办呐?”
  
      噹……
  
      什么声音?
  
      我抬起头,刚刚那细微的声音好像是……从地下室传来的?
  
      地下室是我的禁地之一,闲人不能入!
  
      所以我脸色立即变得十分凝重,赶紧朝地下室赶去,只见通往地下室的密门已经开启,艾婷婷正从下面走上来,看样子,像“逃”。
  
      她看到我,就停住了脚步,抬着头,呆呆地看着我。
  
      我亦冷着面容,居高临下地审视着这位闯入我禁地的女子。
  
      现在,我知道那死虫子托的是什么梦了!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