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魂第71章 艾婷婷的噩梦 2,刺魂第71章 艾婷婷的噩梦 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刺魂 > 第71章 艾婷婷的噩梦 2

  
      “不管你姐姐怎么叫,怎么求饶,但是吴深就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样,根本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吴深!他面无表情,眼里看不到一丝感情,拿着手术刀在你姐姐的背上一刀刀地割下去,像是在砧板上切着一头死猪一样……
  
      “看到这些,我感到很害怕。于是转身就跑了出来。
  
      “这时候,我听到了铃铛声。那铃铛声像是在召唤我一样,我忍不住转过头看过去,看到了一扇门,那扇门是吴深平常都不会让人接近的房间。可是那时候,门却打开了!
  
      “我看见你在房间里,你的脚的旁边有一盆火,你站到椅子上,把挂在天花板下的铃铛全都摘了下来,生气地扔进火里面烧了!不仅这样,你还生气地跑到外面去,这时候,展示墙上的密门就是关着的,和平常差不多。你把展示墙上最后一幅画,就是那个【曹仁之墓】摘下来,跑回房间里,把画扔进火里烧掉了!
  
      “你看着盆子熊熊燃烧的火焰,表情里充满了仇恨,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那个样子,好像是和仇人有着杀父之仇一样!
  
      “而梦到这里,场面就开始变得诡谲起来了!
  
      “那盆里面的火越烧越旺,我好像听到很多奇怪的声音从火里面传出来!像是鬼的声音一样!我感到很害怕,就想逃出去,而这时候,身边的展示墙上挂着的那些画都变得抽象和扭曲起来,从画里面伸出很多只手出来,有些光着身子的人也从画里面钻了出来,他们的皮肤跟石灰一样白,看起来跟死人一样!”
  
      说到这里,电话那边就没了声音。
  
      后面的,我大概知道了。
  
      说到从画里钻出来的死人,应该就是梦完了。
  
      那死虫子通过托梦,几乎把我纹身店里的秘密都告诉了艾婷婷。
  
      三幕戏之一,是我当初强行给范月兰除灵时的画面,是在暗示艾婷婷,但凡在我店里做过纹身的人都会落得和范月兰一样的下场,是在警告艾婷婷远离我。
  
      之二,是范雪琦烧毁魂铃和画的场面,是在暗示艾婷婷,地下室发生的事是真的,范雪琦是知情人,纹身店的事可以去询问范雪琦。
  
      之三,是画中鬼,是在告诉艾婷婷,她曾经欣赏的画,每一幅画里都封印着一只鬼!这个第三幕戏最大的作用就是吓死艾婷婷,让她离我远点。
  
      许久,电话里才传出了范雪琦的安慰:“好精彩的梦啊,竟然把你吓成这样。”
  
      艾婷婷:“难道不是真的吗?”
  
      范雪琦笑了一声:“梦而已吔!大姐,你傻不傻?竟然把梦和现实弄混?要是这世上人做的梦都是真的话,那我们以后都不用工作了,睡觉做梦就能实现了。“
  
      艾婷婷:“可是……当我真正醒来,跟着梦的指引,真的在展示墙上找到了密门,并打开了它。我发誓我从来都不知道吴深店里有那么一道门、也没进去过!可是,我顺着楼梯走下去,看到的地下室就和梦里面的一模一样!那些蜡烛摆放的位置,桌子上放着药罐、器械,都一模一样!而且展示墙上确确实实少了那幅叫【曹仁之墓】的画!你说,这能是假的梦吗?”
  
      范雪琦:“肯定是假的呀。你想想,如果吴深真的那样对我姐姐,我现在还能和他那么好吗?还有,他是我的小叔叔,那也是我姐的叔叔,叔叔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姐姐?你说对不对?”
  
      哇!说得好有道理,就连我这个偷听者都无力反驳了!
  
      艾婷婷:“可是……”
  
      范雪琦:“再说了,如果我小叔叔和你梦到的那样,是个变态,那他在发现你知道他秘密的时候,又怎么会放过你呢?”
  
      艾婷婷:“对……”
  
      范雪琦耐心安慰她:“这世上就是有些事是解释不清楚的,有时候我也梦到一个自己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但是在很多年后,我就真的见到了和梦里一模一样的地方。不仅是我,也有很多人会有这样奇怪的梦,而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一个科学家能够解释这种奇怪的现象呢。”
  
      艾婷婷:“……”
  
      范雪琦:“别想那么多了!我小叔叔人好着呢,你不是说他细心体贴,人很大方也很大气,简直可以满足所有少女怀春时的幻想吗?前几天你还和我把他吹得那么好,现在只是做了一个怪梦,你就讨厌他啦?那他岂不是太可怜了?“
  
      艾婷婷:“嗯,你说的对。那只是一个梦而已,就算再怎么像真的,也不能真的把它当成真的。对了,雪儿,你能告诉我,你和吴深以前发生了什么事吗?两个月前,你就喜欢不停地往他的纹身店跑,但是忽然有一天你回来以后就再也没去过了,而且你这两个月性格也变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所以你过去和他到……”
  
      ………………
  
      …………
  
      ……
  
      怎么没声音了?
  
      我拿下手机一看,手机已经是正常屏保的状态,电话早已挂断。
  
      “死丫头,到这里就不肯给我听了?”我无奈地笑了一声,不过虫子的托梦,我已经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你以为,托梦只是警告艾婷婷远离我就行了吗?
  
      不管你怎么掩饰,但只要你做过,你终究会留下蛛丝马迹。
  
      我想范雪琦暂时是不会接我电话了,所以我给她发了条简讯。
  
      【简讯】:问艾婷婷,她在风铃房里看到你烧魂铃时,有没有出现特别让她记忆深刻的“名字”?
  
      是的。
  
      当初的魂铃是每一颗上系着一根纸条,纸条上是人名。
  
      既然是托梦,总会有它不经意留下的细节,那细节之处就是它的身份证明。
  
      虽然我基本上猜出那死虫子的身份了,但是为了保证百分百不会出错,所以还是问个清楚的好。只可惜,我房间里的魂铃全都被范雪琦烧毁,不然我应该能知道那死虫子的身份的。
  
      然,
  
      半个小时后,范雪琦给我回信息:没有。
  
      灵魂一击!
  
      我倒在贵妃椅上,吐血三尺,起不来了!
  
      虫啊!
  
      俺从来没佩服过谁,现在水土不服就服你了!
  
      这一点痕迹都不留,你到底在想什么呐?你之所以会选择艾婷婷,肯定会有你的理由吧?三个月的期限即将结束,你到现在都没有向艾婷婷提出你的诉求……
  
      啊,你到底想干嘛呀?
  
      啊,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下执念,离开艾婷婷?
  
      啊,皇帝不急太监急,我快疯了!!
  
      *
  
      倒数第八日,我胡汉三又来了!
  
      照样是香车宝马,照样是手持一大捧娇艳红玫瑰,我bulingbuling地出现在NN大学外语系的楼下,引无数路人甲羡慕嫉妒恨。
  
      哼,夸张就夸张点儿,人生难得高调一回,你管我怎么装逼!
  
      (内心:死虫子,你气死我,我也气死你!来啊,互相伤害啊!是个爷们的,不服来战啊!凸(艹皿艹))
  
      中午,学生们放学了,陆陆续续地从教学楼里走了出来。
  
      在人群中,我见到了艾婷婷和范雪琦,她们俩真是关系要好的闺蜜,经常走到一起。
  
      我捧着花走到艾婷婷的面前,范雪琦看到我,就马上会意过来,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表情,但还是强颜欢笑,在后面轻轻地推了艾婷婷一把,就低下头,跟着其他同学匆匆离开了。
  
      算她识相。
  
      我把花送到艾婷婷的面前,她看我已经没有像昨天那样害怕了,只是再次见面有点儿尴尬。
  
      “一起吃饭吧。”我笑着对她发出了邀请。
  手机站: